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苗建亭:留住记忆的人

|
字体大小 - | +

走进大兴的军大人 043 号:

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 苗建亭

标签:斗士 探索者 沉稳内敛

苗建亭记不清 83 岁的王老爷子是他接诊的第多少个患者,但他清晰记得,与老人第一次见面已是 20 年前,是自己从医生涯中治疗时间最长的患者。

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苗建亭:留住记忆的人

20 年时间过去,老爷子从花甲之年到耄耋老人,苗建亭从一线医生到医学博士,在老年性痴呆-阿尔茨海默病(文章以下均简称 AD)领域探索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为研发新防治 AD 药物提供了新的药物靶点,研究证明桑色素是一种多靶向、多靶点治疗 AD 的新型药物,在国内统计源期刊和核心期刊发表研究论文 40 余篇,在国际期刊发表 SCI 论文 26 篇……

但即使在如此卓越的研究成果和医术「加持」之下,苗建亭仍然无法阻止老人记忆的逐渐消逝。

医学对 AD 领域的探索,目前还无法达到治愈水平,但只要及早发现、及时治疗,就能有效延缓进程。这是苗建亭作为一名神经内科医生,在 AD 领域勤恳耕耘数十年,坚持研究、治疗的意义和动力所在。

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苗建亭:留住记忆的人

苗建亭,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在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从事神经内科临床医疗、教学、科研工作三十余年,被患者称为「斗士」。这个称呼很贴切,他就像一位锲而不舍的「斗士」,张开双臂,挡在疾病面前,进行一场没有期限的「拉力赛」。

1与患者:君子之交淡如水

王老爷子远在美国的大女儿,每次回国,看着逐渐忘记自己的父亲,都会悲从心起,忍不住泪眼婆娑,父亲看着眼前的「陌生人」,更是一脸茫然。

作为 20 年前开始诊治的一线医生,苗建亭见证了老爷子 20 年来的点滴变化。「刚开始那几年,你问他早上吃了什么饭,虽然回答不全,但还能答得上来。慢慢地,老人开始不认识我,最后,儿女也变成了『陌生人』。」

「和婴儿的发育正好相反,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记忆是一点点退化的,症状只会越来越严重,记忆完全消逝在所难免,竭尽所能与病魔抢夺记忆,让它们慢点蚕食脑海中生活的点滴,这是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

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苗建亭:留住记忆的人

面对患者病情的变化,从医三十年,接诊过无数 AD 患者的苗建亭,早已不再是起初那个受情绪影响的年轻医生,如今,成长为成熟学科带头人的苗建亭,对 AD 的认识越是深入,就越能理性地认识到,温和积极的医治患者,工作之余的孤独钻研,尽心尽力的带教学生,是医者仁心的另一种表达,也是更成熟的表达。

成就卓越的人,有耀眼灿烂的才华横溢者,就有水波不兴的沉稳智慧者。苗建亭属于后者。

与苗教授匆匆几面,他待人谦和有礼,沉稳内敛,给人最明显的感觉是——非常稳定。稳定,当然与他的性格不无关系,但更多的,是沉淀三十年丰富临床经验和领域内走在学术最前沿的自信使然。

「阿尔茨海默病不会致命,致命的是它的并发症,和它导致的一些其他危害。」因此,苗建亭一再强调,AD 患者的治疗,除了医生,家属配合非常重要,需要加强对患者的日常照顾。

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苗建亭:留住记忆的人

苗建亭诊治的 AD 患者里,有坚持 5 年的,有 10 年的,还有不乏像王老爷子这样 20 年来持续与病魔对抗的人。苗建亭能做且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心竭力地治疗。

没有哪个病种的医生像苗建亭这样,与自己的 AD 患者,经历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相处,「相忘于江湖」成为最终的宿命。大有点「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意味。

2 学术探索: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

自 1991 年从第四军医大学毕业,苗建亭服从分配,来到了唐都医院神经内科。与此同时,我国 20 世纪 90 年代开始了对 AD 的研究,在老师的带领下,他选择投身这片「学术蓝海」。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一干就是近 30 年。苗建亭不忘打趣,与神经内科建立了「亲情」的羁绊,就像两口子过日子一样,谁也离不开谁。

2003 年,苗建亭在美国纽约州立 Stony Brook 大学医学院进行留学深造,两年的留学经历,使他对神经内科的认识更深刻,视野也更开阔。

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苗建亭:留住记忆的人

如何判定患者的老年痴呆-阿尔茨海默病程度?

