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宜昌医生在北非

2021 年 12 月 7 日,北部非洲阿尔及利亚国艾因迪夫拉省综合医院五官科病区内,一场简单的捐赠仪式正在进行,来自中国湖北宜昌的援非医生郭擎医生,将自己从国内带去的部分口罩、面屏、防护服等防疫用品,赠送给非洲战友,中非医生携手应对即将到来的新冠病毒最强变异株奥密克戎。

郭擎医生是来自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的眼科主治医师,今年 9 月,随中国第 27 批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抵达阿国,开始了为期 2 年的援外生活。

「阿国的阳光很灿烂,但是当地人们比太阳更热情!很多阿国人见到我们都会微笑着竖起大拇指,并用中文说一句你好!这让我们倍感亲切,一扫之前的忐忑。」这是郭擎医生医生对阿尔及利亚的最初印象。

阿尔及利亚地处北非,属于阿拉伯国家,其前身是法属殖民地。1962 年阿尔及利亚独立之初,我国便同其建交,1963 年我国派出首支以湖北省医务人员为主的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拉开了我国援外医疗的序幕。50 年前,正是以阿尔及利亚为首的非洲兄弟国家推动「两阿提案」的通过,帮助我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阿国人民的一张张笑脸和一句句问候就是中阿两国世代友谊的最好见证。

到达阿国的第二天医疗队员就奔赴各自受援医院,郭擎医生被派往艾因迪夫拉省综合医院,该院是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虽然尚有新冠肺炎患者未出院,但是中国医生到来后各科室便陆续开放收治普通患者。因为中阿间航班熔断,第 27 批援阿医疗队推迟了半年才得以成行,眼科手术室也关闭了半年,积压了大量患者待手术。

郭擎医生医生说:「这里因白内障失明的患者很多,我们要承受手术和疫情防控的双重压力,检查患者眼底时,离患者口鼻有时最近不到 10 cm,感染风险很大。」在这样的环境中,郭擎医生坚守着一个中国医生的专业精神和职业操守,赴阿三个月的时间,每个月值夜班十次,完成手术 50 余台,处理门急诊患者近 400 人次,极大地缓解了院方压力,得到了患者和阿国同事的一致好评。

「湖北省卫健委给我们配发了充足的防疫物资,第 27 批援阿医疗队总队为我们制定了严格的防疫制度,我们在工作中既小心又安心,可以专心地为阿国人民服务。」当问到工作体会时郭擎医生医生说。

最让郭擎医生有成就感的,是在他刚到北非的那个月发生的一件事。那天中午,门诊来了一个 4 岁小男孩,家长说他左眼睁不开有半个来月了,反复流泪,并拒绝医生检查,市面上的眼药水几乎都用过,包括激素。郭擎医生怀疑孩子的角膜里进了异物,通过进一步沟通,得知孩子为了赶路一直没进食,空着肚子,郭擎医生当即决定在全麻下进行显微镜检查。在麻醉医生 SHANOUNE 的配合下,郭擎医生很快就定位了角膜里的异物,实施手术后,顺利把异物取出。从下决定,到孩子麻醉苏醒,全程只用了 20 分钟。「孩子左眼是闭着来的,走的时候就睁开了,脸上也见到了笑容,家长嘴里一个劲儿地说着我听不懂的阿拉伯语,但我知道那是在感谢。」

但在北非,工作开展并不总是那么顺利。阿国公立医院设施陈旧,缺医少药的问题十分突出。郭擎医生记得,有一次为一位患者做巨大翼状胬肉(眼睛结膜下的一种异常增生组织)切除手术,在处理肥厚的体部时,突然大量出血。患者有高血压,不能使用肾上腺素止血。郭擎医生一边局部压迫止血,一边请护士赶快去找电凝止血设备。护士找了一圈,说他们这里只有酒精灯和烧灼器。「那行吧,那就酒精灯烧灼止血吧!结果护士找来的酒精灯竟然无法点燃,真是让人又急又无奈。我只好靠手动压迫止血,足足有十分钟。」好不容易止血了,但仍有少许渗血不断模糊手术视野。「这要在国内,会有手术助手帮我擦血的,在这里我只能边擦血边做手术。国内 30 分钟的手术,在这里足足花了 60 分钟才搞定,更可怕的是手术台上带血的纱布竟然招来了苍蝇……」

总体来说阿国公立医院的硬件条件可能落后我国 20 年,我国对阿尔及利亚的医疗援助不仅仅是派医生在临床一线工作,还捐赠了大量医疗设备,比如眼科手术室里白内障超声乳化机(ALCON,Laureate)。今年 9 月随援非医疗队员到达的还有一批捐赠的呼吸机、制氧机、心电监护仪、胎心监测仪等贵重医疗设备。今年 12 月 9 日第 27 批援阿医疗队总队又向艾因迪夫拉省综合医院捐赠了价值 150 万第纳尔的医疗设备。

如果说硬件设施可以通过国家投入和友好捐赠来快速解决,那么医务人员的业务素质就只能通过「传帮带」来慢慢提高。与郭擎医生一起在眼科坐门诊的还有一位视光师 AIMINA 负责验光配镜。熟悉了以后,郭擎医生便经常同她交流。郭擎医生发现,AIMINA 给儿童配眼镜,每次都是「实打实」,验光多少度就配多少度,似乎并不了解对部分屈光不正要「保留生理性远视」这一医学原则。郭擎医生借着一次帮忙接诊的机会,跟 AIMINA 就小儿配镜处方进行了探讨,还在网上搜索了一些法语文本的资料给她看。从那以后,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讨论一些疑难病例,AIMINA 的业务能力在郭擎医生的帮助下逐步提高。

中阿两国医疗卫生体制有很大不同,阿国公立医院里的医生流动性很大。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阿国医生的团结协作精神比中国医生要差很多。医疗队员在阿工作基本上是「单打独斗」,再加上硬件设施落后,常常让赴阿支援的中国医生,有一种「有劲使不出」的感觉。「当每次看到阿国的患者,用阿拉伯语边比划边描述自己的病痛,我就想,他们和我自己的同胞一样,都遭受着疾病的折磨,我一定不忘援外医疗队的承诺:『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尽我所能,救治每一位眼病患者,倾我所有,把知识传给阿国同行,让中非传统友谊更加深厚,让中国医疗技术『生根发芽』。」郭擎医生表示。

「郭擎医生是我院援外医生的优秀代表!」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副院长、眼科教授梁亮说,「自 1968 年起我院累计向非洲派遣医疗队员 59 人次。只要国家需要,我院责无旁贷,将继续派遣业务精英,为构建新时代中非命运共同体贡献力量。」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