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乔杰:用领导力与凝聚力构筑北医三院的未来

2012年,乔杰接棒院长的重任。三年多来,实现了医院新的跨越式发展。

乔杰:用领导力与凝聚力构筑北医三院的未来

北医三院始建于 1958 年,这家老牌三甲医院不仅在广大患者心目中拥有着良好的口碑,而且一直被员工视为另一个家。2012 年,乔杰接棒院长的重任。三年多来,这位专业与行政一肩挑的女院长不但在生殖医学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而且还带领北医三院在新形势下拾阶而上,实现了医院跨越式的新发展。

奥斯勒在《行医的金科玉律》中这样说道:「行医,它是一种专业、而非一种交易;它是一种使命,而非一种行业;从本质来讲,医学是一种人性和情感的表达。」乔杰从医生起步,到担任院长,将行医一事做到了卓越。术业有专攻,学术领域开拓创新;管理游刃有余,北医三院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对于这些成绩的取得,乔杰深有感触地表示:「这得益于医院拥有高效和谐、团结拼搏、不断创新的专业管理团队,以及对医院文化高度认同、拥有共同事业愿景的员工队伍。」

从医学大家到医院院长

乔杰的故乡是北方冰城哈尔滨,由于家庭的影响,她早早就立下了「治病救人」的学医宏志。高中毕业后,乔杰顺利考入北京医科大学医学系,自此便开始了与北医三院的结缘之旅。

1987 年,乔杰从北医医学系毕业后,选择在北医三院继续深造。期间,她开始研究多囊卵巢综合征(polycystic ovarian syndrome,PCOS),数据显示,排卵障碍性不孕的主要原因是 PCOS,约有 6%~10% 的育龄女性受其影响。

当时,PCOS 国际组织已经制定出「鹿特丹标准」作为国际统一诊断标准。

可是乔杰发现,由于人种差异,基于白种人的「鹿特丹标准」套用在亚洲人身上,明显不合实际。比如「鹿特丹标准」中明确指出,PCOS 首要诊断条件是高雄激素血症,身体表现出多毛、肥胖、痤疮等症状。但与欧美白种人相比,东亚女性 PCOS 患者的临床表现有显著不同,不仅雄激素水平增高程度轻,而且多毛和肥胖的发生率也相对较低,更多表现出月经异常及不孕发生率高的特点。

有鉴于此,乔杰与同事一起,开始研究适合国人的诊断标准。经过对全国十余个省市,覆盖城乡人口近两万人的调查,形成了确立 PCOS 诊断标准的一手数据,并于 2011 年 6 月形成了适合中国人 PCOS 的诊断标准。

在明确诊断标准的基础上,乔杰团队又针对 PCOS 诊断技术,取得更多创新性成果:在国际上率先应用基因芯片技术研究 PCOS 发病原因,揭示慢性炎症反应和脂代谢异常是 PCOS 重要病因,建立了 PCOS 诊断蛋白指纹图谱模型,建立起代谢异常预测模型,提供预防其长期合并症的新策略。

与此同时,在改进 PCOS 治疗技术与方法上,乔杰也取得了卓著的成果。她在全国率先使用经阴道注水腹腔镜卵巢打孔术,由于这种技术采用了微创治疗的理念,具有手术时间短、术后恢复快、治疗安全性高等优势,因而在业内迅速推广。

此外,乔杰团队与国内外多所大学开展了密切的交流合作,其中与北京大学光学成像中心联合开展的研究在国际上首次完成人类单个卵母细胞全基因测序,构建了高精度重组定位的个人遗传表达谱,并已将相关技术在临床植入前诊断和筛查中付诸使用。这项发表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的 Cell 杂志的研究成果填补了生殖生物学相关领域的空白,对改善人类生殖技术、预测和预防遗传病的发生有重要意义。

