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俞晶妮:那些奋战在隔离点和留观区的日子

|
字体大小 - | +

俞晶妮:那些奋战在隔离点和留观区的日子

讲述人:喻晶妮 萧山中医院十三病区护士,奋战在红山医学观察点、医院隔离留观区抗疫一线

火红的对联刚刚贴上墙,谁也没有想到,迎接 2020 年到来的却是一场牵动全国的疫情。在这个数字时代,各大媒体实时更新的消息,牵动着无数护理人员的心。随着湖北疫情的形势越发严峻,浙江省也启动了疫情防控一级响应,我明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打响了。

1 月 24 日,微信群有通知发出,护理部正在征召隔离病区第二梯队人员。我想了想,回复了两个字:我去。因为计划今年结婚,同事们都劝我慎重考虑,其实,我只是觉得,总要有人去的,那就让我去吧。看着身边忙碌的父母,我选择隐瞒,也暗暗窃喜今年没有把他们留在江西老家,让我少了一份牵挂。

俞晶妮:那些奋战在隔离点和留观区的日子

1 月 25 日,这天是大年初一,刚吃过午饭的我接到电话通知隔离病区要正式启用了,我跟爸妈急匆匆交代了几句,换好衣服便急忙骑车赶往医院。虽然做好了准备,却也没想到实战来得这么快。从未接触过防护服、眼罩、N95 口罩的我,经过指导终于完成了一整套的穿戴,正式接手了隔离病区的首个夜班。12 个小时里,我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收治了病区第一位由武汉返乡的大学生。下班拿掉口罩的那一刻,才发现脸上被压出了一串串的水泡。

俞晶妮:那些奋战在隔离点和留观区的日子

结束隔离病区工作的第二天,我接到了护理部电话,问我是否愿意前往抗疫隔离点驻点工作,虽然还不知道要去哪里,但我没有犹豫。习主席说:「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作为一名护士,在命令与责任面前,我无法说出拒绝。

俞晶妮:那些奋战在隔离点和留观区的日子

2 月 3 日,我开始了在红山集中医学观察点的工作。四栋三四层高的宿舍楼是我们每天工作的范围,没有电梯,距离也较远。我们的工作主要是一天两次的测体温、消毒、打水、送饭、处理垃圾。由于这里住着许多密切接触者,我们必须要全副武装。每天穿着隔离服不停地爬楼梯,对于半年前膝盖刚做过手术的我来说,实在有点困难。

俞晶妮:那些奋战在隔离点和留观区的日子

俞晶妮:那些奋战在隔离点和留观区的日子

对于疫情会人传人这一点,也不是不害怕。有一天,工作群里传来消息。103 房间的阿姨因腹泻、咳嗽送往医院被确诊新冠肺炎。而前一天,我还与她有过一段不短的对话。疾控中心连夜赶来对她住过的房间进行全面消毒。没过几天,确诊阿姨的女儿也因核酸检测阳性被疾控中心带走了,成为这里第一个无症状感染者。

住在 她们 隔壁房间,与她们有过接触的两位邻居,简直可以用坐立难安来形容,不停地询问着我们自己的检测结果。幸运的是,余下的所有隔离者都安然无恙地结束了隔离期,我们一直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3 月 5 日,经过一个月的奋战,我们终于迎来了红山医学观察点的关门。大巴车送走最后一批隔离人员,我亲手关上大门,整理好物品,回到医院。

俞晶妮:那些奋战在隔离点和留观区的日子

原以为抗疫之路到这里就结束了的我,却在 3 月 30 日接到通知,前往医院隔离病区上班。再次来到隔离病区,相比我在这里的第一个夜班,制度、流程、设备等等都更加完善,防护服的穿戴也更得心应手。这里的病人年龄跨度较大,也多有基础疾病存在,相比在红山,这里需要更多的细心与专业。在这里我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外科护士,而要以全科护士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俞晶妮:那些奋战在隔离点和留观区的日子

我有许多同事奋战在湖北前线,也有许多同学坚守在各地一线。相比她们,我做的其实多么微不足道。鲁迅说:「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如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 但我愿意一直做这样一只萤火虫,陪伴隔离病区直到疫情结束,再次亲手关上病区的大门。只希望,这次疫情结束以后,我们再也没有机会穿上防护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