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麻醉医生再破难题:一个「普通病例」也不普通

|
字体大小 - | +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璧山区人民医院麻醉科住院总医生兰莉接到了来自普通外科的一次平会诊:

「我们有个病人因腹股沟疝准备做无张力疝修补术,但是他合并了先天性斜颈,想请你们会诊评估一下麻醉风险。」对于这类的平会诊,住院总医生每天要应对少则几例,多则十余例,但是她敏锐的感到了这次普通平会诊中的不普通,调阅病例资料并进行专科查体后立即向上级医生汇报。

腹股沟疝修补术是指通过手术治疗腹股沟疝,可分三大类:传统疝修补术、无张力疝修补术和腹腔镜疝修补术,目前璧山区人民医院开展此类手术均较成熟。在除外相关禁忌症且取得患者配合的前提下,前两种手术方式多采用椎管内麻醉,后一种采用全身麻醉。

麻醉医生再破难题:一个「普通病例」也不普通

椎管内麻醉是指将麻醉药物注入椎管的蛛网膜下腔或硬膜外腔,脊神经根受到阻滞使该神经根支配的相应区域产生麻醉作用,俗称「半麻」。此类麻醉方法禁忌症有凝血功能障碍、脊柱畸形及外伤、脓毒血症、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如脊髓多发硬化症等。该患者腰骶部 X 线示骶 1 脊柱隐裂,即是一种先天性脊柱畸形,不适宜选用椎管内麻醉。

为什么在一例只有 55 岁的男性,且一般情况相对还好的病人这儿又卡壳了呢?这就不得不说到恶性高热这个病了。

恶性高热(Malignant Hyperthermia,MH)是一种亚临床肌肉病,即患者平时无异常表现,在全麻过程中接触挥发性吸入麻醉药和去极化肌松药后出现骨骼肌强直性收缩,产生大量能量,导致体温持续快速增高(可高达 44℃-46℃)。

在没有特异性治疗药物的情况下,一般的临床降温措施难以控制体温增高,最终可迅速导致死亡,甚至可以说是目前所知的唯一可由常规麻醉用药引起围手术期死亡的疾病,异常凶险!

它在先天性疾病如中央轴空病、特发性脊柱侧弯、斜视、上睑下垂、脐疝、腹股沟疝等患者中多见。

而且此患者还合并了斜颈。斜颈可分为先天性肌性斜颈和先天性骨性斜颈。前者是由于一侧胸锁乳突肌挛缩引起的头颈歪斜的先天性颈部畸形,相对多见;后者是因颈椎骨质发育畸形所致,较少见。

患者因畸形不重并且存在多年,已不考虑手术治疗。斜颈的发病机制目前尚无定论,颈部骨骼、肌肉发育异常是其解剖学基础,但此症有 1/5 的患儿有明确的家族史,故认为其的发生同遗传有关,此类遗传缺陷可能也与恶性高热的发病有关。

麻醉科针对此例患者多次开展病例讨论,并根据恶性高热的应急预案制订了麻醉实施方案。考虑患者张口度尚可,且璧山区人民医院在喉罩全麻方面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故仍选择了喉罩全身麻醉,并妥善选择了全身麻醉的药品。最后,术中麻醉满意,手术顺利。目前患者已康复出院。

王艳冰说,对于麻醉医生来说,每一次的麻醉工作就好比一次需要严格把关的「航程」。术前「安检」,术中「护航」,术后「镇痛」,尽量用自己的所学所长去改善患者的转归,待到患者平安出院,这一趟「麻醉旅程」才算是安全落地。对于那些看似「普通」的病例,麻醉医生也需要用敏锐的眼光去发现、去思考,力争最大程度保证患者的平安健康,为患者筑起一道坚固的防火墙。

 

*声明:本内容仅代表文章来源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内容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不构成实际治疗建议。

封面图来源:站酷海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