原创

为什么大医院的号贩子屡禁不止?

今天,微博上传出了一段很火的视频……视频大约2分45秒~~ccvideo前不久,医疗圈曾经流传这么一个段子:某年春节,一个陌生人带着一份厚礼到某著名医生办公室致谢:您...

今天,微博上传出了一段很火的视频……

为什么大医院的号贩子屡禁不止?

视频大约2分45秒~~

ccvideo

前不久,医疗圈曾经流传这么一个段子:       

某年春节,一个陌生人带着一份厚礼到某著名医生办公室致谢:您可能不认识我,但您可是我的大恩人,我是靠倒您的号过日子的,今年刚买了一套新房子。过年了,觉得欠您太多过意不去,特意买点东西来谢谢您。

号贩子,这是一个从医生到患者再到管理者,无不提起来恨得牙根痒痒的群体。某种程度上,号贩子就是寄生在医院和患者身上的寄生虫。医生拿着低廉的薪资高强度长时间的劳动,而创造的价值大部分被号贩子收割了。

但是号贩子多少年来屡禁不止甚至在大医院越来越猖獗,自有其原因。有人说存在即合理,如果这个“理”理解为道义道德的话,那号贩子的存在或许是不合理的。但是,如果把这个“理”理解为理由和环境,则号贩子的存在肯定是合理的。

号贩子这个行业,面对政府和医院的反复打击依然繁荣昌盛,其原因主要在于三点:

1. 现有的医疗定价体制下,靠经济规律消灭不了号贩子。医疗这个行业中,水平最高级别最高声誉最高的,是院士。

在大家的想象中,这种全国最顶级医生的挂号费是多少呢?五千?一万?三万?都不是,在写这篇文章前,我特意问了一位国内某顶级医院的顶级专家:你们医院的院士出特需门诊的挂号费是多少?答案是:300元。 

前不久和我记者朋友去广州录节目,他随随便便在路边剪个头,花了288元。前不久北京天上人间还在的时候,据说找里面三流的小姐陪个酒,要好几千。这还是院士,这还是特需。实际上,绝大部分顶级医院高年资优秀专家的的挂号费,都是几十块钱甚至十几块钱。

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年代,任何一个行业,最顶尖的人才永远是供不应求的或者说是永远短缺的。如果我们真的搞医疗市场化,完全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让市场来决定这些顶尖专家挂号费的价格,那这个价格决不可能是300元,更不可能是几十元甚至十几元,而必然是几千元乃至上万元。

而任何的一个服务,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市场都会自发的给它标出一个价格。你可以强行的扭曲价值规律和市场规律,却无法阻止价值规律和市场规律通过某种方式起作用。

当一个价值几千元的商品被强行以几百元几十元甚至十几元的价格出售,他必然会极度的供不应求,而这种极度的价格扭曲,必然会导致黑市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号贩子的存在,就是在医疗价格被强行压低到极度不合理程度的时候,市场规律起作用的必然结果。

2. 现有的法律框架内,靠法律消灭不了号贩子。我们总说打击号贩子打击号贩子,可是,号贩子到底违反了哪条法律呢?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特意打电话问了一个律师:如果一个号贩子被抓了,他面临的最严重法律后果是什么?

他告诉我:依照现有的法律,给号贩子定罪是很困难的。除非对方有斗殴伤人等违法行为可能被刑拘外,最多也就是行政拘留。而且,即使行政拘留,也只能找一些条文比如妨碍秩序之类的往上靠。

换言之,在我们现有的法律框架内,打击号贩子,即使不算无法可依,也是无法重拳出击的。即使法律部门想大力打击,也是有心无力。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过: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一切罪行,甚至冒绞首的风险。

一个院士的特需号,一转手由三百元变成几千元;一个优秀专家的号,一转手由十几元变成几百几千元。 一边是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利润;一边是顶多行政拘留几天的法律后果。试问,收益与风险如此悬殊,号贩子又如何能够禁绝?

3. 在现有的权力范围内,医院无法消灭号贩子。很多人把号贩子的泛滥归结为医院管理不严,一厢情愿的认为医院只要大力整顿,就能清除号贩子。

可是,医院是什么部门?是法律部门吗?医院有执法权吗?医院只是一个医疗机构,面对号贩子的泛滥,医院能采取的手段极其有限。而且,号贩子又岂是一群医生保安和挂号室工作人员能对付的了的。

你们以为这些号贩子都是普通人吗?

我们曾经开玩笑说:医院里面有两个激烈竞争的群体。一个群体是医生。在顶级的医院,医生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稍有不慎就会被人甩在后面,甚至被淘汰。

而号贩子的竞争,可能比医生还惨烈。 试问:一个不需要专业技术,利润率几倍十几倍几十倍的行业,谁不想干?既然都想干,那么这个行业的竞争会多么残酷和激烈?在这么多年的竞争中生存下来霸占了北大协和地盘的,都是一群什么人?

你以为他们都是无所事事的邻家大妈?NO!这是一帮穷凶极恶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严密的地痞流氓。

政府管不了,法律管不了,你指望一群没有执法权的从小听妈妈话听老师话认真读书好好学习的人,去和这些号贩子做针锋相对的斗争?别逗了。说一千道一万,如何解决号贩子的问题?我没有答案,或者说,答案我不想说。

本文来源于烧伤超人(shaoshangchaoren),已获得作者授权发表。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