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祝贺西交大一附院张玉顺教授团队可降解 PEO 入组圆满完成

9 月 23 日,在西安交大一附院张玉顺教授手术团队顺利完成了全国多中心研究临床试验的最后两例,以全国多中心研究第一名的病例数完美收官。2019 年 6 曰 4 日,在西安交大一附院,张玉顺教授手术团

9 月 23 日,在西安交大一附院张玉顺教授手术团队顺利完成了全国多中心研究临床试验的最后两例,以全国多中心研究第一名的病例数完美收官。

祝贺西交大一附院张玉顺教授团队可降解 PEO 入组圆满完成

祝贺西交大一附院张玉顺教授团队可降解 PEO 入组圆满完成

2019 年 6 曰 4 日,在西安交大一附院,张玉顺教授手术团队成功的完成了世界首例「完全可降解卵圆孔未闭封堵器植入术」随后,全国六家医院相继开展了多中心研究,包括中国解放军北部战区总医院、武汉亚洲心脏病总医院、等多家全国知名三甲医院。

其中交大第一附属医院作为牵头负责单位在经历了疫情的严峻考验张玉顺教授团队克服重重困难,最终圆满完成了 47 例临床试验项目,全部手术顺利,患者康复出院,并且有 13 位患者完成了半年以上的随访,无任何副作用及并发症发生。完全可降解卵圆孔未闭封堵器在经过各项评审后就可以和广大患者见面了,这一里程碑式的改变将为广大患者带来更多福音。

目前很多患者对卵圆孔未闭和可降解封堵器不够了解:

1、什么是卵圆孔未闭?它有什么症状和危害?

卵圆孔是房间隔中部的裂隙。胎儿时期,卵圆孔作为生命通道使血液从右心房流入左心房,维持胎儿体内血液循环。出生后由于肺循环的建立,左心房压力增高,卵圆孔会永久关闭。临床上,3 岁以后卵圆孔仍未关闭,称为卵圆孔未闭(PFO)。但是近 25% 的成年人可能终生卵圆孔不闭合。近年来的研究发现,PFO 和不明原因脑卒中、偏头痛等有较为密切的关系。研究认为 PFO 可以作为来自静脉系统「反常栓子」的通道导致脑梗死等。已有大量临床数据证实 10%—40% 的 PFO 与不明原因脑卒中的发生密切相关。中国每年至少有 15—50 万脑卒中患者是 PFO 引起。一系列研究表明,不明原因脑卒中患者,年龄低于 55 岁的 PFO 发生率约为 47—56%。通过 PFO 封堵器进行有效干预,能避免或减少缺血性脑卒中、偏头痛等的发生。

2、做什么检查可以发现呢?

很多卵圆孔做经胸心脏超声很难发现,需要做右心声学造影或经食道超声才可确诊。

3、什么是可降解封堵器?它和以前的封堵器有什么区别?

完全可降解 PFO 封堵器」运用先进专利新技术、新材料研制成功的可。降解封堵器在植入人体 12 月后最终降解成二氧化碳和水。该产品操作简单、安全、无害;避免了金属材质封堵器可能会引发心脏瓣膜损伤、溶血、致心律失常、心脏重构、主动脉心房瘘、心包填塞、镍过敏等。

4、封堵器多久会降解?降解以后原来的孔还会存在吗?

一般情况下人体组织修复生长需要 3-6 个月时间,因此待原有未闭的卵圆孔组织愈合后,可降解封堵器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随后便会慢慢降解。该封堵器植入人体后,可以为心脏的自身修复提供一座临时「桥梁」,并且能够在植入人体 12 月后最终降解成二氧化碳和水。

祝贺西交大一附院张玉顺教授团队可降解 PEO 入组圆满完成

张玉顺教授,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血管病医院副院长、结构性心脏病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

现任中国人体健康科技促进会结构性心脏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心脏学会主任委员,中国医药信息学会心功能学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分会委员,中华预防医学会循证预防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西安医学会结构性心脏病学会主任委员,《心脏杂志》副主编,《中华心血管病杂志》、《中国医师进修杂志》、《临床军医杂志》和《中国循证心血管医学》等杂志的编委。

主编专著 8 部,参编专著 10 部,发表学术论文 150 余篇。主持陕西省重大科技攻关项目、自然科学基金多项,参与国家科技攻关计划 2 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1 项。陕西省科技进步奖及军队科技进步多项。

 

图片来源: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推荐阅读

点赞 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