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平凡下的光芒——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朱坤仪

|
字体大小 - | +

本期人物

平凡下的光芒——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朱坤仪
朱坤仪
中共党员
国务院津贴专家江门市名医
产科主任医师

朱坤仪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早上 5:30,闹铃准时响起。其实她早就习惯在这个点醒来,但调个闹钟似乎更稳妥些。

6:00,朱坤仪泡一壶铁观音,配一个包子或者馒头完成早餐。她从前爱喝牛奶,后来觉得冲泡奶粉很费时间,干脆换成浓茶,还提神。

6:40,她叫一辆车,准备出门。原来的习惯是坐公交车,后来遇上疫情,麻醉科的医生们帮她在网约车软件上设置了一个模板,一按就能定位到医院门口,她很快学会了,觉得挺方便。

7:00,朱坤仪准时到达诊室。此时已经有很多患者在门前排队。她本可以八九点才回来,却提早这么多,「不想她们等,辛苦」。

7:00 至下午 1:00,看诊,检查,开药,做手术。

下午 1:30 左右,朱坤仪点一个汤粉做午餐,有时吃一个泡面,她不讲究,对吃无所谓。如果上午的病人看完了,她能休息二十分钟,躺一下,人多的话继续看诊。

下午 2:00 至 5:00,看诊,检查,开药,做手术。

下班时间不确定,她要把今天所有的事做好,有时六七点才能完成。之后她又叫一辆车,回家。

朱坤仪的先生已经准备好晚餐,一荤一素。她至今未曾学过做饭,这双手要拿手术刀,要做妇检,要接生,不能太粗糙,因此家里长期请着保姆。这段时间阿姨不在,由老爷子接棒,做得也很不错。

饭桌上,老爷子的话最多。朱坤仪叫他「伯爷公」,「伯爷公」爱看中央台,每天像个尽心尽责的新闻传声筒:「今天开会习主席说,要构建起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为维护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朱坤仪边给他夹菜边说好。夫妻俩风雨同舟几十年,互相关心,和睦共处,携手至今。很多人要请朱坤仪吃饭,咨询的答谢的求事的,她本来就害怕应酬,加上老爷子不喜欢,能推的都推掉了,倆人窝在家,粗茶淡饭也自在。

吃了饭,看一会电视,还是看的中央台。朱坤仪就准备看书去了。她常年订着三本医学杂志,还有一些报刊。她觉得自己的知识有局限,要多了解医学界发生的新鲜事,哪个医生好,什么地方出了新药,有种技术又进步了多少。她读得很认真,标注,摘抄,记录,默默学习。

平凡下的光芒——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朱坤仪

晚上 10:00 左右,朱坤仪要整理资料。这些年她撰写了 80 多篇论文,到现在仍没停止。最近她在研究不同年龄段的妊娠结果,分成四组作比对,其中最重要的课题是「2016-2018 年 15-19 岁的孕产妇数量」,已经开始动笔。朱坤仪认为这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现象,涉及青少年教育问题。她曾经给一个小姑娘做剖腹产,这已经是她的第三胎,第一次当妈妈时才 17 岁。朱坤仪不从道德层面去评价什么,但「年轻人是国家的未来,她们应该去学习,去追梦,早婚很可惜」。她确实有些心疼。

凌晨 1:00,朱坤仪终于躺到床上去,要睡觉了。一摞摞文献就堆在床头,家里的书太多,两个大书柜装不下,有些用纸皮箱打包,常看的要放在顺手拿得到的地方。她的睡眠质量还算不错,但手机不能静音,遇上急救和手术,或者病人来电,无论几点和什么天气,「随传随到」。

她的每一天都来回在医院和家里,工作时间占据主线,看着按部就班,乏善可陈。也许有人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呀」。

可她已经 83 岁了。

平凡下的光芒——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朱坤仪

她是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最杰出的医生代表。从医 63 年,是江门地区最早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医务人员之一,获得中国医学界最高荣誉「中国医师奖」、全国计划生育手术万例无事故先进个人称号、全国卫生文明建设先进工作者称号、广东省白求恩先进工作者称号、广东省最美产科医师特别奖、广东省健康卫士荣誉称号、江门市首届「爱在江门」十佳人物称号,先后 16 次获江门市科研成就奖,平安助产超 20000 例,是江门市妇产科名专家、江门市名医。