在专业上不断取得进步与成绩的同时,乔杰还接受了愈来愈多行政管理工作的考验。在做院长之前,乔杰已经担任了 12 年妇产科主任,做生殖医学科主任也已近 10 年时间。妇产科与生殖医学科的工作涵盖内科、外科、新生儿乃至内分泌和男科等内容,加之北医三院妇产科近 400 人,年门诊量超过 14 万。这些大型科室管理的履历,为乔杰带领北医三院更上一层楼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医院管理方面,乔杰不仅有国内科室的管理经验,在留学期间,她还接受了国外先进经验的洗礼。

乔杰说:「当初在香港玛丽医院和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时,带我的导师都是学界科研的精英,同时负责临床、教学和管理,在这期间,不但我的专业技术得到了提高,而且管理经验也有了大幅升华。」

乔杰特别提到:「作为管理者,要做到思路清晰,将复杂的事情捋出思路来,变得简单,变得具有可执行性,这就是管理的精髓。其实医生先天具备这样的素质。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医生在一次又一次指挥抢救的过程中,无形中就是在锻炼自己的的管理。因此从这个角度讲,从一个优秀的医生走向一个管理者的过程不是特别复杂。


乔杰:用领导力与凝聚力构筑北医三院的未来
图 1 习近平总书记莅临北京大学视察指导工作
在北京大学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乔杰向习总书记汇报了植入前遗传学诊断等辅助生殖技术的研究进展。

学科发展带动临床科研

在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下,北医三院已发展成为国内高水平的大型综合性医院。骨科、药剂科(临床药学)、病理科、专科护理、检验科、消化科、妇科、产科、职业病科、耳鼻喉科、心血管分子生物学与调节肽重点实验室、呼吸内科、神经内科、普通外科、泌尿外科、眼科、麻醉科、康复医学科、成形科(整形外科)、运动医学科等二十个学科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妇产科成为国家妇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

乔杰告诉丁香园:「这些成绩与北医三院一直以来高度重视学科建设密不可分。由于北京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医疗资源,因此如何在这么多大医院中凸显北医三院的特色,打响自己的品牌,历任院领导都在不断地思考与实践。目前来看,以点带面推动学科发展是适合北医三院发展的方式。」

乔杰向丁香园介绍说:「如今北医三院的骨科、运动医学、妇产科、眼科、消化科等都非常有特色,在国际国内均处于领先地位。」

比如骨科完成了世界首例 3D 打印枢椎椎体置换手术,在完全模拟枢椎复杂形态的同时,增加了支撑面积,椎体稳定性大大提高,极大降低了患者在通用术后与钛合金网笼相邻的椎体出现塌陷所致并发症的发生几率。个性化的 3D 人工椎体达到了椎体一体化的效果,具有现在国际通用的钛网替换技术不可比拟的优点。这是一项在国际上具有引领性的工作。

又如北医三院运动医学研究所是中国最早成立、国内唯一的中国奥委会指定运动员伤病防治中心。随着我国老龄化以及全民健身运动的深入实施,许多退行性和运动相关疾病需要得到关注,这使得北医三院运动医学的发展有了更好的发展空间。

生殖医学也是这样,北医三院作为大陆第一例试管婴儿的诞生地,如今在胚胎发育的基础研究方面和植入前遗传学诊断的治疗方面也走到了世界的前列。

此外,消化科在溃疡病发病机制研究及早期胃癌的诊疗等领域居国内前列;心血管内科在冠心病介入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绿色通道」及临床与基础协调发展等方面居国内一流水平;成形科、职业病科是国内率先成立的临床特色学科。

乔杰在提到推动学科建设时指出:「充分发挥学术带头人的作用可以有效提升以点带面的张力、扩大辐射面。医学发展到今天,某一个学科单兵已很难有大的突破,只有促进学科交叉,培养医生的国际视野才更有利于孵化出优秀科室与卓越人才。」

这方面骨科党耕町教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作为北医三院骨科曾经的大管家,在此前建立的良好基础上,前瞻性地将骨科分为若干专业组,并将各个专业组的学术带头人送至世界一流医疗机构培养学习,以培养其国际视野、提高医疗水平。世界首例 3D 打印枢椎椎体置换手术的成功实施正是这些努力日积月累的结果。

