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这位深圳医生,因为「扶贫」走进了人民大会堂

|
字体大小 - | +

随着国家近年来打响「脱贫攻坚」大作战,全国各地有很多干部、县长,都通过直播带货等形式,为民「卖红薯」,带领大家脱贫致富。

就是这种「卖红薯」的精神,铸造了今天的一项人类壮举。2021 年 2 月 25 日上午,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庄严宣告: 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

大会上,深圳共有 2 名先进个人、4 个先进集体受到表彰,其中一人是一名深圳医生!

王甘露,深圳市宝安人民医院(集团)第一医院,党办主任兼普外二区副主任,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他从 2018 年 9 月起前往西藏林芝的察隅县,投身「脱贫攻坚」最前线,但靠的并不是「卖红薯」,而是医疗经验和技术 。

「扶贫不一定要卖红薯,可以学学王甘露!」

在西藏林芝,王甘露要扶的,并不是经济上的「贫」,而是医疗上的「贫」、健康上的「贫」。

察隅县老百姓的健康,「贫」到什么程度呢?

看看,因为长期干重活累活,这位大哥的双侧肘关节都变形了。

这位大娘的双手,指关节全变形了。

这位牧民,因为尺神经损伤,导致了「爪形手」。当地自然灾害频发,类似的农牧民外伤后残疾非常多见。

当地 60 岁以上的人,几乎无一例外,都患有创伤性关节炎,这与长期在高海拔雪山劳作密不可分。

这是一个海拔近 4300 米的偏远小村庄——古拉乡沙堆村,由于常年高盐饮食,全村 50 岁以上的人几乎都有高血压和创伤性关节炎。

这种「大脖子病」(地方性甲状腺肿),在内地 80 年代就基本消除,但在察隅县察瓦龙乡最偏远的学巴村,竟然还有,听说附近的村庄还有好几个这样的病人。

这个脚踝上的「鸡蛋」,其实是个肿瘤,足足长了 50 余年,伴随着小姑娘变成老太婆,让她一直羞于见人。

这些病人,都是王甘露下乡时亲眼所见。「一年多来的下乡、下村工作,类似的病例实在是太多太多……」

察隅县位于西藏东南部,与印度、缅甸接壤,是一个地广人稀的边境县,医疗卫生资源极度匮乏而又分散,其中最为边远的察瓦龙乡,距离县城 250 多公里,要翻越 3 座雪山,居住在那里老百姓常年看病都难于「上青天」。

察隅县所有的乡镇卫生院,都「深陷」这样的困境。

2018 年 9 月,王甘露作为深圳派驻的「三级医院对口帮扶」医疗专家来到西藏察隅县,他面临的任务是:

将 1 个县医院、6 个乡镇卫生院、96 个村医务室的水平整体提升,培养一大批人才,为西藏医疗卫生脱贫攻坚探索出一条切实可行的新思路。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脱贫攻坚表彰大会上说:

广大扶贫干部爬过最高的山,走过最险的路,去过最偏远的村寨,住过最穷的人家,哪里有需要,他们就战斗在哪里。

这句话,也是王甘露的真实写照。

「一年多来,我走过最为危险的道路,经历过道路塌方、泥石流、雪崩、落石,趟过冰冷刺骨的雪水,吃过一辈子最难下咽的饭菜... ... 而这一切对于当地老百姓来说,却都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有些路段无法开车,只能骑摩托。


危机四伏的山路,随时会有落石滚下来,下面是波涛汹涌的怒江。


山洪爆发,刺骨的冰川雪水就会冲向路上,得光着脚趟水而过


有一次,从雪山上下来,车子被另一辆老百姓的车撞坏,差点坠入悬崖

每次下乡,都是一项非常繁琐而又艰苦的挑战。

「但每次进村,看见一群淳朴的老百姓在村口迎接,看着大家期待的眼神,我们也就义无反顾了!」

王甘露来到察隅县后,首先将全县的医院、乡镇卫生院、村医务室整合为一个紧密型的医共体,先后担任察隅县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县人民医院院长、党支部副书记,县医共体理事长。