她获得过这么多荣誉,救了这么多孕产妇,接生了这么多孩子,像是个光芒万丈的人,因此我们总把她「神化」。但你看,她的每一天,都过得这么平凡且辛劳。

她没有娱乐。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不爱打扮,也不怎么买东西,白大褂底下常穿的衣服是去卖布料的老店找人做的,50 块钱一件,透气方便,可以穿几年。

她不计较钱。9 块钱的粉,她一定要给 10 块。上下班路上,有些司机欺负她年纪大,故意绕路,她装不知道,遇上刮风下雨还给人家多递几十。看到门口的保安大哥值了一夜班,「很累的,站了这么久,我给点钱他们买水果吃」。她想请所有非一线的员工们吃饭,因为「默默无闻的,帮医院做很多事情」。地震山火,抗洪救灾,她都去捐钱,疫情也捐,捐了也不说。

她现在走路没以前灵光。有天夜里接到电话,产妇哭个不停,她叫人家别紧张,自己却心急火燎往医院赶,走到天桥上,一不小心滑了一下。她反复强调「我真的没有摔倒」,照了 X 光,没有骨折,但疼。中医康复科就在她的诊室对面,医生让她去做理疗,她说没有时间,这事也就耽搁到现在。她迈着很小的步子,稍弯着腰,走不快,医院里却好像到处都是她的身影。

她极谦逊。以前筹建医院时捐钱捐物的领导,给她送锦旗和照片的患者,关心她的上级和同事,对她好的人,她都一一记着。省里的专家医生,她慎重地拿一个本子,列好单位、名字和联系方式,遇到自己把握不了的病例,要给人家打电话请教,「我不想认识有钱佬,我就喜欢认识叻人,专业的人」。

平凡下的光芒——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朱坤仪

她会很自然地从衣袋里摸出两张纸,里面详细地记着近一个月来各个高危孕产妇的资料,时不时看一下,这是她多年的习惯。「这个明天就要来找我的;这个情况不好,但我不吓她,我从来不爱说吓人的话,我跟她说我们一起努力一下;这个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给她调了很久啊,下周应该准备生了」。

平凡下的光芒——江门市妇幼保健院朱坤仪

她不知道有多少人敬爱她,不知道有多少医生把她当成榜样,也不知道网上有多少夸自己的文章,公众号推文只要写到朱坤仪这个名字,总能收获正能量满满的大段留言。大家叫她「执妈」,争先恐后地说着她的事迹,「谢谢」两个字出现的频率,比她办公室墙上那些笑意盈盈的照片还要多。

她觉得自己幸运,「没什么家庭负担,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父母虽然不富裕,但家教严格,一家七兄弟姐妹,四个医生,其余几位在各领域都十分出彩,感情也一直很好。儿子从中山医科大学毕业,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她很自豪,「我们家没出过坏人,没做过坏事」。

有人问她已经这么有名望了,经济状况也好,还这么辛苦,图什么呢。说起来确实老土,但她真的「只希望孕产妇和宝宝都好好的,健健康康」。上面提到的那些荣誉,其实她很害怕,「高兴,但更怕自己做不好,愧对了这些,所以会更埋头去做,总想着怎么回报他们,但我什么都不会,只能做好医生这个工作,但凡经过我手的都能平安」。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朱坤仪,私以为没有比「赤诚」更合适。

跟她聊天真的很开心,采访完了,她扶着桌子站起来,声音不大但很诚恳,「我把你当女儿,说了很多心里话。谢谢,辛苦了,耽误你时间下班。我很高兴,今晚肯定能睡得好。祝你步步高升」。这是一个受多少人敬仰的老领导、老专家啊,但她就跟自己家里的奶奶或者外祖母一模一样,拉着你的手,唠叨几句,说说笑笑,真心希望你好,平和又温暖。

那天快六点的时候,饭堂有一个送餐的大姐来找朱坤仪复诊。朱坤仪略带抱歉,说因为在采访,刚刚已经看了 B 超结果,没什么大问题,药也开好了,能不能明天再跟她详细说。大姐说好的,正准备走,朱坤仪又把她叫住:「你不用来找我,钱我已经给了,你不要跑过来,明天我把药拿去饭堂给你——不要推辞不要推辞,你们很辛苦,我明天就拿过去给你,你记得等我啊」。大姐感激道谢走后,朱坤仪又扭过头来很认真地说,「她们真是很辛苦,这么热的天送餐到病床和办公室哦... 我明天早点拿给她,让她放心一点... 做医生,能帮人的就一定要帮呀」。

说最后这句话时,她的眼睛很亮,里面有光,暖暖的,是这么叫人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