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部分低价药价格松绑后涨价百倍 病人被迫换药

来源:信息时报 2015-11-05 10:09:27

|
字体大小 - | +

今年 6 月 1 日起,国家取消部分低价药最高零售价,初衷是提升药企生产低价药食物积极性、减轻患者使用高价药的负担。「松绑」五个月来,记者走访 广州市内各大医院、社区医院和连锁企业了解到,「松绑」过后低价药价格应声上涨,涨价少则几倍,多的达上百倍。医院药房采购人员喊「采购难」,想买一种 药,药厂报价贵的不敢选,报价便宜的又抢不到。患者也有了新烦恼,以前花 50 元可以买到三种药,现在只能买两种甚至一种了。

采购员

改走大妈路线砍价秒杀药品

左 一个计算器,右手一个鼠标,这是广州一社区医院药剂科医生黎琳(化名)现在工作的「标配」。一旦发现单价很低的药品,黎琳快速按两下计算器对比一下价格, 决定要不要点击购进。她每天上班的状态是,盯着办公电脑屏幕「买买买」和「秒下单」,快速做采购方案,呈领导批示。

回想起来,6 月 1 日前黎琳采购药品时要轻松一些。那时「政府平台已经跟药企谈好了药品价格。我们有需要就上平台挑,药挑好了再选择配送公司,就坐等收药了。」

为鼓励药企生产低价药的积极性,减轻患者使用高价药的负担,今年 6 月 1 日起,国家取消 280 种低价西药和 250 种低价中成药中 1100 多个剂型的最高零售价,并提出生产企业可在西药费用日均不超 3 元、中成药日均费用不超 5 元的前提下自主定价。

黎 琳苦叹,自从低价药变「海鲜价」后,她的工作作风改走「大妈」路线,一上班抱着电脑盯药。「你看,复合维生素 B 价格在 0.04 元一粒到 0.15 元一粒不 等。」在广东省药品电子交易平台上,仅复合维生素 B 就有 13 家企业报价,黎琳要找出价格便宜且质量有保证的。「不急着进药就再看几天,如捡到便宜的就买 了,不行就只能硬啃高价。」

抢到药签了合同也可能断供

政府为低价药「松绑」后,广东省药品电子交易平台上的药品商纷纷跑去参与议价。「原来是统一价格的,现在不一样了。隔一条马路的两家医院,进购药品遇到的情况都会不一样。」在广州一家三甲医院负责药品采购工作的罗侨(化名)表示。

但 最让医院药房头痛的是,即便是抢到便宜的药品,签合同后还可能会出现没有药品供应的情况。「以复合维生素 B 为例,100 粒的涨到 15 或 16 元一瓶。我们找 到 10 元以下一瓶的,合同已经签了四五个,但最后都供不了货。」罗侨说,49.99 元一盒的肯定有货,但是原来这种药只需要 3 到 5 元一盒。

当然,偶尔也有拒签、主动降价情况的出现。如救命药地高辛,今年上半年曾断供,一盒价格由 10 余元涨到 72 元。只要遇上有货,医院都抢着买进。「结果企业拒签,把价格降到了 30 元一盒,我觉得像中彩票一样。」黎琳说。

患者

药盒包装变了,忧效果打折扣

低 价药涨价,对基药施行零加成销售的社区医院表示最难做。有社区医院医生说,「社区医院的药价是出了名的便宜,来看病拿药的也以慢病老人家为主。药变贵,老 人家很敏感的。原来 50 元可以开三个药,现在只能开两个或者一个了。」抢药时若发现原来的药涨价了,药房就只能换药厂,找便宜的药。因此,「很多时候老人 家说,药盒的样子不一样了,尤其是降压药。他们要医生给回原来那个样子的药给他们吃。」对此,社区医院医生很难向患者解释清楚。

这一情 况,荔湾区芳村的王女士就遇到过。她七十多岁的母亲有高血压,原来在石围塘社区医院开倍他乐克降压药。从 6 月 1 日以来,她再去帮母亲开药时,发现药品盒和 包装都换了,医院解释说,原来那个厂的药涨价厉害,为患者经济考虑,换了一个便宜一点的。「虽然是同一种药,可是不同厂家生产的,老人家心理上老是觉得效 果没有原来的好,硬要我们去找回原来的药。」王女士表示。

原来吃几颗药,现在要吃一把

药品涨价的影响 发酵到患者身上,还出现了一些无奈的情况。让家住康王路的梁伯哭笑不得的是,以前吃过的消炎利胆片,「原来一天要吃几颗,(由于换了不同厂家的药)现在要 吃一把了。」梁伯现在吃消炎利胆片的量是一日三次,每次 12 颗,「再加上其他一些慢病的药,感觉把药当饭吃了。」他表示,这样吃法,心理负担很重。

随 后,记者在其开药的社区医院了解到,以前该社区采购的是万年青生产的、每粒含量为 0.52 克的消炎利胆片(100 粒一盒),现在该药涨到了 55 元一盒。医 院出于减轻患者经济压力的考虑,只能改买其他药厂的产品。「现在换白云山的消炎利胆片,每粒含量 0.26 克,100 粒才 10 元。病人吃药的颗数翻倍但药量 不变,价格还比原来药厂的药便宜。」社区医院药房科的负责人解释,这就是原来吃 6 颗药的病人换药后得吃 12 颗药的原因。

有药品器械企业负责人表示,实行议价后,低价药涨价,医疗单位一方面很无奈地改变进药方案,另一方面,由于患者没有参与复杂的购药过程,他们很难逐一和患者解释清楚。

专家

只为帮患者省钱就换药厂不够妥当

原 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博士表示,政府取消低价药限价,并不意味着低价药完全进入市场自由竞争,而是属于「垄断性竞 争」,自然会导致药品价格越竞争越涨的现象。对于医院出于「药价上涨」的考虑帮患者换药厂的现象,他个人认为,不应单从患者的经济角度考虑,更应从临床的 角度考虑。「同一种药,具体到患者的身上,疗效还是各有不同的。」他认为,应尊重一些患者的药物依从性;药品确实涨价了,应与患者解释清楚;医院选药械应 以不损害患者利益为原则。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表示,药厂涨价,只要没有超过国家规定的涨幅范围则属于合理。医院不应因为涨价而擅自换药和药厂。如果药厂涨价太猛,可以通过政府提供的投诉渠道申诉、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