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广东祈福医院大剂量 VitC 联合热疗治疗癌症再获关注

|
字体大小 - | +

11 月 28 日,韩国时间 10:00-14:30,韩国热疗学会主办的 2020 年年会即「第八次韩国肿瘤热疗研究学术大会」顺利举办。受疫情影响,本次会议在线上完成,来自美国、匈牙利、意大利、南非、韩国、中国、中国台湾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 71 名业界知名专家参会,共同论道热疗在肿瘤领域的临床运用和发展未来。

祈福医院院长特别助理、肿瘤科副主任、营养科主任区俊文博士参加会议,并受邀发表《Intravenous vitamin C synergy with mEHT significantly improve prognosis in Advanced NSCLC patients》(静脉注射维生素 C 联合热疗显著改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生活质量)的主题分享。

广东祈福医院大剂量 VitC 联合热疗治疗癌症再获关注
大剂量 VitC 适用于多种病理类型而且很安全

区俊文主任分享时指出,静脉输注的大剂量 VitC,能广泛抑制肿瘤生长,适用于多种病理类型的肿瘤患者。VitC 达到药理学浓度后,能催生过氧化氢损伤肿瘤细胞,使癌细胞坏死 [1][2];上调抑癌基因 P53、下调乳头状瘤病毒 E6 表达,令癌细胞周期停滞 [3];抑制癌细胞 DNA 合成,干扰其代谢周期,诱导癌细胞分化和凋亡 [4];激活 T 淋巴细胞、提升白介素-1、下调白介素-6,增强机体免疫,抑制肿瘤细胞增殖。

那么这种大剂量是否安全?2016 年,区主任团队在研究大剂量 VitC 应用的安全性和药代动力学 [5] 时发现,静脉输注 VitC(1 g/kg、1.2 g/kg 和 1.5 g/kg)两小时后体内达到血药浓度峰值时,未出现严重不良反应,肿瘤患者使用大剂量 VitC 是很安全的。

广东祈福医院大剂量 VitC 联合热疗治疗癌症再获关注
大剂量维生素 C 的药代动力学曲线

热疗联合大剂量 VitC 提升 VitC 峰值浓度,效用加倍

区主任在本次会议上分享的随机 II 期试验《A Randomized phase II trial of best supportive care with or without hyperthermia and vitamin C for heavily pretreated, advanced, refractory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显示,纳入的 97 例对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无反应或耐药的 IIIB-IV 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

相比单纯支持治疗组,在接受静脉输注大剂量 VitC(1 g/kg)与射频局部深部热疗(modulated electrohyperthermia,mEHT)同步治疗 25 次后,生活质量明显改善,无疾病进展生存期(PFS)与总生存期(OS)显著延长(PFS: 3 个月比 1.85 个月; OS: 9.4 个月比 5.6 个月),3 个月疾病控制率达 42.9%,而单纯最佳支持治疗组仅为 16.7%。

广东祈福医院大剂量 VitC 联合热疗治疗癌症再获关注

广东祈福医院大剂量 VitC 联合热疗治疗癌症再获关注
大剂量 VitC(1.0 g/kg)对 97 例 IIIB-IV 期 NSCLC 患者治疗效果的影响

提示大剂量 VitC 与 mEHT 联合使用,能够显著改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区主任解释,mEHT 利用射频电磁场作用于深部组织,利用热效应选择性破坏、杀伤病变细胞达到治疗目的,其特点是纳米范围的能量释放使利用效率提升 3-4 倍。

她们团队发现,mEHT 与大剂量 VitC 结合使用,能令体内 VitC 峰值浓度显著增加 [6],进一步增强 VitC 抑制肿瘤生长的多种机制。

大会上,区主任还分享了不同病理类型晚期癌症患者的成功病例,其中不乏肿瘤病灶显著缩小或生存时间超过 5 年的 [7]。

她认为,因从分组患者来看,大剂量 VitC 与 mEHT 联合使用的治疗方法没有统计学差异,对于不同病理类型的晚期癌症患者疗效都是相当的,说明晚期患者多了一个治疗方案的选择,是一个福音。

[1] Chen Q, Espey MG, Krishna MC, et al. Pharmacologic ascorbic acid concentrations selectively kill cancer cells: action as a pro-drug to deliver hydrogen peroxide to tissues.Proc Natl Acad Sci USA,2005,102:13604–13609.

[2] Chen Q, Espey MG, Sun AY,et al. Ascorbate in pharmacologic concentrations selectively generates ascorbate radical and hydrogen peroxide in extracellular fluid in vivo. PNAS, 2007,21: 8749-8754.

[3] Kawamura T, Kusakabe T, Sugino T, et al. Expression of glucose transporter-1 in human gastric carcinoma: association with tumor aggressiveness, metastasis, and patient survival[J]. Cancer, 2001, 92(3):634–641.

[4] Kang J.H., Shi Y.M., Zheng R.L. Effects of ascorbic acid on human hepatoma cell proliferation and redifferentiation[J]. Zhongguo Yao Li Xue Bao, 1999, 20(11):1019-1024.

[5] Ou JW, Zhu XY, Yimin Lu, et a1. The safety and pharmacokinetics of high dose intravenous ascorbic acid synergy with modulated electrohyperthermia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stage III-IV 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J]. Eur J Pharm Sci. 2017, 109:412-418.

[6] Ou JW, Zhu XY, Yimin Lu, et a1. The safety and pharmacokinetics of high dose intravenous ascorbic acid synergy with modulated electrohyperthermia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stage III-IV 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J]. Eur J Pharm Sci. 2017, 109:412-418.

[7] Ou JW, Zhu XY, Chen PF, et al. A Randomized phase II trial of best supportive care with or without hyperthermia and vitamin C for heavily pretreated, advanced, refractory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J]. J Adv Res. 2020,4:175-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