苗教授介绍,在医学上会借助很多手段来确诊 AD,包括磁核共振、日常生活能力评估以及简易智力状况检查。

通过简易智能量表评定,从思维能力、计算能力、方向辨别能力等综合性的评定,比如,计算 100 减 7 等于多少,如果能答对,就能拿 1 分;比如,告诉患者皮球、钢笔、钟表三个词,5 分钟后让他再次复述一遍,如果能答对,就能拿 1 分;比如,画六边形图等等。

然而,这些正常人看似再简单不过的问题,AD 患者却无法给出正确的答案。

「生活中,家属还可以通过患者的自理能力来判定。观察能否自己吃饭、洗漱、穿衣等,具有最基本的生活能力。」苗建亭提醒,「如果自理能力出现问题,病情就到重度了。」

此外,苗建亭还总结出了对这些「老小孩」的日常照顾和治疗方法:

一是,药物干预,虽然没有根治的可能,但可以延缓病情发展的速度;二是,子女照顾时,尽可能选择在熟悉环境下,不宜更换住处,这样有助于提高患者的生活能力;三是,外出时要注意,重症患者已经丧失了方向感,一定要有家人陪同。

目前全球至少有 2500 万 AD 患者,并以每 6 秒钟一位的速度新增。患病后,记忆会逐渐消退,在患者脑海中,家人会慢慢的变成熟人,变成可能认识的人,直到完全淡忘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活着的每一天,都意味着失去。

随着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严重,AD 预期患者数量逐渐加剧,苗建亭有些担忧,在更有效的治疗手段出现之前,AD 患者仍是一个家庭不能承受之重。

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苗建亭:留住记忆的人

珍贵的记忆、经年的阅历、自理的能力、做人的尊严……,在失去生命的终局之前,一切都毫无留恋地从指缝间溜走,他们攥紧了拳头,却什么都留不下。

慢性意味着坚持,这是一场耐力与毅力的考验,更是一场心理的修行,无论是对患者,还是对医生。

但也正是有了像苗建亭这样的医者,几十年如一日的战斗在诊疗一线,对病症的不断探索与尝试,才有了有效延缓记忆消退的治疗方法和药物,才有了为 AD 患者找回记忆的希望。

医学对一个病症的探索,比想象中更艰难曲折,但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目前全球对 AD 的探索还处于初级阶段,苗建亭有理由相信,无论是找到更有效的治疗技术,还是完全攻克,都应充满信心。

3 学科布局:内外交叉,一体化治疗

一个点上的卓越,也是一个人整体综合素质过硬的证明。

相比在 AD 方向上的成就与耀眼光芒,苗建亭也是一位优秀的神经内科医生,一位成熟的学科带头人和科室主任,一位出色的老师和科研工作者。

苗建亭曾担任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神经内科三病区主任 10 余年,积累了丰富的科室管理经验。先后负责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全军医药卫生科研基金课题、第四军医大学「科技创新」基金课题、陕西省自然科学基金课题等 10 项科研项目。2007 年荣立「三等功」1 次、2009 年获解放军院校育才奖银奖、2010 年入选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精英人才培育资助计划」……

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苗建亭:留住记忆的人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随着医学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优势学科群在医院建设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只有创建重点学科,才能实现医院与社会的共同发展,给百姓带去更大的福祉。

大兴继成立消化病院之后,2019 年 11 月筹建脑病医院,是实现神经内外科优势互补、融合发展,把学科做大、做强、做出特色的务实之举。

今年 3 月初,苗建亭来到西安大兴医院,担任脑科医院院长。

「在老百姓看来,不开刀的疾病去神经内科,需要开刀的疾病去神经外科。」苗建亭告诉笔者,「实际上,两个科室有许多交叉病症。不能单纯粗暴的去做分划。」

综合判断,联合会诊,针对患者具体情况,根据神经内、外科各自优势评估如何治疗才能达到最佳治疗效果,才是科学指之道,也是脑科医院成立的初衷。

西安大兴医院脑科医院院长苗建亭:留住记忆的人

神经介入方面,两个科室都有不同的优势,神内、神外结合起来,可将患者再进行细分。比如碰见脑血管阻塞,首先判断可否静脉溶栓,不行再动脉溶栓,最后再选择取栓,通过三个阶段细化治疗方案,两个科室交叉融合,更有利于患者得到真正的一体化的治疗。

科室不断发展壮大的轨迹,不仅体现在多学科交流和人才培养方面,神经内科六大临床亚专业的细分,亦值得关注。

「我们科室设有不同的专业小组,在每个专业方向上都由副高级职称带头来带领一个亚专业组进行临床和科学研究。根据学科专业的发展方向,再将亚专业组细分为六个方向,即缺血性脑血管病,出血性脑血管病,脑炎,神经免疫性疾病,癫痫,眩晕和头痛。」

苗建亭告诉笔者,这六个小组相对独立,但是互相也有交叉,「我们安排进修学习、开会等都会根据亚专业方向,这样会使我们的亚专业发展的更快更好,也使年轻人更快的成长。」

来到大兴,更灵活的机制和更广阔的平台,展开拳脚,用自己学术冰山下的庞大积累,托起海面之上的大兴脑科医院,我们值得期待,患者们更值得期待!

通讯员:王秋阳、雷晓

责任编辑:刘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