北医三院生殖医学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同样也是如此。妇产科的专家不仅需要在内部互相交流,还要与遗传学家和免疫学家进行头脑风暴,从中碰撞出的火花是推动学科发展的有力引擎,近期在 Cell 和 Nature 上发表的重磅文章就是例证。

乔杰:用领导力与凝聚力构筑北医三院的未来
图 2  Cell 杂志以封面文章形式发表了北医三院乔杰研究组和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汤富酬研究组的合作研究成果

为了促使医院上下更加重视临床科研,医院设立了很多激励措施。医院近年特设了每年 1000 万元人民币的临床重点项目科研扶植基金,给未拿到国家级项目的学科以支持,作为院内项目培育与孵化之用;为加大中青年人才培养力度,医院设立了「种子基金」、「中青年骨干基金」、「优秀人员回国启动基金」等;2014 年,医院还启动了「青年科学家工作站」计划,聘请包括院士在内的知名专家对遴选的临床科研复合型人才进行全方位指导。

乔杰:用领导力与凝聚力构筑北医三院的未来
图 3 科室大查房

带领一个共同成长的家

「在医院开展临床和科研,管理者或学术带头人的领导力是起飞的一翼,而广大员工的凝聚力则是另一翼,只有做到两翼齐飞,医院才能有美好的未来」,乔杰强调说。

她认为,一家医院如果能被员工视为另一个家,那么凝聚力就会在无形中油然而生,而医院是高知群体扎堆的地方,他们的首要需求是有良好的发展空间,因此医院应有着眼未来的制度设计,以回应员工的关切。

近年来,北医三院围绕中青年学科骨干与中层行政干部的培养,连续出台了多项创新之举。对于临床科研人员,医院除常规的院级培训、支持出国进修、与国外优秀研究机构或者大学、医学院等进行科研项目合作之外,还创立了学术带头人后备人选及青年学术骨干的培养机制。《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学术带头人后备人选及青年学术骨干遴选与管理办法》自 2009 年开始正式实施,目前已经遴选了两批骨干人才,第一批中的多数已经正式走上了医院或科室的领导岗位。

对于中层行政干部的培养,医院突破了常规思路,已经制订并开始实施「不止走进来、还要走出去」的培养计划。2016 年初,医院会分批次、分部门将优秀中层干部陆续送到美国两所常春藤大学—康奈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及其附属医院进行中短期的管理培训和进修。

人才引进方面,北医三院制定了《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优秀人才引进支持计划实施办法》,根据医院学科布局、重点学科建设需要,重点引进有发展潜力、能够成为学术或学科带头人的优秀人才、急需人才。对于从国外引进的人才采取预聘制(Tenure track)、先上岗后确认等方式,并在薪酬待遇、科研启动经费、安家补贴等方面给予特殊支持。

在访谈中,乔杰对医护人员的收入问题并未讳言。在她看来,北医三院在薪酬制度设计上仍要基于「家」的原则。即医院要尊重并珍惜广大员工的努力,在医疗资源不足的情况,更应当对医务人员的贡献有充足的考量,使之收入能够体现其贡献,体现医院的认可。

乔杰坦言:「社会处于转型期,医疗领域亦不能独善其身。医务人员选择何种生活方式和工作态度,都在社会这个大熔炉中发生着改变。令我非常感动的是,在北医三院的广大干部职工的支持与努力下,尽管挑战重重,但我们都还是平稳度过了。」

如今,北医三院从医院管理的顶层设计,到学科建设的有效推动,再到人才培养具体执行,已经形成了行之有效的完善体系。医院也因此得到了喜人的回报。据乔杰透露,根据北京市近年来针对各大医院病人治疗的广度、疑难程度、效率及病人的费用降低等方面进行的评估,北医三院已连续多年排名前列,2015 年第二季度的评估,医院还拿到了头筹。

北医三院对自身的定位是一个疑难疾病的诊治中心,一个高级人才的培养中心,一个新技术的研发中心。对于未来,乔杰期望,医院在医疗、教学、科研方面能够做到国际一流、国内领先,能够赢得海内外同行的尊重,获得广大患者的认可。

图片:北医三院提供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