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金敏芳:退役不褪色,芳华护新生

金敏芳,中共党员,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护士长,1999 年 12 月至 2001 年 12 月,在湖南省军区湘潭军分区服兵役,退役后在江门市妇幼保健院,从事新生儿护理工作。得得 B 的故事得得 B

金敏芳,中共党员,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护士长,1999 年 12 月至 2001 年 12 月,在湖南省军区湘潭军分区服兵役,退役后在江门市妇幼保健院,从事新生儿护理工作。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金敏芳:退役不褪色,芳华护新生

得得 B 的故事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金敏芳:退役不褪色,芳华护新生
得得 B1 岁时,家长送来的鲜花和卡片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金敏芳:退役不褪色,芳华护新生
得得 B 两岁时回来新生儿科探望

看看日历,八月份。再过两个月,「得得 B」就生日了,金敏芳想。

这个 17 年出生的宝宝仍在心尖上。他们在 NICU 相处了 30 天,留下的震荡却至今不曾消退。

记忆中的那段时间一点也不美好,想想都心有余悸。情况似乎已经坏到无力回天:出生随即呼吸困难,并发症多且严重,循环系统极弱,心肺功能极差,多器官功能衰竭,每个词听上去都惊心动魄。救治过程非常曲折,这个小男孩的病情不断恶化,抢救成功率从 50% 下降到 20%,生命机能需要依靠呼吸机维持。

小小的他还经历了纤维支气管镜手术。这是个风险极高的挑战,幸得抢救团队放手一搏,最终找出了「肺部严重出血」这一最大病因,对症治疗后,他的肺功能才逐渐好转。

这是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救治过的最危重的患儿,在一个月的治疗过程中,被下达了整整 6 次病危通知书。

但他最终活下来了。懵懂却争气的自己是第一大功臣,无论如何绝不肯放弃的父母成为命运的判官,紧拉着不让他躲闪;不眠不休的医护人员则由始至终冲锋在前,为他扫尽路上的荆棘。

从九死一生到日后如寻常孩子般茁壮成长,这是医患信任开出的奇迹之花。

金敏芳见证了这个奇迹发生的全过程。她是抢救「得得 B」医护团队中重要的一员,也是新生儿科护士长。有她守护的 NICU 似乎总能安稳一点。

NICU 全称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即新生儿重症监护中心,拥有各种高危新生儿的生命支持、新生儿溶血症治疗、与窒息相关疾病的抢救及治疗、早产儿管理、呼吸管理、新生儿术后监护管理、小儿遗传代谢病的筛查等极为重要的技术。因为任务艰巨,负责人员标准与管理、病区设施要求、仪器设备保管与维修等等,都需要一套严格程序来检测,要求严苛。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金敏芳:退役不褪色,芳华护新生

新生儿护理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早产儿在其中占比最高。据 WHO 发布的《早产儿全球报告》显示,每年有 1500 万名婴儿出生过早,每 10 名新生儿就有超过 1 例,中国早产儿的数量居世界第二。

很多人会把「早产儿」与「新生儿」混为一谈,实际上,早产的含意不只是提前分娩,更主要的是与之有关的功能发育还未成熟,因为各种显性或隐性病理因素过早脱离母体,在形态和机能方面实际上等同于尚未能离开母体的胎儿。

不成熟的机体在脱离母体后作为独立个体,适应外界的能力极弱,器官脏器功能无法适应母体外生存需要。因此早产是新生儿死亡的重要原因,早产儿也是新生儿护理中最多见的群体。

金敏芳从事这个职业已经 20 年,「记不清护理了多少个小生命,参与过多少次抢救。」她觉得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因为我们的工作是充满挑战的,随时都准备着抢救新生儿,看着他们一个个由病危病重到顺利治愈出院,我就真的从心底里很喜悦,很开心。」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金敏芳:退役不褪色,芳华护新生

她认为躺在保温箱里的这些宝宝都是英雄。有的只有五、六百克,像手掌这么小,有的全身水肿心肺衰竭,有的身体要插上十几根管子才能维持生命,都脆弱到极点。但他们能一个难关一个难关地闯,克服呼吸关,黄疸关,喂养关,感染关... 走得虽慢,但总能翻过这些大山。这种生命原始的力量常常感动金敏芳,她努力地学习更多积累更多,试图为这些小英雄们搭建更严丝合缝的屏障,遮风挡雨。