理顺县人民医院的工作后,他开始将工作重心下沉到乡镇卫生院和村医务室,为乡镇卫生院引入标准化管理,集中培训村医、带队下村为做居民做健康体检、签约家庭医生、建立电子健康档案、义诊、健康宣讲……


在村医家吃的早餐,稀饭、荞麦饼配辣椒水


在村民家过夜,零下十几度,5 个人盖着大衣睡在没有门窗的楼顶

2020 年中下旬,第九批援藏工作组邀请深圳市的眼科专家到察隅县给老百姓做白内障手术。当王甘露为一位老人揭开纱布时,她终于在十多年后重见光明,一瞬间,「她紧紧地抱住了我,抚摸着我的面颊……」

察隅县还驻扎着守卫中印、中缅边境的边防部队,前线医疗条件有限,王甘露和团队还要尽最大努力帮助可爱的军人。


慰问前线部队,捐赠医疗设备、药品及医用耗材


为中印边境的巡逻战士提供医疗救援保障


为海拔 5000 米哨所的军人进行体检与诊疗

「以后打开大电视就可以看病了!」

为了帮助察隅县在医疗上「脱贫」,深圳市宝安人民医院(集团)先后选派了八批次共 43 名人才前往察隅县驻点帮扶,涵盖内科、外科、妇产科、儿科、五官科、麻醉科、护理学、信息工程、会计、医院管理等专业。

但在这座地广人稀、雪山盘亘的边境县城,单靠 43 个「外来和尚」根本不可能解决全县百姓和边防官兵的「看病难」。

幸好,现在有了信息化,有了远程医疗。

2020 年 12 月 4 日,察隅县察瓦龙乡吉恩村的村民姆宗在子女陪伴下,来到了乡卫生院,在远程全科诊室内,次列医生帮助他通过宽大明亮的显示屏远程找到了深圳市宝安区人民医院的全科医学科主任王燕,骨科专家梁锦峰(医务管理中心主任)、刘文华。

通过问诊和次列医生的体格检查,专家们确定姆宗患有「2 级高血压、慢性胃炎、双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开出了饮食、生活指导以及药物治疗的「远程处方」。

姆宗高兴的用藏语说:「我今年 70 岁了,腿脚不方便,我感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以后就不用再过雪山跑远路,到乡卫生院打开大电视就可以看病,真是太方便了!图吉切图吉切(感谢感谢)!」

另一名来自龙普村的村民白玛,一周前出现口腔溃疡,以及四肢、脸部红色斑丘疹,还伴有剧烈疼痛,因为咽部疼痛,唾液都不敢往下咽,两三天没怎么吃东西了,感觉虚弱无力。

到察隅县人民医院住院后,内科医生索朗白玛通过远程医疗请深圳市宝安区人民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郭成山、皮肤科主任邓海龙及感染科副主任王雪刚会诊,最终确定是一种少见的被称为「贝赫切特病」的疾病,又称为白塞病。对症用药后,白玛病情立竿见影地缓解,5 天后康复出院。

在相隔 3000 多公里的察隅县和深圳市之间,一个连接「察隅村医务室-乡镇卫生院-察隅县人民医院-深圳市宝安区人民医院」的三级远程会诊平台,正在帮助高原雪山里的老百姓在家门口看大病。

这个会诊平台,具体由 8 个「子系统」组成——涉及心电、超声、检验、影像、审方、病理、疑难重症、危重病人查房等。

各子系统相继开通以来,已会诊患者 278 人次,其中疑难危重症 42 人次;远程心电诊断 6047 人次,远程影像诊断 18000 人次,远程超声诊断 40 人次,远程 CT 诊断 334 人次,远程审方 7412 张,远程危重病人查房抢救指导 3 人次。

「由于医疗资源稀缺,察隅县老百姓看个病,要走少则 1 个小时、远则 8 个小时山路,病情稍微复杂的就得转到自治区甚至内地的大医院去,非常艰辛。互联网医院让患者在网上方便快捷地就医,目前已服务全国各地的病人 236944 人次。这就是我们开展远程医疗的意义所在。」——深圳市宝安人民医院(集团)院长陈旭

