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黎箐:她曾走出国门,却始终守住生门

|
字体大小 - | +

黎箐中共党员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黎箐:她曾走出国门,却始终守住生门

专业职称: 妇产科主任医师

技术职务: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

兼任广东省医学教育协会妇产科学专业委员会第一届常务委会员;

广东省保健协会母婴安康分会第一届常务委员;

广东省围产医学分会第七届委员会妊娠期糖尿病学组成员;

广东省女医师协会产科专业委员会第二届委员;

广东省计划生育委员会成员。

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2012 年 6 月-2014 年 6 月参加中国援赤道几内亚广东省 26 批医疗队 (江门) 的援外工作。2014 年 9 月-12 月到意大利锡耶纳大学医院进修产科。

写黎箐很难。

一方面,她太熟悉。作为产科主任,她是很多准妈妈心里的「王牌」之一,说得上家喻户晓。她的专家号总是提前几周就被约满,出门诊的时候,求医者满满当当,里三层外三层,甚是壮观。

另一方面,她太妥当。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每年为一万多名孕产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每年有近一万个婴儿在这里平安降生。黎箐深耕已久,年月累积的技术与经验成为千金难买的护身符,足以使她四平八稳,临风云而不惊。

这个医生,一切都近乎圆满,但站在山峰上的人,要守住初心和羽翼,更难,也愈发不敢有一丝懈怠。

黎箐记得 1996 年刚来时的保健院,「只有一棵树,六层楼,人很少很少,全院上下连着搞卫生的阿姨都很熟悉。」她在那里度过了埋头奋斗的岁月,也见证了医院一步一脚印的发展历程。如今走在新院宽敞明亮的大堂里,有时会突然感慨,24 年过去了。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黎箐:她曾走出国门,却始终守住生门
工作中的黎箐

她没有虚度时光。「累死累活妇产科」的说法在医学界流传甚广,她仍坚信这是整个医院最幸福的地方,像朝阳一样,期盼新生,有无限希望。当小小幼苗兀自萌发,努力地想要冲破土壤时,她等候,伸手,把他们带到人间。再后来,这些亲手抱出来的孩子都长大成人了,鲜活有力,鹏程万里,没有比这更令人幸福的事。

她也是守在门边的人,这是天下女性都要用尽全力跨越的生门,往前一步是生,拼不过去是死。产科是不确定因素最多的科室,危机四伏,瞬息万变。再高明的医生也无法完全预测准确,看似风平浪静的分娩过程,下一秒

会发生什么意外。科技昌明的今天,仍有很多女性为了生育,为了成为一个母亲,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黎箐总是反反复复地劝说一些准妈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无论何时,一定要爱惜自己的生命,志在必得与锦上添花,要问清内心,才能作出最好抉择。世事总难全,因此黎箐要把所学所做发挥到极致,在门前全力助她们一把,尽力延续一个家庭的幸福。

产科医生的任务其实从孕前已经开始。瓜熟蒂落的观念根深蒂固,很多人不理解这种细致,「不就生个孩子么?」还真不是——把优生优育从口号变成现实,在计划备孕伊始,到生产后第 42 天,在跨度以「年」为单位的计算法则里,每一个环节都是重中之重。

人体很复杂,怀孕很复杂,营养补充,体重控制,基因检测,疾病预防,风险评估 ... 你想得到和想不到的每一个步骤,都有产科医生在身边守候。这段航程未必大风大浪 , 但险滩暗礁总是无处不在 , 是她们默默掌舵,驶过多少急流涌动。

她见证了很多生命的奇迹。有胎盘早剥的孕妇被送过来,胎心只剩三四十,是濒死状态了,但这个妈妈异常坚强,她要拼一把,在完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进行紧急剖腹产。

黎箐记得,当利刃划过层层皮肤,看似柔弱的小姑娘在整个过程里一声没吭,眼里全是坚毅。母性的伟大在那一刻已无法用言语表达,而出生时重度窒息、评分为零的小家伙似乎也受到了鼓舞,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与命运顽强斗争,最后真的打赢了这场战,从此健康成长。在产科里,母亲和孩子变成世上联系最紧密的词,是生死之交,是温暖的缘分。

