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退休罹患非小细胞肺癌,纵膈淋巴结转移 Ⅲc,他向带癌健康生存迈进

J 先生年轻时是一位油漆工,并且有抽烟史。2019 年底被诊断为「非小细胞肺癌,中央型鳞癌,纵膈淋巴结转移Ⅲc」。本该享受人生晚年幸福生活时却不幸罹患晚期肺癌,幸运的是,J 先生的家庭没有被噩耗吓退,

J 先生年轻时是一位油漆工,并且有抽烟史。2019 年底被诊断为「非小细胞肺癌,中央型鳞癌,纵膈淋巴结转移Ⅲc」。本该享受人生晚年幸福生活时却不幸罹患晚期肺癌,幸运的是,J 先生的家庭没有被噩耗吓退,陪他走过每一个治疗阶段。

初步治疗

起初,J 先生在当地一家医院接受了 2 次序贯化疗和放疗,出现气胸和皮下气肿,后经过相应的治疗痊愈;又使用 K 药进行免疫治疗,因疑有免疫性肺炎,未继续第二次用药,治疗情况并不乐观。

J 先生和其家人在与病友的交流中,了解到了其他治疗可能,如:手术治疗、靶向治疗等。但 J 先生也知道,并不是所有治疗方式都能对他适用,在癌症面前,每一个选择都事关生命。对于他的病情,到底能够用手术治疗/靶向治疗吗?原先的治疗方案是否可以延续?是否还有其他的新疗法?

J 先生得知了圆和医疗能够提供国际远程多学科会诊服务-联合国内外多个肺癌专科专家联合提供治疗咨询,据说英国在肿瘤治疗的药物研发和应用具有丰富的经验,且治疗费用也相对美国低了许多。病情刻不容缓,带着对生命的希望和对治疗方案的诸多疑问,J 先生一家立即联系了圆和医疗。

开启海外多学科会诊(MDT)

圆和医疗不同于其他国际转诊的中介机构,是专业的医疗机构,与国内多家三甲医院及其专家深入合作。国际多学科会诊服务将安排国内专家做为首诊医生,为病人把关匹配最佳的海外资源并与海外专家共同探讨病情。国内首诊医生身处行业内,对国内外的知名专家及其擅长领域了然于胸,不用担心找不到对症的海外专家,也不用担心医学术语的沟通理解存在偏差。

根据 J 先生的病史和影像资料,首诊专家推荐了由英国皇家布朗顿医院&哈尔菲尔德医院、英国皇家马斯登肿瘤医院、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及国内三甲医院的专家组成多学科会诊团队:包括一位病理学家、一位放射学家、两位胸外科医生、一位医学肿瘤学家、一位临床肿瘤学家组成和两名呼吸内科专家。

首诊专家介绍:英国的这三家医院有紧密的合作,其肺癌多学科会诊团队非常成熟,具有很多相似病人的治疗经验,在过去接待了大量的中国病人都达到了 cancer-free(就好像慢性病可以带病生存,肿瘤患者也有望达到这种理想状态)。同时,它们也是圆和医疗官方合作的三家英国医疗机构,此次的多学科会诊专家中也有英国圆和的医生合伙人。

退休罹患非小细胞肺癌,纵膈淋巴结转移 Ⅲc,他向带癌健康生存迈进

国际多学科会诊治疗方案

针对 J 先生及其家属的问题,国内外专家展开了 1 小时的多学科会诊后给出了咨询意见,并在国内专家的帮助下为 J 先生进行了答疑。

1、根据最新一次 PET/CT 检查结果,肺癌的临床分期是否可以降级,并因此是否有可能实施部分切除手术?或者是否有可能在进一步辅助治疗之后再行手术治疗?

专家意见: 通过对病史资料和 DICOM 影像资料的判断,肿瘤分期由 IIIC 降级为 IIIB(cT3N2M0)。手术尽管在技术上是可行的, 但迄今为止的临床证据表明,左侧肺门及纵膈淋巴结还有活性,转移性不能排除,如果现在做右侧肺癌根治手术,并不能摘除左侧胸腔内的淋巴结,会影响手术效果,且肿瘤有可能复发。另外,如果现在实施手术,康复时间会很长,而且大的创伤也会降低免疫功能,甚至加剧肿瘤发展,反而不能获益,因此建议等化疗或者免疫治疗后将左侧淋巴结缩小到可接受水平或者阴性,再考虑手术治疗。

2、已经完成了总量为 DT 60 Gy/30f 的放射治疗,未发生骨髓抑制或脊髓、食管或心脏等损伤,是否有必要继续进行放疗?

专家意见: 患者已经在一个区域接受了 60 Gy/30f 的最大剂量,进一步放疗会发生骨坏死和有更多并发症的风险。

3、已经实施 2 次以铂类药物为基础的两药化疗,未出现明显副作用,亦未出现骨髓造血功能抑制。是否需要继续化疗,或实施新的化疗方案?

专家意见: 患者目前已经做了2个疗程顺铂+紫杉醇;1个疗程卡铂+紫杉醇,仅有轻微肺炎的副作用;建议再做3个疗程的化疗(铂类+紫杉醇),做满1个周期。然后再维持治疗。维持化疗的方案更换为:培美曲赛+紫杉醇。并观察肿瘤对化疗是否进一步应答。

4、相关癌基因检查未显示突变,是否有可能尝试性地使用靶向药物治疗?

专家意见: 基于患者最新的组织病理诊断和多个突变基因检测结果,尤其是作为鳞状细胞癌,没有必要考虑靶向分子治疗。

5、实施了一次 K 药免疫治疗,但因疑为免疫性肺炎而未进行第二次免疫治疗:(1)是否的确存在免疫性肺炎?(2)无论存在与否,是否有必要以及是否能耐受继续的免疫治疗?(3)组织 PD-L1 基因检测显示「不表达」,是否值得继续尝试免疫治疗。

专家意见: 患者接受了一剂免疫疗法,他的 PD-L1 状态为不可测,因此可以进一步作免疫治疗并密切观察是否进一步发生免疫疗法相关性肺炎。如果肺部相关炎症吸收恢复良好,一般情况进一步改善,则可以尝试从 100 mg Keytruda 剂量开始继续尝试行免疫治疗。但在免疫治疗期间需严密监测肺功能及胸部 CT 等表现。根据病人的耐受程度,也可以化疗与免疫药物联合治疗。如果是免疫相关性肺炎的恢复期,抗生素可以考虑停用。

圆和医疗首席医疗官亲自主持、并与圆和胸外科医生作为中方专家携手,与英方多学科专家一起进行国际多学科会诊,给患者制定了全球最新的个性化治疗建议, 患者非常惊喜。由于疫情无法去海外就医,患者在当地医院严格按照国际远程会诊方案实施治疗,2 个月过去了,患者病情很稳定,肺部肿块得到很好的控制,有望向更远的 PFS(无进展生存)方向前行。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