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浙大二院总收治 22 名温岭爆炸事故患者,首批 13 名危重伤者情况如何?

|
字体大小 - | +

又是一个无眠之夜!

自 6 月 14 日 13 名温岭爆炸事故危重伤员转运到院后,浙大二院严格按照 浙江省委书记车俊「一人一策,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救治和浙江大学、省卫健委有关领导的重要指示精神,集全院之力,与时间赛跑,竭尽全力挽救伤者生命。

6 月 15 日下午到晚上,又有 9 名危重患者分两批从温岭转运至浙大二院滨江院区。截至目前,浙大二院将总共收治 22 名温岭爆炸事故患者。

6 月 15 日早上 7 时,浙大二院温岭烧伤救治领导小组和专家组、综合协调组以及家属关怀组等各功能组召开例会,烧伤科、综合 ICU、急诊医学科、护理部、医院感染管理科、呼吸内科、神经外科、胸外科、麻醉手术部、心血管内科、血管外科、超声医学科、眼科、耳鼻咽喉科、检验科等多学科团队参加了病例讨论。浙大二院党委书记王建安、院长王伟林、副院长黄建、滨江院区副院长王良静、护理部主任金静芬等参加例会。

王建安表示:「只要有 1% 的希望,我们就要尽 100% 的努力。在救治过程中,我们将根据烧伤创伤患者的特点,充分发扬精细化管理的特色,按照一人一策的要求,将精准救治、精细护理贯穿全过程,最大程度救护患者生命!」

 

13 名伤者目前情况如何?医护人员是如何开展救治的,还将面临怎样的救治难关?

 

一人一方案 一患一团队

据烧伤科主任韩春茂介绍,目前 13 名危重伤者中,有 11 位属于重度烧伤患者。截至 6 月 14 日晚 9 点 30 分,医护团队已完成对伤员生命体征和烧伤、创伤整体情况的监测评估与核实。13 名危重症伤员均行气管切开或呼吸机辅助通气治疗,已确保呼吸通路和液体循环通路的建立和维持。目前他们的情况暂时稳定。

年龄普遍高、烧伤面积大,加上复合伤,是此次爆炸伤患者救治的最大难点和挑战。韩春茂主任说,13 名伤者中,有 8 名年龄在 60 岁以上,其中年龄最高的为 94 岁;7 名伤者烧伤面积在 90% 以上,最大的烧伤面积为 98%,程度均为Ⅱ-Ⅲ度。医护人员首先要他们度过生命的第一关——休克关。烧伤患者的休克期一般为 48 小时,情况严重的将延长至 72 小时。「他们的伤情千变万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韩春茂表示,「我们会尽一切所能,帮他们渡过生命的难关!」

据了解,目前浙大二院已根据伤员病情评估情况,一对一成立救治小组,实行 「一人一方案」,每个小组由一名监护室医生、一名烧伤科医生、一名创伤医师组成;实行每天上午 7 时、下午 5 时两次病情讨论例会制,针对患者病情进行逐一开展会诊,做到精准救治、精细护理。

ICU 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牵动人心。 综合 ICU 主任黄曼和团队一夜没有合眼。有位年龄 76 岁、烧伤面积达 96% 的女性伤者,曾两次突发心脏骤停。医护人员以最快速度进行心肺复苏,将其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紧接着,她又出现了尿崩症。这对于休克期中的她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在一患一团队的严防死守下,该伤者生命体征暂时稳定了下来。「这一次的挑战史无前例,我们必须咬紧牙关,丝毫不能松懈。」黄曼表示。

为全力救治患者,浙大二院紧急调集和购买了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物资,腾空了综合 ICU 和急诊 ICU 的专门区域,从各学科抽调了精英力量,以确保救治工作顺利展开,并将精细化管理理念贯穿救治全过程。比如,考虑到大面积烧伤患者的皮肤屏障缺失,一点细小的感染都会危及生命,医院感染管理科专门派出专家,日夜值守 ICU,严格保障监护室内的环境清洁,以及每位出入医护人员的穿戴和防护,助力把好救治的感染关。

把好感控关

 

收治继续  接力不停

又有 7 名危重伤者转运抵院!

6 月 15 日晚上 17 时 40 分,随着急促的鸣笛声,8 辆救护车载着 7 名危重伤员(其中 1 辆为医疗保障车辆),鱼贯驶入浙大二院滨江院区。据了解,7 名伤者中,5 名为烧伤患者,2 名为创伤患者。预计今晚 9 时,又有 2 名伤情十分严重的患者将被转运过来。这也意味着,浙大二院今天将总共收治 22 名温岭爆炸事故危重患者。

 

闯过四关 方获新生

国际上公认,烧伤面积在 60% 以上的患者,抢救成功率只有 50%;烧伤面积超过 90% 的患者,存活率只有 5%。面对如此严峻的考验,浙大二院始终与伤者在一起,全力以赴,共克难关。

烧伤病程大致分为四期,各期之间往往相互重叠。其中最难过的是前三关——休克关、感染关和修复关。

1 休克期

从烧伤发生的时间开始算起,一般为 48 小时,部分情况较为严重的,根据病情延长至 72 小时。此次温岭爆炸事故伤员,相继会在今天或明天的 16 时结束休克期。为帮助患者闯过休克期,医护人员要为患者进行液体复苏,精准计算和控制液体的种类、数量和速度,同时观察患者尿量和全身情况。面部、上呼吸道烧伤和伴有吸入性烧伤的患者,还会发生气道水肿,引起窒息,所以要尽快行气管内插管或气管切开。

2 感染期

患者度过休克期后,更困难、更危险的情况还在后。感染期在休克期后或与休克期同时发生,将贯穿全病程。这一关无法避免,并且非常痛苦,不仅有创面的感染,还有因为身体功能下降导致的其他器官如肺、泌尿道、血液等感染,如处理不当,可形成烧伤创面脓毒症。目前,感染已经成为严重烧伤患者的主要死亡原因之一。为了帮助患者闯过感染关,医护人员要做好院感工作、早期覆盖创面、合理使用抗生素,并加强患者的自身免疫力。

3 修复期

对于烧伤患者来说,修复期贯穿整个救治过程。医生会根据创面深度情况进行切削痂手术和自体皮肤移植手术,帮助创面修复。

4康复期

康复期同样贯穿整个救治过程。这个康复,不仅在身体层面,也在心理层面。

 

烧伤专业康复师  今加入救治团队

休克期后,浙大二院烧伤科的专业康复师会加入救治团队,投入烧伤患者的康复治疗。前期,康复师会帮患者做一些被动动作,如将肢体摆放在功能位,对于生命体征平稳的患者,康复师会指导患者做主动运动,如抬手、抬腿等。早期介入康复治疗,不但有利于患者的恢复,还将帮助患者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尽早回归社会。这也是浙大二院践行早期康复理念的重要举措。

危重伤员的救治,牵动着无数人的心。而在综合 ICU 这个昼夜通明的地方,医护人员 24 小时不停守护,就是为把握住每个瞬间,把患者从死亡之门前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