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个「大白」医生父亲的自述:风吹大的孩子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我院神经内科的赵博文医生,他也是此次医院援沪医疗队的队长。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我院神经内科的赵博文医生,他也是此次医院援沪医疗队的队长。6 月 12 日晚上,他和同事们结束了 57 天的援沪工作和 14 天的净化隔离,终于平安回家。在回家的路上,他看见了等在路边的孩子们不禁眼眶湿润了。归家后,他写下了这篇《风吹大的孩子》。

一个「大白」医生父亲的自述:风吹大的孩子

风吹大的孩子

时间像风一样,快得让人来不及捕捉。给它吹着吹着,我的孩子,你 12 岁了。

奶奶批评我说:「白天晚上地往医院跑,也不多管管孩子,她是风能吹大的啊?」是你两三岁的时候吧,特别依赖爸爸,每到我上夜班的时候,就要大哭一回。现在想起来,那真像一场隔几天就来的雨,你那张挂满泪珠的小脸蛋,好像此刻还在眼前,让爸爸恨不能将自己分成两半,既坚守岗位,又不离开你。引开你的注意力后偷偷溜出家门,是我至今最不愿意回忆的画面。

爸爸妈妈都是医务人员,小小的你慢慢习惯了那总是凑不齐人的餐桌、习惯了没有睡前故事的夜晚和没有游乐园的周末……

虽然那时候的你还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也隐约知道了医生是怎样的职业,有着怎样的责任。「我爸爸是治病救人的,他会打针。」你常这样和小朋友们炫耀。幼儿园老师说,你在过家家的时候总是要扮医生,「给你上点药,小宝宝不怕哦。」

你上小学了,小脑袋瓜里想的事儿越来越多。「爸爸,为什么要当医生啊?当医生好吗?」当你这样问的时候,我没有马上回答。因为「医生」这两个字的份量,让我不能够随意地脱口而出去敷衍你,也不想用冠冕堂皇的话去将它粉饰,因为「医生」这两个字,是爸爸真真实实的二十年时光啊,也是我身边的同事们,他们的理想和青春啊!不是影视剧里斯文优越、享受着高收入的社会精英,甚至也不是人们常说的穿白衣的天使,他们是一个一个平凡普通,也会累也会怕的人,是忍得住渴、憋得住尿、常常忙到喝水都没时间的人。

但就是这一群人,却被患者真实地需要着。只要你试过,在生命困顿危急的时分,做出了自己专业的判断和处理,你接住了患者的嘱托,你帮他们抓住了那一道名字叫做「生」的光,燃起了生命的希望,才能真的明白一切都是值得的……

慢慢和你说着这些的时候,我好像也在和自己说话,「对,就值了。」在这笃定的语气里,孩子,爸爸还不知道你能感受到多少重量,但那一刻我看到了你大大眼睛里闪过的光,就像微风轻拂水面泛起了一层细细的浪。

「我们一家暂时的分离,能换来更多家庭的健康幸福……」,这是今次驰援上海时,你写给我的信。看着这样的字句,我是多么的欣慰,孩子长大了!你的心里装下了更多的人,你知道除了自己的小家,我们还共同拥有着一个更大的家——国家。现在这个家里的兄弟姐妹遇见了困难,爸爸作为一名医生、一名党员,没有理由去迟疑和退缩,我必须选择战斗!

收到你这封信的那晚,刚刚交班回来,我在宿舍窗前吹着夜风久久不能入睡,心中交织着阵阵的温暖和隐隐的痛,说实话,那时候最想念的是亲人,但最需要我的却是病人。

割舍小爱,成就大爱,这就像是水滴融入大海,当水滴不以己所为念,那么海中的水滴则永不干涸。孩子,我总记得那天的风特别温柔,在那风里,我仿佛听见了你,像田野里最茁壮的小树,正在抽节拔穗,蓬勃生长的声音。

冰心说,

父爱是沉默的,

一株茉莉也许没有沁人心脾的芳香,

但它永远会让你感到清新幽雅,

父爱就是这样,

犹如茉莉一样静静地开放。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