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驰援日记】我在天佑:纯色洗手衣上开出了一朵朵「盐花」!

二月初三武汉第二十九天。计划不如变化快!昨夜班下,白天根本睡不着,晚上 21:00 不到睡,今天辗转反侧后 4:00 多打开手机,排班又变化了,今天下午上 16:00...

二月初三

武汉第二十九天。计划不如变化快!昨夜班下,白天根本睡不着,晚上 21:00 不到睡,今天辗转反侧后 4:00 多打开手机,排班又变化了,今天下午上 16:00-20:00 班!本来我们小组夜班后可以休息 2 天,还暗自庆幸,3 人小组中有 2 人来例假,刚好可以调整。

也许是因为昨天武汉温度一下子飙升到 25 度,天气闷热,有数名护士穿着防护服工作中体力不支,出现各种不适症状,所以从今天起改白天四小时一班,前后夜仍为六小时。休息天泡汤了,但一切以大局为重,听从安排!下午 15:00 从驻地出门,外面的天果然闷热难耐!前些天听天佑的老师说武汉没有春天,真的是脱了羽绒服要穿短袖的节奏。穿防护服的房间朝西,落地窗,太阳照得人睁不开眼。

边穿边出汗,穿完整套装备已是汗流浃背,憋闷难耐,只能做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隔离病房里刚刚又收了两个新病人,一个 73 岁,一个 85 岁,来自同一家养老机构。两个老太太生活基本能自理,只是说话真的很难听懂,还好今天有天佑的一个老师在,可以沟通。可能老太太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也很难适应。

73 岁的奶奶动不动就从病房里跑出来,一会儿要开水,一会儿问电灯开关,一会儿又要求开安眠药……反反复复把她送进病房,反反复复交待有事打床头铃,反反复复宣教注意事项,可一不留神又跑出来了,还不肯戴口罩!想想这些老人也可怜的,莫名其妙地病了,毫无准备的被送进了医院,没有家属,看不到亲人,心里应该也很茫然很无助!4 个小时又熬过来了,鼻子和耳后的痛终于得到缓解。

脱下防护服,纯色洗手衣上开出了一朵朵「盐花」。衣服干了湿,湿了又干了!外面下过雨了,日间的燥热已荡然无存!走在回驻地的路上,凉风吹来,好惬意!这样的夜是否应该去汉口江滩吹吹风?是否应该去汉江路步行街体验它的繁华?是否应该去昙华林体会慢节奏生活?是否应该去楚河汉街围观一下夜景?再等等,待疫情结束,相信都会成真!

图片来源:杭州市萧山区中医院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