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钟林:钟鼎山林都是梦,人间宠辱休惊

|
字体大小 - | +

钟林,中共党员,临床医学检验主任技师,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检验科主任,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临床诊断与实验医学分会委员,广东省优生优育协会新生儿疾病筛查委员。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钟林:钟鼎山林都是梦,人间宠辱休惊

钟林就像那种大家都熟悉的好人老大哥。

约好了时间碰面,他会提早站在走道前等待,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远远开始招手:「欢迎欢迎,这边来这边来。」

医学检验科位于门诊楼三楼,总面积达 650 平方米,共设六个专业组,拥有大批先进设备,布局严谨,窗明几净,和存在于科幻电影里那些高大上的实验室一模一样。钟林边走边介绍:「这是血库,这是微生物实验室,这是做临床生物化学的 ... 你看这边,PCR 实验室,06 年就通过国家卫生部认证啦,是江门地区首家国家认证和江门首家复审免检的。」如数家珍,亲切诚恳。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钟林:钟鼎山林都是梦,人间宠辱休惊

这是让他深感自豪的地方。江门市临床重点专科,科技局科研立项 8 项,卫健局科技立项 3 项,多个实验室通过卫生部、省卫生行政部门认证。开展日常临床检验项目共 600 多项,平均每天检测两万多个项目,年总检测人次数达一百多万次。

像孕产妇突发大出血这种危急的抢救,医院检验也在其中饰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为诊断和治疗快速提供客观详实的依据。这里集医、教、研于一体,真刀真枪地做出了诸多成绩。

检验学科蓬勃发展。但往前数二十几年,全广东省只有一个医学检验的本科专业,30 多位同学,称得上顶尖人才,比博士还要矜贵。钟林是其中之一。农民家庭,贫苦孩子,发愤图强最终逆袭的故事虽然俗套,但十年寒窗是真的,摔倒又爬起来是真的,流过的汗、吃过的苦也都是真的。

然后钟林就来了保健院。最初的检验科只有 8 个人,这是最早打江山的一批前辈,他们基础扎实,奋勇无畏。倾注全部心力,一天一点进步,使这个科室破茧成蝶,成为一览众山小的榜样。

他们有能力,也有担当。

新冠疫情席卷全国的时候,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建成了全江门市最早、最规范的核酸实验室,由检验科和医学遗传中心两个科室的专业技术人员组成检测团队,共同担起了新冠核酸检测的重任,为落实新冠肺炎防控「早发现、早报告、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的工作要求作出了重大贡献。

以上这段话,写出来轻松,讲出来也不长。但天知道他们有多难。

疫情来得急,准备时间有限,钟林带领着大家,事必躬亲,从筹备项目、调试设备开始,始终坚持在一线。

实验室需要一块大木板把检测仪器垫高使用,定制来不及,四处找不着,钟林记得车库边上曾经有以前留下的板料,急急地跑去,翻遍了废弃堆,果然找到合适的。于是他硬拖着八十多斤的木板往实验室送,三百多米的路程,就这么负重前行。他并不算高大,累得气喘吁吁,却也打心眼里高兴,他说这是为人民做的事情。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钟林:钟鼎山林都是梦,人间宠辱休惊

核酸实验室每天至少要完成 300 人,高峰期甚至 400 人以上的标本量检测,每批次样本的检测时间需要整整 6 个小时。从进入核酸实验室开始,实验员就要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戴着厚厚的护目镜,全副武装,与病毒近距离交战。

他们直面危险,也实在辛苦,为了确保操作期间的最佳状态,他们上班前不能喝一口水,中途不能上厕所,在密闭的防护装备下,连续高压高强度工作 6-7 小时,彻底与外界隔离。

每一个检验员在离开实验室、脱下防护服的时候,都全身湿透。他们的头发黏在额前,鼻梁被压得红肿,脸上布满勒痕。双手因为长期浸泡在充满汗液的橡胶手套里,全发炎了、布满裂纹,碰一碰都是钻心的疼。这种辛酸,想必光靠想象也能体会。

他们是真正的无名英雄。

钟林一直愿意做这样的无名英雄。

辛弃疾有首《临江仙》,首句恰好藏了他的名字:钟鼎山林都是梦,人间宠辱休惊。只消闲处遇平生 ... 秋水镜般明。饶是有趣,与钟林的性格也意外契合。

他是个简单的人,作为科室主任,懂得多,技术好,是不折不扣的老资格了,从来不争不抢,把荣誉都让给年轻人,也对他们处处关爱。检验科需要三班倒,他会每天提早上班,怕值夜班的同事太累,「早点来可以替一下他们,让他们歇一下。」

他把科室当自己家,缺点什么就自掏腰包买,「医院给了我报酬,我拿点出来很应该。」检验是极其理智的,跟科学、仪器、数据打交道,多少有点冰冰冷冷。但大爱的人能从其中看到人情百态,感受世间悲喜,再转化成无限暖意,播撒开去。

江门地区的新生儿筛查项目,最初由他开展。这是一个很大且极其重要的课题,但在那个年代里还没开始普及,受重视程度不高,形容为从无到有也毫不过分。钟林觉得这是一种能使万千家庭受益的工作,是学医者的原始使命,拼了命似地去做。从零开始,一步步建立江门市新生儿筛查中心。也一砖一瓦地,为少年儿童构建了意识和现实生活中的堡垒。

至 2016 年 6 月把这项工作移交医学遗传中心时,钟林及其团队已对四市三区近四十五万新生儿进行了遗传代谢病筛查,完成课题为《江门市新生儿先天性遗传代谢性的疾病选择的筛查与分析》的科研立项,填补了新生儿筛查的空白。他们靠一科室之力,大大推动了全市的新筛工作,极有效地提高了新生儿疾病的筛查率和覆盖率,为后续治疗提供了有力的科学依据。

这项工作的意义在哪里,钟林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他曾成功确诊了江门市首例甲状腺功能减低症和苯丙酮尿症的患儿,对这些检测数据异常敏感。14 年,一位女士通过人工受孕怀上一对双胞胎,宝宝出生后很健康,但钟林在其中一个筛查结果里发现了不妥,敏锐地觉察出问题。

经过再三比对,确定是苯丙酮尿症。这是一种氨基酸代谢病,在 2018 年被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 5 部门联合制定的《第一批罕见病目录》收录其中。患这种病的孩子,如果没有严格的饮食控制和药物治疗,将会逐渐发展为智力低下,出现一系列精神神经症状、皮肤问题、色素脱失等等,完全无法融入社会。

但只要被筛查出来,得到早期诊断和保持治疗,他就能健康地成长,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同一个人,天地之别的人生。

「很多疾病都没有早期症状,全靠检验结果判别。而这些疾病对孩子本身、对他的父母、对一个家庭、对社会来说都是灾难,而我们就能筑一道坚实的防线,不让他们受难。所以新生儿筛查工作很重要,非常重要。」

上个月,钟林偶遇了这个孩子。读小学了,活泼可爱,据说成绩很好,很聪明,他的母亲笑意盈盈。多亏了当初的检查,多亏了钟林,是他把不幸挡住。疾病是时不时泛滥的潮水,很难完全阻隔,但检验工作者们排除万难,制造出一艘艘稳稳的大船,又几十年如一日地奋力扬帆。

他们把人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