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会议提醒
乖,做完手术,你就是最漂亮的「白雪公主」
2020-03-26 14:32:55 来源:树兰杭州医院
字体大小 - | +

「妮妮乖,不哭!做完手术后,你变成白雪公主的心愿就能实现啦!」手术门口,一个皮肤蜡黄瘦弱的小姑娘在妈妈怀里。

看着即将接受第二次肝脏移植手术的女儿,妈妈赵女士(化名)隔着口罩在女儿的脸颊上吻了下,眼中的泪水一忍再忍。

妮妮(化名)今年才七岁,但小小年纪却吃了不少苦头。

「孩子出生的时候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先尝试做了一次葛西手术,但是效果不理想,随后慕名找到了郑树森院士接受了第一次肝脏移植手术。」

先天性胆道闭锁是一种肝内外胆管出现阻塞,肝内产生的胆汁不能排入肠道,导致肝功能衰竭。

葛西手术的基本思路在于即使肝外胆管已经闭锁,在肝门附近仍可能有残存的微小胆管。

如果能将肝门纤维块适度的切除,则胆汁有可能顺利排出,病人得以存活。但是手术效果因人而异,部分小患者最终发展为肝硬化,还是需要通过亲体肝移植或者其他肝移植去解决问题,肝移植是先天性胆道闭锁发展至终末期惟一有效的治疗手段。

术后,妮妮的生活和普通孩子几乎没什么区别,享受着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只是每次定期复查,医生们都非常关注孩子的生长状况。

「一直到去年,明显感觉孩子的生长发育有所影响,人很瘦,皮肤开始发黄,检查发现肝功能指标也出现波动。」医生们立即为妮妮进行护肝利胆的治疗方案,但是病情似乎一直都在慢慢进展。

医生介绍,当时妮妮接受手术,移植了一小块成人的左肝外侧,但随着孩子年岁增长,这小块肝脏也在不断生长变化,形态结构发生了变化,出现胆肠吻合狭窄,肝内胆管扩张,黄疸也在不断上升,最高值达 200-300μmol/L。

于是,时隔六年,妮妮的家人再次找到郑树森院士「求救」,「二次移植,手术难度更大,相信唯有郑院士才能再救我女儿一次!」


术前,鲁剑芳护士长和妈妈一起安抚妮妮

上周五,妮妮等到了适合的配型,一大早病房里的护士们就忙着各种术前准备,妮妮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即将手术,哭着让妈妈买新玩具求安慰。

「我现在的心情是又高兴又害怕!」术前谈话时,妮妮妈妈的内心紧张又矛盾。

最后定了定神,说「相信郑院士」,然后抱着女儿在一幅赠送给院士的牌匾前拍了一张合影。

妮妮的手术有多难?

作为二次肝移植手术,腹腔内黏连情况往往比较严重。在这次手术探查中,医生们发现妮妮的肝脏与胃壁、结肠、小肠黏连,需要小心仔细地进行分离。

其次,因为儿童年龄小、血管纤细、体重轻……这些都导致儿童肝移植手术难度高于成年人,而且儿童对移植的肝脏质量、体积等等要求也更高。

妮妮属于儿童+二次肝移植,自然难上加难。最后,就妮妮的具体情况来看,术前肝脏的位置条件也很不好。

「肝脏不断往下生长,占据了胃肠的位置,导致妮妮的肠道反而被挤到了上方,手术需要将他们重新归置到原来的位置。」树兰医院移植 ICU 主任庄莉副主任医师表示,孩子原本肝脏的门静脉已经海绵样变闭合了,手术需要寻找其他代偿的侧支血管,与移植肝脏的血管进行缝合。

因此这台手术可谓是艰难无比。


麻醉医生做详尽仔细的术前准备

当天下午五点左右,郑树森院士团队开始手术。术中,郑树森院士仔细分离黏连的肝脏与胃壁、肠道,先后离断胆肠吻合口、门静脉、肝总动脉等,切除病肝,然后再一一吻合腔静脉,以及移植肝脏的门静脉、肝总动脉等,细微之处见真章,繁杂之间显功夫,力道速度,精准稳快。

整台手术在郑树森院士团队的默契配合下,历时 7 个多小时,终于顺利完成。

术后,妮妮被转入 ICU,术后第二天就拔除了气管插管,目前正在积极康复中。

妮妮,

术前你撒娇让妈妈买的三个玩具,

都已经准备好了,

就等你快快康复,

加油啊!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