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广西妇幼保健院:在聚光灯照不到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甘当“幕后英雄”

说到医生公众的第一印象可能是诊室里的问诊或无影灯下的手术,实际上,除了这些临床科室的医生,还有很多医生在聚光灯照不到的岗位上治病救人,他们用扎实的专业技能为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提供了坚强后盾,是默默奉献的“幕后英雄”。

「隔着肚皮」也能让疾病无处遁形


在检查部位抹上透明的耦合剂,B 超探头来回移动,医生的眼睛紧盯屏幕,努力寻找疾病的踪迹……这是超声科医生工作时的样子。隔着肚皮,仪器探测到的「真相」也许与事实存在一定差距,因此,常年的工作让超声科医生修炼出火眼金睛,哪怕隔肚皮,也要无限接近真相。孕妈妈是与超声科医生打交道最多的人群,医生嘴里的一句「很好」,对于她们来说就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广西妇幼保健院的超声科是全区进行产前超声检查最多的医疗机构,在很多罕见病、疑难病的诊断方面都具有绝对优势,每年从全区各地转诊而来的孕妇达 4000 多名,都是为了让这里的专家给肚子里的宝宝「把把脉」。

广西妇幼保健院超声科主任黎新艳说,随着产前超声诊断技术不断进步,仪器性能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疾病在产前就能诊断出来,公众对超声科医生的期待也越来越高,希望在产前检出绝大部分甚至所有的畸形。尽管这是难以企及的理想状态,却是超声医生追求的终极目标。

广西妇幼保健院:在聚光灯照不到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甘当“幕后英雄”
黎新艳给病人做超声检查

广西妇幼保健院曾接诊过一名 36 岁的孕妇,此前做了多次试管婴儿都不成功,最后好不容易怀上了宝宝,孕后一直规范检查,未发现异常。孕 32 周时,医生在 B 超检查中发现胎儿的心脏略大,这个细微的线索并未逃过医生的眼睛,立即请上级医生会诊。

黎新艳回忆,经过反复仔细的查看,发现胎儿的腹部有几条液性暗区,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检查,发现了很多异常血流。经过将近一天的反复查看,最终认定胎儿患有复合型肝血管瘘,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全球仅有几例相关的胎儿病例报道。

超声医生不仅是「看图说话」

疾病确诊了,问题也跟着来了——这位孕妈妈该怎么办?这是一个「珍贵儿」,吃尽苦头才怀上的,舍不得放弃。于是,结合遗传学检测结果以及多学科会诊意见,黎新艳给出建议,在超声密切观察随访下继续怀孕。

后来,孕妇足月分娩,宝宝出生后的 B 超检查结果证实了产前诊断结果。据黎新艳回忆,这个病虽然罕见,但结局却是多变的,有些预后差,有些不需要治疗就能自愈,还有些经过治疗能有很好的效果。

6 个月后,宝妈带着孩子再次找到黎新艳,当她把探头放到宝宝身上时,原以为还会看到错综复杂的血流,但视野里「干干净净」——病变自己愈合了,心脏也恢复到正常大小,正是预期的最好结局。

因此,黎新艳认为,一名优秀的超声科医生应该不止于「看图说话」,而是应该在发现问题后,进一步给出解决问题的建议。

近年来,黎新艳带领团队开展了不少新项目,比如胎盘植入超声评分。现在胎盘植入问题越来越多见,容易引起子宫大出血,严重的可能导致子宫被切除。超声医生根据超声图像特征,评估胎盘植入的严重程度,从而预估手术出血量、适宜的手术方式等。临床医生由此来制定手术方案,目前已根据胎盘植入超声评分实施几百例胎盘植入手术,绝大部分都符合预估结果。

广西妇幼保健院超声科团队还开展了中孕早期胎儿超声心动图检查、瘢痕妊娠的超声分型等多项领先技术,胎儿畸形总体诊断符合率为 90%,其中胎儿复杂心脏畸形符合率达 95% 以上,在产前超声诊断胎儿畸形方面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给「巴掌宝宝」麻醉需要绝活


在医学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手术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很多人认为,麻醉就是打一针麻药让病人睡过去,这是对麻醉医生最大的误解。

在广西妇幼保健院的妇儿麻醉学科,医生团队面对的是突发状况的孕妇、刚出生就生命垂危的「巴掌宝宝」等棘手的病人,需要具备极高的专业水平为手术保驾护航。

「对于成年患者,麻药的单位是『支』,可是对于儿童,必须按照公斤体重来进行计算。」广西妇幼保健院麻醉科主任冯继峰对各种麻药的儿童剂量倒背如流,这种用量是 0.1 毫克/公斤体重,那种是 0.5 微克/公斤体重……「所以小儿麻醉医生必须有个好脑子」。

冯继峰说,小儿不是成人的缩小版,存在着解剖特点以及各器官功能发育不成熟等特殊性。术中,孩子用的所有药物、输血、补液都必须精准。很多极低体重的新生儿只有巴掌大小,血管更是细如发丝。给这样的血管穿刺,麻醉医生没些绝活是不行的,要练就一双灵巧的手。

近年来,广西妇幼保健院完成了许多超早产、极低体重新生儿的手术麻醉。除了体重低,这些孩子很多都存在严重的合并症,如先天性心脏病、新生儿肺炎、凝血功能障碍等,让术中麻醉的管理难上加难。

目前,广西妇幼保健院成功完成的小儿手术麻醉最小年龄只有 1 天,最低体重仅 630 克。

广西妇幼保健院:在聚光灯照不到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甘当“幕后英雄”
麻醉科医生在手术中的工作场景

更多治疗需要麻醉医生护航

疼痛是所有患者最大的恐惧,因此舒适化医疗的需求量剧增,这是麻醉医生另一个「主场」,其中呼声最高的当属无痛分娩,国内很多医院都无法正常开展,原因就是麻醉医生太少了,产妇们才不得不体验「人类疼痛极限」。

广西妇幼保健院在广西率先开展分娩镇痛治疗,目前无痛分娩普及率达到了 70% 以上,每年完成 7000 多例。

这些保驾护航背后是麻醉医生巨大的工作量。冯继峰透露,仅广西妇幼保健院厢竹院区,每月手术室内的麻醉量就有 1000 多台。理论上每天上班时间是上午 8 时,但是作为医生,学习是必不可少的,因此冯继峰经常带领团队提前到岗,利用上班前的时间开展学习。至于晚上的下班时间,就只能「随缘」了——产科的急诊特别多,一个电话就必须冲进手术室。为此,整个团队的「弦」一直紧绷着,只为守护妇女、儿童这两个群体。

近年来,冯继峰带领麻醉医生团队开展了回收式自体输血在出血高危剖宫产术中的应用、低体重婴幼儿心血管体外循环手术麻醉等先进技术,均走在全区前列,并荣获全国「小儿麻醉骨干医师」「产科麻醉医师」培训基地,全国小儿麻醉专科医师联合培训基地。

文:文俊骁、张若凡   图:文俊骁 谭满锋

推荐阅读

点赞 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