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院里院外的高文英医生

「我三天前刚又收养了一只狗狗,现在家里四个毛孩了。」高文英说着话,脱掉白大褂,拎起背包,脚步有点匆忙。下班后也不能放松,她得赶回家,有一个「病人」正等待照料……高文英,医学博士,主治医师,毕业于广州中

「我三天前刚又收养了一只狗狗,现在家里四个毛孩了。」

高文英说着话,脱掉白大褂,拎起背包,脚步有点匆忙。

下班后也不能放松,她得赶回家,有一个「病人」正等待照料……

高文英,医学博士,主治医师,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为广东省中医院许尤佳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为广东省中医院廖若莎教授,进修于南方医科大学古中医科,英国奥尔赫儿童医院。

擅长: 通过中医中药治疗儿童常见病如呼吸系统疾病--咳嗽、慢性咳嗽、哮喘等;消化系统疾病--腹泻、厌食、便秘、呕吐等;矮小症、营养不良等。现任中医馆负责人,全国中医儿科学会委员、广东省中医儿科学会委员、中医妇幼保健学会委员。主持两项省级课题,发表多篇论文于国家级期刊。

一个月前,高文英偶然接触到一个专门领养实验室退役犬的机构,她觉得这些狗为人类医学发展做了很大贡献,应该得到帮助。

通过极为苛刻的申请筛选,一只耳朵受伤严重、长着巨大纤维瘤的比格犬来到她家。在复杂的领养流程中,机构工作人员曾劝说她放弃,「因为照顾病得这么严重的狗会很艰难。」但高文英坚持下来,「我自己就是医生,我会尽力把它治好,让它安享晚年。」

她很乐观,甚至提前给狗狗起好了名字,叫金笑美。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院里院外的高文英医生

就在金笑美到家的前一天,同在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工作的一位产科医生打来电话,说在大西坑有一只流浪猫,很粘人,能不能想办法安置一下。那天六一,是儿童节,高文英觉得有缘分,直接开车去把猫接了回家。

加上从小养大的一猫一狗,家里住进了四个毛孩子。高文英把一楼清理出来,放了些宠物玩具,还有一张垫子。难得的闲暇时间里,坐在垫子上,两只狗一左一右,两只猫一前一后,这是只属于她的快乐。

短发,圆脸,爱笑。

这个延边朝鲜族的大姑娘爱帮宠物,更爱帮人。高中时在学校给意外受伤的同学治疗,回家以后上网查资料,发现自己还真治对了,从此笃定地要往救死扶伤这条路奔去。高考填了三个志愿,都是学医,还填了一个法医,誓要当成医生。如今,高同学已经变成大名鼎鼎的高博士,她觉得自己初心没变,「还是喜欢帮人」。

从一毕业来到保健院工作,数数已经九年。高文英帮助了无数病重的孩子和绝望的家长,但她仍清楚记得做住院医师第二年收治的一个病例。那天晚上,孩子送来时已经昏迷,全身肿得厉害,是 1 型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的危重病例。高文英与当时的医生团队经过一夜不眠不休的奋战,终于把孩子抢救了回来。

在整个救治过程中,孩子的父母都非常配合,「反正就是完完全全地相信我」。他们很坚定,认为高医生一定会把他们的孩子治好,甚至会因为高文英后来出差外省而急得直哭。

对这个技术高超又古道热肠的医生,患儿家长表现出发自心底的依赖,这也是高文英对这个病例印象深刻的原因,她不仅救活了一个孩子,彻底改变了她与这个家庭的未来,还让陌生的人与人之间产生出百分百的信任,在这个耐心被不断消磨削减的时代里,真不容易。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院里院外的高文英医生

高文英位于中医馆一楼的诊室里挂满了锦旗,都是患儿家长送来的。她技术过硬,敢推陈出新,把中医与儿科相结合,推出儿童穴位贴敷等一系列治疗效果极佳的项目,很多家长慕名而来。

每年 5-8 月是儿科看诊的高峰期,高文英最忙的时候,上班 8 小时看诊了 130 个宝宝,还必须保持零出错。一天到晚脑子不停地高速运转,有时感觉累得不行,也不是不难受。「但想想家长们都冲着你过来,又那么着急,自己就好想再快点把宝宝治好。」过了一段时间,这些孩子回来复诊,一个个都康复得很好,「就感觉吧,一切都值得。」

做医生要承担很多风险,要面对各种颠簸,要肩负英雄式的使命,高文英始终保持着某种纯真。现在回想起来,学医道路上踏出的每一步,都蕴藏着基于理智与情感、人性与直觉的勇气,她一路走得笔直。

勇气,是高文英最近反复提及的一个词。

前几天下班回家,途经江门大道,一辆摩托车因被雨衣卷入前轮,突然向前空翻,车上两位男士瞬间被重重摔倒在地。

没有半点犹豫,高文英马上打双闪灯,路边停车,冒着大雨跑过去帮忙托起摩托车,把两人扶到安全地带查看伤势,还提出用自己的车把伤者送院。听说眼前的姑娘是医生,两位大哥看起来安心了许多,连声道谢。偌大的马路上车来车往,再没有其他人过来帮忙,那一刻,高文英觉得,有勇气真好,她为自己骄傲。

高文英的先生也是一位医生,作为脑神经领域的专家,面对诸多疑难杂症,很多时候要承受病人离去的残酷,夫妻俩常觉得难受。释放压力的方式是每月一次露营,带着宠物,爬山涉水,到荒郊野岭去住一晚,好好安顿一下总处于重压中的心灵。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院里院外的高文英医生

两人早在星空下达成共识,退休之后,也是同样的装备,他们将离开城市,到不同的地方去义诊。「越偏僻越好,医疗资源越匮乏越需要帮助,每个村庄呆几个月,轮着跑,一直做到老。」但现在还很年轻,高文英打算过几年先成立一个天使基金,帮助周边需要救治但没有经济条件的孩子。

她喜欢孩子,是福利机构的常客,每年发动身边的人捐钱捐物,至今已 7 年,未来也不会间断。去的次数太多,一见面孩子们总在第一时间簇拥上来,像看到亲人。知道孩子们喜欢新鞋子,从小小码、小码、中码一直送到大码,她看着他们长大。乐于助人是天性使然,也是医生这份崇高职业赐予的最好礼物,高文英善用,且珍惜。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院里院外的高文英医生

最近天气不好,小两口的露营计划一拖再拖,但高文英觉得没有很失落。

想想,人生中最大的幸福来源,不都存放在中医馆那个小小的房间里么。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