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上海市同济医院:一位医者家属的自述

医者家属的自述2019 年 11 月的一天,身为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师的丈夫回家对我说:「我们医院要择优选派副高援疆,一年半,我想报名。」「你不是援过滇了吗?」这是我对他想要援疆的第一反应。2011 年

医者家属的自述

2019 年 11 月的一天,身为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师的丈夫回家对我说:「我们医院要择优选派副高援疆,一年半,我想报名。」「你不是援过滇了吗?」这是我对他想要援疆的第一反应。

2011 年,还是主治医师的丈夫奔赴云南富宁县进行为期半年的援滇任务。当时女儿上幼儿园,公公还没染病,婆婆帮忙照顾女儿。我们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过完了那半年。「富宁县虽然有个富字,却一点也不富,缺医少药更是不用说。」丈夫经常感慨。

现在家里情况不一样了,女儿上初中,课业压力大,儿子才三岁,父亲前年去世,能搭把手的只有我那六十都出头了的老母亲了。我心里直嘀咕。可是,我明白作为一名医生家属的责任。

医生的责任是治病救人,医生家属的责任就是照顾好家里,让他没有后顾之忧,让他能一心一意救助患者。援疆更是医生实现自我价值的正真体现。决定援疆后,医院领导登门慰问家属时,老母亲忍不住红了眼眶。我抓紧帮忙收拾行李,等团团圆圆过完新年,送他进疆。

2020 年伊始,武汉爆发疫情。看着上海各大医院的专家教授奔赴湖北的情景,我热泪盈眶。这更坚定了我作为一名医生家属的信念。你在前方拼命,我管好大后方,这难道不是奉献,不是战斗吗?丈夫逢人便说:「虽然我远离上海,离开家人,支援边疆,但是最辛苦的还是我老婆。」

我想,短暂的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2020 年 3 月,武汉疫情尚未结束,丈夫就随同上海援疆队伍进疆了。进疆后,我每每问他一切都好不好?他总回答「挺好的」。就像他问我家里都好不好,我也回答「挺好的」。就不要让对方担心了,担心也是无用的。后来我才知道,他刚到克拉玛依,由于气候干燥,经常流鼻血,由于饮食辛辣,深受肠胃炎困扰,由于洗澡水水质偏硬,头发大把大把地掉……

9 月份,为了儿子上幼儿园,报名,面试,把我忙得团团转。好不容易上了幼儿园,由于孩子不适应新环境,经常生病。老母亲照顾生病的小外孙,总显得力不从心。

没事,孩子这个阶段生病是正常的,只要自己不生病!我为自己加油鼓劲!可是,到了 11 月份,我的慢性肺炎复发了。医生要求我住院,被我断然拒绝了!住院?家里的老母亲和俩孩子怎么办?住院是不可能的!在医院的角落里抹了几滴眼泪后,使劲给自己灌药。

单位领导知道我的情况,一直对我表示关心,知道我病了,更是叮嘱我保重身体。领导的关心,同事的帮助,朋友的鼓励,老母亲的鼎力相助,人间有温情,还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

「走好自己选择的路,而不是选择好走的路,才能成就更好的自己。」很快,又要过年了。丈夫收到的锦旗也越来越多,我们都很欣慰。能为我们亲爱的祖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们感到无比骄傲,无比自豪!感想所有帮助过我的人,让我能成为更好的自己。也祝福我们伟大的祖国,战胜疫情,一往无前,向 2035 年奔进!

沈悦婷(心血管内科胡朝晖家属)

2021 年 1 月 18 日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