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中国器官移植:「灰色」原罪下的砥砺前行

来源:丁香园 2017-03-07 18:29:13

|
字体大小 - | +

长生不老是人类永恒的梦想,而器官移植技术,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这一点。它使得以往不可逆转的终末期疾病(如肝衰竭,肾衰竭)患者的治疗成为可能,并确实延长了患者的有效生存期。

中国器官移植长久以来一直给人一种「讳莫如深」的感觉,直到今天,我们终于得到了来自 WHO(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今天上午,WHO 在北京举行记者会,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代表施贺德赞扬:

我对中国的移植改革非常赞赏,认可改革成绩,2015 年 1 月,中国生效的条例与 WHO 对器官移植的指导原则非常相符。

从被定下「原罪」,到获得世界的认同,道路不易。

丁香园(微信号:dingxiangwang)今天就带大家穿过几十年,尝试分析这个领域从过去到现在的「罪」与「罚」,「过」与「功」。

什么是器官移植?

简单来说,器官移植,就是将人体一个器官整体或局部,用手术方式从一个个体转移到另一个个体的过程。更通俗的说,患者通过切除体内病变失去功能的器官,装上一个新的器官,从而起到彻底治疗的作用。

仅从这一点,就可以说器官移植是近代外科学领域最伟大的创新。

目前应用与推广最广泛的的器官移植分别为肾脏移植和肝脏移植。

1954 年美国外科医生 Murray 成功实现全球第一例肾移植,1963 年,美国外科医生 Starzl 实施第一例肝移植手术。

然后,这项技术迅速开展,并推广至全球。目前,全球通过移植手术,已经拯救了成千上万终末期器官衰竭患者。

1990 年 Murray 凭借在肾脏移植领域的成就获得诺贝尔医学奖。Starzl 也凭借其在肝移植领域的贡献获得 2012 拉斯克奖(被称为「美国的诺贝尔奖」,旨在奖励有重大医学科学贡献的在世医学研究者)。

可见,这项技术也得到了科学界的广泛认可。

1f4420c.jpg

现代移植之父 Murray(图左)、肝移植之父 Starzl(图右)

我国器官移植的发展和原罪

中国器官移植发展的「原罪」指的是器官来源的问题。

从上个世纪 60 年代开始,在夏穗生、吴阶平等中国外科前辈的带领下,分别完成了国内首例亲属活体肾移植、肝移植、心脏移植和肺移植。器官移植发展具有一定的规模。

到了 90 年代,在肝移植的第二次浪潮推动下,我国肝移植技术又有了广泛的提高,心脏移植和肺移植也获得长期存活。

进入 21 世纪各种器官移植都获得全面发展。目前每年各类移植手术已经达到 13,500 例,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的移植国家,并很有可能在 5 年内超过美国。

但与此同时,高速发展的手术量之后,是器官短缺和立法不足导致的捐献比率过低。使得长期以来我国移植器官来源于死囚的比率超过 90%,截止 2009 年底,仍有超过 65% 的供体器官来源于死刑。

这一做法饱受国际社会批评和争议,这也使得中国移植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成了中国器官移植发展的「原罪」。但是,这种局面通过中国器官移植界人士的努力下,得到了长足的改进。

「浴火重生」的中国移植

为了摆脱中国器官移植的污名化,我们默默的做了很多。

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大力推动废除死刑犯器官应用和 DCD 器官捐献,从 2007 年开始建立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通过利用技术准入,在 3 个月内把能做器官移植的医院从全国 600 多家减少到 163 家。

同时制定中国器官捐献「三类死亡标准」,红十字会作为第三方参与。建设器官捐献和移植系统下的 5 个体系,遵循人道主义救助原则,使得器官捐献是公开透明无偿的。

COTRS(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保证器官分配的公正,OPO(器官获取组织)确保移植器官质量,器官移植登记体系保障病人安全,监管机制监督条例贯彻执行。

在广泛的国际合作中,中国得到世界的帮助,建设起符合中国文化背景、符合世界卫生组织指导原则的中国体系。「中国模式」为相同文化背景的国家提供了模版,世界卫生组织称赞这是「中国的创新」。

到 2015 年,中国政府宣布,已经彻底停止死囚器官的使用,公民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

但即使中国在器官移植上做出了努力,仍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遭到抵制和屈辱的对待。

被抵制和被侮辱的十年

2005 年,中国在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卫生高层会议上首次承认中国的器官来源于死囚。尽管这是一种勇气和坦诚的表现,但仍使中国移植领域就收到了来自国际学术领域的抵制。

抵制的最高峰出现在 2011 年,以色列拉维教授发布文章,号召全世界抵制来自中国的移植研究成果(包括且不限于学术会议、出版物期刊、科研合作项目等),这篇文章发表在全球顶级期刊 Lancet 上,并引起轩然大波。

1c1fd77.jpg

号召抵制中国肝移植研究的文章

一名医学伦理学的教授提到:

在很长一段时间,国际器官移植的一些组织默认,不让中国科学家在国际器官移植组织担任重要职务,不让中国科学家在国际器官移植会议上做重要发言,不让中国科学家在国际科学杂志期刊上发表论文。

这些「偏见」没有明文规定,但都是「潜规则」。

此外,还有大量文章要求抵制所有中国的移植研究,其中最有名的「专业黑」还是这位拉维教授,基本所有投诉要求抵制中国论文的来信,都离不开他的名字。而且他的背后,也隐隐有着某些组织和活动人士的身影。

最近的一次是 2016 年,他们要求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杂志撤稿一篇来自澳门和澳大利亚的文章,只因为这篇论文称赞中国政府在禁止使用死囚犯器官方面所做的努力,称其误导读者。

在刚刚结束的梵蒂冈教皇科学院「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上,他也以其一贯的态度,质疑否定中国移植的进步。在最终的讨论总结中,中国代表的提案得到了所有 75 名代表中 74 名的同意,只有他投了反对票。

也许我们永远也无法改变这位拉维教授的观点,我们能做的,只是让自己的行为更加专业,更加规范。

WHO 对中国移植改革的赞赏

透明、公平、合法、符合伦理的分配,是全世界难题。这个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今天上午,在北京举行的,WHO 中国器官移植捐献志愿登记宣传媒体见面会上,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代表施贺德这样说到:

中国非常有创意地利用手机 app 与支付工具合作,建立登记系统,感谢「施予受」网站和支付宝。

我自己通过网上做了登记,目前已经有 16 万人完成了在线认证登记。

a4e3b22.jpg

施予受官方网站,人们可以在该平台预登记捐献器官

截止 2017 年 3 月 6 日,通过书面登记和网络途径器官志愿捐献人数已达 219365 人,这一数字还在继续增加中。

后记

我们不敢说中国移植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

因为中国现在还有 30 万名患者在等候器官,期待移植手术能给予他们新生。而救治这些患者,就是所有中国移植人最大的目标与期盼。

仅以此文,献给刚刚去世的「肝移植之父」Thomas Starzl;

献给所有仍在路上的中国移植人;

更献给所有那些捐献自己器官,用自己的一部分让他人生命延续的所有中国器官捐献者!

参考文献:

[1] 公民身后器官捐献理论和实践 黄洁夫 何晓顺 焦兴元

[2] 中国器官移植捐献志愿登记宣传媒体见面会 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

[3] Time for a boycott of Chinese science and medicine pertaining to organ transplantation. Lanc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