首个二级医院的诞生

除了直接「输血」,更重要的是「造血」。

深圳市宝安人民医院(集团)对察隅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系统的帮扶是全方位的,包括医疗技术帮扶、人才进修培训、管理模式输出、信息化建设。

仅在 2016 年 11 月至 2018 年 10 月的两年间,宝医(集团)的援藏专家就在察隅县开展了 29 项新技术新项目,包括利用深静脉导管引流胸腹水、使用有创呼吸机抢救呼吸衰竭病人、在气管插管全麻下行左侧开胸探查术+膈肌修补术+肺修补术+胸腔闭式引流术、妊娠合并卵巢蒂扭转切除术等。

通过结对帮教、集中授课、到深圳进修学习等方式,宝医(集团)专家们「开足马力」培养察隅县医务人员,力争打造一支医疗水平信得过、当地医院留得住的医疗团队。

察隅县各乡村距县城较远,交通极为不便,急性病的救治、慢性病的监测、孕产妇的产检都高度依赖乡村医生。为此,援藏医疗队制定了「乡村医生在岗培训计划」,举办全科医生培训班,先后培训乡镇及驻地部队医务人员 9 名,培训乡村医生 4 期 14 人次。

通过输出宝医(集团)成熟的管理经验,援藏医疗队协助察隅县人民医院健全了各项管理制度 89 项、岗位职责 42 项、工作流程 705 项,完成 50 余项标准操作程序,使各项工作有章可循,全院进入精细化管理。

医院还引入了新信息化系统,完善了医疗服务管理、医疗质量安全、药品耗材管理、绩效考核、财务运行、成本核算、内部审计、廉洁风险防控等功能。

与宝医(集团)结对帮扶后,察隅县实现了「两降一升」:

近 3 年来,察隅县卫生服务中心无孕产妇死亡,新生儿死亡率逐渐下降到全国平均水平。危急重症抢救水平明显提升,2019 年三四级手术达 29 台,较 2018 年明显增加。2020 年 6 月 8 日开展了察隅县有史以来第一台腹腔镜微创手术。

  • 2019 年 12 月,察隅县人民医院高分通过二级乙等医院评审,使察隅县老百姓有了第一家二级医院。
  • 察隅县三级医院帮扶工作,在 2019 年林芝市考核评比中获得第一名。
  • 察隅县人民医院被确定为西藏自治区 3 家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试点单位之一。
  • 察隅县人民医院成为西藏自治区唯一推送至国家的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成效显著单位。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宝医(集团)对察隅县的三级医院对口帮扶工作将于 2021 年底结束,到 9 月份,王甘露在察隅县驻点工作的时间也将结束,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的设想是,将察隅县医共体改革作为一个试验田,尤其是通过 5 G+互联网实现远程医疗、远程管理模式,真正解决当地专业技术人才缺乏、地广人稀、交通不便等短板,这样才能够逐步全方位培养本地人才,使雪域高原的藏族同胞实现家门口享受深圳三级医院的优质服务,避免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的现象发生。

如果这块实验田种好了,可以将这种模式复制到其他县,惠及整个西藏,乃至整个西部偏远地区,真正体现深圳人扶贫的价值和意义。」

「卖红薯」,我们是认真的!

深圳市卫生健康系统积极开展医疗卫生对口帮扶、扶贫协作工作,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贡献了重要力量。

仅 2020 年,全市卫生健康系统就向新疆喀什、西藏林芝、察隅、广西百色、河池、贵州毕节、江西寻乌、广东河源、广东汕尾等 9 省 54 个县的各级医疗机构派驻医务人员 739 人次,接收进修人员 634 人,开展义诊 520 次,开展培训 3064 次,培训 48964 人次,诊治患者 149371 人次,创建学科 32 个,开展适宜技术 186 项,开展新项目 296 项,帮助 8 家医院通过「二级甲等」评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