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两次被死神拖向生死边缘,是嘉会国际医院李俊医生将他一次次拉了回来

2021 年 4 月 22 日,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工作,一位菲律宾籍工程师与往常一样在船上做些出海前的准备工作,突感不适后连续上了四次厕所,其间伴随着严重的便血,很快他陷入了昏迷。同事们迅速把他送

2021 年 4 月 22 日,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工作,一位菲律宾籍工程师与往常一样在船上做些出海前的准备工作,突感不适后连续上了四次厕所,其间伴随着严重的便血,很快他陷入了昏迷。同事们迅速把他送进了船港附近的医院。患者回忆起这段经历说道:「当我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家陌生的医院里,体内出血严重,一袋袋血液源源不断输入体内,却无法判断出血原因,孤独无助,惶恐不安的感觉日渐强烈。」

数日努力徒劳无果,患者病情日益严重,接诊医院只能无奈建议转院。患者的保险公司几经询问,最终将电话打到了数百公里外的上海,电话另一头是嘉会国际医院大外科兼普外科主任李俊医生。李俊主任详细问询了患者状况,研究病历,决定以最快速度接收这位病人到嘉会医院继续治疗。

当晚,即病发一周之后,这位菲律宾籍船上工程师被顺利送达嘉会国际医院。患者进入医院的一刻,急诊团队和外科团队立即开始有条不紊的忙碌:一袋袋血液早已从上海血液中心调配好,消化科和放射科团队在患者到达一小时之内就完成了必须的胃肠镜和血管成像检查,三小时之内接受了腹腔镜检查。不得不说嘉会的每个医疗团队都是训练有素,配合紧密的。但疾病也是狡猾的,不但没暴露出血点,还制造了新麻烦,检查中发现之前没有发现的病症:双下肢血栓和肺栓塞。止血,还是抗凝?监护室和放射科团队巧妙地用静脉滤器的方法解决了这个难题。肠镜检测显示病人的结肠内存在大量积血,血管造影发现了回盲部很细微的出血点。在用海绵塞堵住这些可疑出血点后,患者病情稳定,进入普通病房观察。

正当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经验丰富的李俊主任并不认为事情会这么简单,谨慎起见他联系了上海仁济医院的消化科,仁济医院的消化科是全国重点学科。在仁济医院,病人接受了无创小肠胶囊检测,还没等到检测结果,情况就倏然急转直下。李俊主任告诉我们:「病人在上午出现发烧症状,夜间开始大出血,输了四个单位的血始终不见效。几乎就是一边血输进去,一边血流出来。」

「 当天夜里,嘉会医院组织多科室讨论会诊,危急时刻,病人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进行新的一轮各项检测,至于小肠胶囊检查的结果,最快也要到两天之后才能产生。」李俊主任叙述当时的情景,简单的话语让我们充分感受到了当时患者所面临的危境。

会诊会议上,李俊主任决定立即开腹检查。对于大多数外科医生来说这个方案很激进,但回头看来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案是最直接有效的。李俊主任告诉小编:「这是我根据多年行医经验和斟酌患者各项检测数据后做出的选择。」在他看来,面对这种罕见病情如何进行判断和决策,是对外科医生最大的挑战。外科医生必须面对压力,冷静判断,和时间赛跑,和死神争夺患者」。

手术中,狡猾的疾病又一次把出血点隐藏在积血中。「胆囊存在炎症,已经坏死,只能切除。原本影像学怀疑的十二指肠憩室,最后证明其实是肿大的淋巴结。病人的大肠内全是血,小肠却并未找到出血点」。怎么办?手术之前的各项检查结果和病情发展的过程一幕幕地呈现在李俊主任的脑海里,多年训练出来的临床思路使他锁定右半结肠,果断出手。

李俊主任又一次赢了和死神的搏斗。术后第三天,病人便无需输血,一周后他便能下床活动,虚弱的身体开始逐渐恢复。在嘉会国际医院护理康复团队的精心帮助下,患者达到了无需专人陪同,一人坐民航班机的身体状态。6 月 22 日,患者安全回到了菲律宾。

回顾两个月的经历,这位菲律宾航海工程师内心充满对嘉会国际医院的感谢,他说:「来上海的路上,我曾怀疑过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抵达新的医院。自从来到嘉会,我真的从来没有害怕过,医生和护士们一直在鼓励我坚持治疗,我也无条件地相信他们。」在这位患者离院当日,他的保险公司按照中国人的习俗,向李俊主任送来了锦旗,他也与李俊主任留下了珍贵的合影。

两次被死神拖向生死边缘,是嘉会国际医院李俊医生将他一次次拉了回来

两次被死神拖向生死边缘,是嘉会国际医院李俊医生将他一次次拉了回来

回到菲律宾后,船员将面对一段单独隔离的日子。嘉会国际医院医生们已经为他准备了隔离期间的药物。为方便其在菲律宾的后续就医或检查,医院又细心拷贝好船员的英文病史交到了他的手中。这位菲律宾航海工程师的中国历险有了一个美好温馨的故事结尾。

 

 

推荐阅读

点赞 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