又像在构建一座生命的初岛。

以前这个岛还没有很完善。金敏芳记得刚来保健院的时候,现在称为旧院,当年没有急诊,人手也不够,医生晚上要看诊,开药,帮病人取药,甚至收银,所有程序都要自己完成。

她是新人,最怕值班,给宝宝打针总是战战兢兢的,怕打不准位置被家长骂。后来儿科日渐壮大,新生儿床位从 20 个增长至 60 多个,最新最好的仪器设备来了,最专业的医护人员来了,当年什么都怕的小女生,也终于成长为一个能独当一面的护士长。这个岛,能庇护更多的孩子了。

金敏芳很喜欢新生儿科。这里的工作非常繁重,三班倒,监护时间长,精细到每个宝宝的每一餐奶都要计算、每一次排便都要称重。对专业技术要求也非常高,「技术性强、风险大,新生儿科护士必须有很强的责任心、扎实的专业知识,掌握精湛的操作技能,工作过程中必须要严密观察病情,不能有半点疏忽,还要有很强的心理抗压能力。」

她会彻夜守着重症患儿,下了班又回来完成抢救工作,还要带教新人。很多新来的年轻人受不住,选择离开。但留下来的姐妹们都和她一样,难,但仍然乐意。她们守护着这群折翼的小天使。

即便「生命」二字如一把利剑悬在头顶上,逼着大家时时刻刻处于战斗状态,身心疲惫,她们的喜怒哀乐,仍然几乎都来自宝宝们——1 床今天能喝 40 毫升奶了,好欣慰;6 床今天有点发烧哦,难过;17 床今天终于能出院了,都高兴得直哭。她们把早产儿宠溺地称为「猫仔」,她们是家长,是亲历者,更是见证人。

她们知道很多故事。近两年配合产儿科管理新模式的改革,新生儿科积极开展了多项优质护理服务,早产儿袋鼠护理、NICU 开放式探访模式、新生儿日间光疗服务、新生儿护理门诊等等,在五邑地区都是首例。

她们接触到更多平凡但甘愿为孩子付出一切的父母:忍着伤口疼痛认真跟宝宝说话、坚持送母乳的剖腹产妈妈,独自承受巨大痛苦一边隐瞒孩子病情一边微笑着安慰家人的年轻爸爸。

还有一位外地的女士,因为宝宝早产,支气管肺发育不良,她就在医院旁边租了房子,每天风雨无阻地过来进行「袋鼠护理」——敞开衣服,皮肤贴着皮肤的把宝宝温柔的贴在胸前。这种做法能使宝宝在母亲的怀抱中重温熟悉了十个月的心跳和呼吸,对稳定宝宝情绪、心率、血氧浓度及睡眠都大有裨益。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金敏芳:退役不褪色,芳华护新生

每每看着这些饱受煎熬仍屹立不倒的父母,金敏芳总是心疼。她是个二胎妈妈,这个科室储藏了大量眼泪,还有初为人父母者的痛彻心扉。她理解这一切,多年的护理生涯早已让她学会怎样用温暖和关切驱散悲伤,但更多时候,在语言苍白无力的时刻,她用力搀扶着他们,轻轻地拍着后背,让他们彻彻底底地哭一场。

每当这种时候,金敏芳就要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尽力了,每一个人都尽力了,我已经用我所能去帮助他们。这种想法是包括她在内所有医护人员亟需的心理暗示,尽力过后,问心无愧。

这个科室开启了很多孩子的重生之路。很难说他们是幸运还是不幸,但被温暖浇灌的他们身上,总会多少留着善良与坚强的烙印。从这里出去之后,他们的人生开始拥有千百种可能,缓慢或快速地成长,喜欢书法还是蹦极,学习爱与被爱。然后在某一天,当再次需要跨过很多的坎和难关时,他们也许能回头,向最初的自己,借一点力量。

「岁月憔悴了容颜,却见证了我的成长」,作为这个科室的核心组成人员,金敏芳这样说道。是的,她的骨子里始终以党员和军人的标准衡量着自己,用母亲和姐妹的身份温暖着他人。

她是守护新生的人物,更是保健院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