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再获突破,完成首例胎儿胸腔羊膜腔胸水引流术

|
字体大小 - | +

为了腹中的宝宝,孤身一人从武汉来深圳寻医,从孕 22 周+到孕 29 周+,她住院了整整 41 天,直到宝宝在医学力量下解除危险,这是一位母亲的坚持,也是一群医生的坚持。

大排畸:胎儿发育出现严重问题

小陈是一位家在武汉的二胎妈妈,瘦瘦小小的身材,内心恬静而坚定。大儿子三岁了,怀着朴素的愿望,她欣然等待着第二个孩子的出生。

孕 22 周了,她如期产检,做完四维彩超,医生表情复杂地跟她说:「情况不是很乐观,胎儿左侧的胸腔有大量的胸水,左侧的肺脏发育不良,心脏已经明显的受压右偏了」,给她做超声的的医生内心很清楚,如果不治疗,这个胎儿因为心肺严重受压,很快会出现全身水肿、胎死宫内。

在医生的建议下,小陈联系上杨艳东教授,杨教授很着急,这个孩子需要马上得到救治,需要做胎儿手术,在胎儿胸腔放置引流管,让胸水持续引流至羊水中。但是,这种胎儿医学的引流管因为各种原因在国内很难获得。

这时,杨教授想到了胎儿医学的业界权威刘子建教授。刘子建教授是香港胎儿医学及妇产科界的知名专家,也是深圳市罗湖医院集团产前诊断中心名誉主任及首席专家。深圳是个务实创新的城市,深圳罗湖医院集团贯彻执行国家药监局颁布的《粤港澳大湾区药品医疗器械创新发展工作方案》,保障了群众获得粤港澳趋同的医疗条件。

孤身一人来深圳罗湖寻医

到深圳罗湖医院找刘子建教授,他一定会救这个孩子!

不巧丈夫因为车祸也需要手术治疗,2020 年 12 月 20 日,小陈孤身一人,从武汉来到了深圳。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给孩子做了专业的评估,排除了胎儿染色体异常、胎儿结构异常、胎儿宫内感染、胎儿贫血导致的水肿,认为这个孩子非常值得救治。

「放弃是很容易的,但是这个生命非常值得挽救,我们为什么不去多坚持一下呢?」刘子建教授对小陈说,尽管治疗过程会有风险,但是只有去救治,胎儿才有机会存活。

刘子建教授的专业能力给了小陈很强的信念,小陈表示,从一开始的半信半疑,到后面的坚信不疑,这中间离不开刘子建教授和医生团队的帮助和细心关怀。

「每天都能感受到一点力量,我慢慢感觉自己可以做到,宝宝也可以的,我也相信这些医生和教授能帮助到我,他们对我,就像我是他们的家人一样。」小陈说。

尽管刘子建教授虽然因为疫情的影响暂时不能来深圳,但每天都通过远程诊疗系统了解胎儿的变化,指导母胎团队对胎儿进行密切的观察及检查。在评估等待结果的过程中,胎儿的胸腔积液迅速加重,胎儿很快出现了全身皮肤的水肿,手术迫在眉睫。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再获突破,完成首例胎儿胸腔羊膜腔胸水引流术

术前左侧胸腔大量积液,心脏右偏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再获突破,完成首例胎儿胸腔羊膜腔胸水引流术

术前胎儿头皮水肿

当然,为胎儿做手术风险极大、技术要求又极高。放置这条细细的连接胎儿生命的引流管和等待分娩的过程中会出现各种问题:引流管会堵、会移位,甚至孩子很容易会自己把引流管拔出来。

经历了两次胎儿手术

小陈没想那么多,从孩子检查出来有问题到现在,她遇到了太多真心实意帮助她的人,她相信医生,相信人间所有的善意。

2021 年 1 月 1 日,一个值得纪念的元旦,刘子建教授回到深圳按防控要求隔离后,带领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的医生们给小陈做了胎儿胸腔羊膜腔置管引流术。

手术过程堪称完美,引流管放置在胎儿前胸最适合引流的位置,放置引流管 1 小时,左侧胸腔的积液就明显的减少了,胎儿左肺明显扩张,心脏也回到了正常的位置。第二天,胎儿全身的水肿消退了。

但是,第三天,孩子自己把引流管拔下来了。

怎么会有这么调皮的娃儿,小陈哭笑不得的说:「等生出来一定要打屁股!」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再获突破,完成首例胎儿胸腔羊膜腔胸水引流术

Harrison 胎儿引流管

1 月 7 日要做第二次胎儿手术了,手术前一天小陈有点心慌意乱,这娃儿这么调皮,把管子再拔出来玩怎么办?主治她的胎儿医学中心的周芸副主任看出了她的担心,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

—「明天刘教授在,你别紧张,一切会顺利的」」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宝宝比较配合?教教我」

—「你安心宝宝就安心,母子连心」

—「已经拔掉的那根管子,在羊水池里面,宝宝也是可以玩的,是吗?」

—「是的」

—「那好,那我就跟他说,以后别再拔了,就玩羊水里那根」

—「好。」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再获突破,完成首例胎儿胸腔羊膜腔胸水引流术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再获突破,完成首例胎儿胸腔羊膜腔胸水引流术

第二次手术前的医患对话

医生是纯粹在安慰她吗?做胎儿医学久了,除了精湛的技术,医生有时候还真的需要一点点运气,在操作手术的瞬间,胎儿的体位、姿势、配合度也决定着手术的成败。小陈跟肚子里的宝宝做了一个晚上的「思想工作」,安心地再次上了手术台。

第二次手术依然完美,刘子建教授凭着高超的技术,近乎完美的把引流管放到了胎儿左侧腋下的位置,这个位置宝宝可不太容易拔到管子。后面的日子,引流管持续工作着,胎儿的胸腔积液越来越少,小陈肚子里的宝宝开始平稳的一天天长大了。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再获突破,完成首例胎儿胸腔羊膜腔胸水引流术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再获突破,完成首例胎儿胸腔羊膜腔胸水引流术

术后胸腔仅有少量积液,左肺恢复正常大小

小陈当然知道胎儿在怀孕后期后和出生后还有许多难关要闯,她已经不会太担心了,因为罗湖医院的母胎医学团队会一直帮助她。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再获突破,完成首例胎儿胸腔羊膜腔胸水引流术

2 月 4 日,刘子建教授为小陈复查 B 超

她安心地一个人租住在罗湖医院附近,等待着孩子的出生,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孕期她已经过完了大半,胎儿一天天在成长,见证了一位母亲的坚持,还有一群医生的坚持!

罗湖医院母胎医学团队再获突破,完成首例胎儿胸腔羊膜腔胸水引流术

科普——胎儿胸腔积液

​胎儿胸腔积液较少见,发病率约为 1/4000,原因可能为:先天性乳糜胸、胎儿水肿、心肺结构畸形、宫内感染、染色体异常等。

对于有大量胸腔积液的胎儿,行胸腔羊膜腔分流术可缓解胸腔压力,从而减少胎儿肺发育不良的风险,还可以减少静脉和淋巴管的梗阻,使胎儿水肿缓解。

不治疗的胎儿存活率不超过 25%,经胎儿胸腔羊膜腔引流术等积极治疗,胎儿总体存活率可提高至 60%。若遇到类似的情况,不要轻言放弃,请寻求母胎医学医生的帮助。

 

*声明:本内容仅代表文章来源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内容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不构成实际治疗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