黎箐觉得在这个科室里工作,一定要「快、准、好」,产床上,手术室里,突发状况层出不穷,留给医生思考和处理的时间往往极少。毫厘之间,事关两条生命,必须胆大心细,当机立断,因此她总是急匆匆的。但在 2012 年,黎箐终于慢了下来。

这一年,作为广东省第 26 批医疗队妇产科主任医师,黎箐参加了中国对赤道几内亚的援外工作,一去就是两年。非洲的环境很艰苦,医疗条件落后,疟疾频发。因为贫穷,病人会反复使用同一套输液器,整个医院也没有任何隔离防护措施。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黎箐:她曾走出国门,却始终守住生门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黎箐:她曾走出国门,却始终守住生门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黎箐:她曾走出国门,却始终守住生门

黎箐住在只有四面墙、一张床,破破烂烂的小房子里,没有空调,没有网络。出诊无分日夜,但工具极度缺乏,能分配到的装备只有一副手套、一副眼镜和一件九块钱的普通雨衣。黎箐每天忙碌在手术台前,她的病人里,有超过三分之一是艾滋病患者。

一开始也有顾虑。恐惧疾病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医生并不例外。但这里的人民率真、诚恳,他们有着清澈的眼睛与纯真的感情,对这群来自异国的医生,每一个人都展现出发自心底的尊重。这片土地很贫瘠,语言不通,国籍不同,但医患之间的信任足以驱散一切不安,黎箐被深深打动。

她开始慢下来,在踏实工作的间隙,细细感受生命的原始温度,用力触摸人与人之间的细腻情感。

荣誉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黎箐:她曾走出国门,却始终守住生门
总统授予她赤道几内亚共和国国家独立十字勋章

「现在,我可以面带微笑地接受艾滋病人的感谢了,用握手、贴面礼、拥抱的方式。」一个月后,黎箐在援非笔记里写下这句话。救死扶伤的洁白澄明与华丽长袍里总有虱子的晦暗,在人生里认真交锋,而她确定了答案。从此获得了不起的成长,发自内心,延绵不绝。

在黎箐看来,医生与病人之间唯一的「不公平」在于,医生可能记不住这么多病人,但病人会永远记得帮助过自己的医生。这是她视为珍宝的成就感。一天在路边小店吃早餐,有个服务员特别热情,端水倒茶,忙前忙后,满脸笑容,黎箐没有在意。

结账时,服务员跑到她跟前,说黎医生,这个早餐我请客,我一直想谢你,我那时怎么也生不出来,大家都说没办法了,是你帮了我。黎箐既错愕又感动,她接生过五湖四海的孕产妇,接生过一整个家族,也处理过数不清的危急病例,她记不住那么多了,但对患者而言,她就是唯一,是要记一辈子的恩人。这个早餐没多少钱,但黎箐知道,它价值千金。

手机号码用了二十多年,从没有换过,因为黎箐好多人找。问病情的,咨询手术的,想再生一个小孩的,但更多的是曾经的患者,她们都变成了朋友。

十年前差点难产的女生,发来双胞胎儿子的近照,又长高了,阳光帅气;曾在手术台上害怕得不住颤抖的阿姨来说感谢,她记得黎医生的手特别温暖,在最无助的时候,是那双手紧紧握住她,让她安心;突发大出血差点丢了性命的姑娘快出院了,想告诉黎医生,她恢复得很好。

还有她的团队,年轻人们时刻都在群里研究病例,探讨最新的技术,每个人都想着为打造一个欢声笑语的平安产区尽十二分力。黎箐都看在眼里。是这样的,产科医生,最希望在婴儿明亮的啼哭与母亲幸福的微笑里,找到职业的终极意义。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黎箐:她曾走出国门,却始终守住生门

这天,黎箐结束了在医院里长达 20 多个小时的轮值回到家,临睡前看到新闻,说科学发达,未来有很多工种都将被人工智能代替,她笑了笑。她知道,等到明天醒来,无论世界又变成什么样子,医生们照样会出现。在人类最脆弱的时刻,在生命需要受到保护的每一个白天和夜晚,这群穿着白大褂的守护者,永远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