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疫情期间,「工资一分不能少,医院不裁掉一个人」

3 月 27 日,上海寒风凛冽,普陀区略显陈旧的古浪路上,零星走过几位行人。上海德济医院橙红相间的门诊大楼赫然而立。3 个多月来,作为上海市疫情间为数不多保持开...

疫情期间,「工资一分不能少,医院不裁掉一个人」

3 月 27 日,上海寒风凛冽,普陀区略显陈旧的古浪路上,零星走过几位行人。上海德济医院橙红相间的门诊大楼赫然而立。

3 个多月来,作为上海市疫情间为数不多保持开放的民营医院,上海德济医院经历了多次「危机」和挑战。

在会议室见到院长郭辉时,他神采奕奕,全然看不出疫情期间连轴转带来的疲倦。白大褂下面着正装、打领带,好像昭示着一种硬朗的性格。  

郭辉为我们讲述了他在疫情期间经历的果断、揪心、紧张与欣慰。当然谈起这些时,他总用幽默来化解,显露出一种真诚而罕见的微笑。

疫情期间,「工资一分不能少,医院不裁掉一个人」

以下为郭辉院长的自述:

1 月 18 日,我要求订购两万个口罩 

1 月 10 日左右,武汉一些大医院的四位同学告诉我说有 SARS 后,我便开始关注疫情。我在网上看到一些报道和医生转发的帖子,那时候出来「毛玻璃肺」这样的术语和人传人的猜测。 

1 月 16、17 日,武汉那边不断有消息传过来,同学说很多医护人员都已经被感染,科室无法正常运转,这让我提高了警惕。

1 月 18 日,已经很晚了,我睡不着觉。我有一种很强烈的不详的预感,觉得这是 SARS,是传染病。

当晚我决定开一个小会,和大家讨论要不要储备物资。一是过春节;二是万一是传染病的话,物资是不能少的。我要订几万个口罩、防护服和隔离衣。 

大家对此产生质疑,不明白为什么要订那么多物资。

我说大不了退货,必须订,然后就自己拍板决定了。

疫情期间,「工资一分不能少,医院不裁掉一个人」

上海德济医院正门

摄影:史晨瑾

1 月 19 日到了 8000 个医用外科口罩,我感觉不太够,继续采购了口罩 20000 只、防护服 1000 套,一次性手术隔离衣 3000 套,防护镜 500 个。这些物资一直到 23 日全部到货,24 日想追加再进货的时候,整个上海都已经买不到了。

只有这五六天给了我们反应的时间。

千里迢迢连夜送来的武汉患儿,救还是不救?

物资刚刚储备好,考验就来了。

1 月 21 日 00:30 左右,我接到一个紧急电话,得知武汉市 120 急救车辆要将一位颈部脊髓损伤的高位截瘫患儿送到我们医院。

这一家三口是从武汉同济医院神经外科转来的。

我一听完蛋了,这个麻烦。同济医院是新冠肺炎爆发的重灾区,我有医生朋友在那里,他们 13 位医生护士被感染,神经外科要关停,这个是非常危险的。而且那辆 120 急救车当天在武汉拉过什么人都不清楚。

我赶紧起床,往拉杆箱里装了些东西来到医院。当时因为上海德济医院不是定点发热医院,所以我就上报区防疫中心,上报区卫健委,最后上级决定让我们就地隔离治疗。

由于院内还有 20 多位气管切开的危重患者,我要求全院升级为一级防护:把整个病区半层楼腾出来,作为隔离病房,专门收治武汉患者;1 个患者最多允许 1 个陪护;封闭 ICU,严禁家属探视。

天快亮的时候,急救车风尘仆仆地赶来。等他们抵达之后,我才知道三位医护穿的都是普通的工作服,一点防护准备都没有。我送给他们每人一套防护服和护目镜,送他们离开。

患儿刚来的时候,胸部呼吸肌肉完全瘫痪,纯粹靠挺起身子辛苦地进行呼吸。我们没有核酸检测的条件,就当 SARS 进行抗病毒治疗,上呼吸机,开刀手术。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孩子现在可以扶着床边走动,气管封住,呼吸机也撤掉了。

后来我们有了条件之后,给孩子做了 IgM、IgG 测试,发现他是有抗体的,也就是说他可能感染过,当时很有可能成为超级传播者,但我们切断了传播途径,进行多方面治疗,最后他被治好了。我们和他的家人都很开心。

如果孩子留在武汉,那真的,凶多吉少。

患者「碰瓷」,死于多器官衰竭,急诊封闭

我面临的第二次考验,也发生在深夜。

那天我走的很晚,从办公室经过急诊,就看到一个人拿着医保卡说:我只有医保卡,我没有钱,你们要给我看病。

我想都半夜了怎么还有人耍无赖,让值班的麦医生打 110 叫警察把他赶出去。

但麦医生是急诊科的主治医生,很有经验。他觉得此人不大对劲,脸色苍白。一番检查过后,发现患者双肺湿罗音,也就是肺炎,而且他已经发烧、咳嗽、咳痰三天了,是高度疑似患者。

然后我们赶紧给他看,结果一测血氧饱和度很低,只有 80 多了。我说,快点去地下一层做肺部 CT,结果到了肺部 CT 门口还没进去,人突然呼吸心跳全停了。先停的呼吸,然后停的心跳。

这就更害怕他是新冠肺炎患者,但已经没有机会做 CT 了。所以从地下一层又回到一楼抢救室紧急抢救。18 个人扑上去协调,给他抢救。

因为上了呼吸机,没有机会做 CT,只能边抢救边给区里防疫防控指挥部汇报。

他们说,你们要发个会诊单。我当时还有点生气了,这个时候发会诊单谁看呀。后来卫健委的领导紧急协调普陀中心医院的叶院长来帮忙会诊。普陀中心医院是三级医院,也是发热定点医院。叶院长说,患者可以转过去,但医院要预备出隔离房间来。

从 12 点开始,一直到通知我这个患者可以转过去的时候,已经凌晨五点多了。这期间病人呼吸心率又停过一次,我们又抢救过来,折腾了一晚上。也就说普陀中心医院从凌晨一点开始预备隔离间,弄隔离流程就弄了几个小时,按道理来说是发热定点医院应该早就有了。

患者转院后,我们整个急诊和地下一层的空间都被污染了,还有 18 个医护。我说,从现在开始封闭急诊,18 位医护不许出去。我给他们送饭菜、水果进去,大家都很恐惧、害怕。

这个时候要进行消毒。

凌晨三点,我和郭玉石医生以及两位后勤保障人员一起穿上防护服,背着喷雾器,进入这个空间,进行了完整的消毒,回来以后很仔细的把防护服脱掉,整个过程也五个多小时。

很遗憾,后来这位患者转院之后,死于多器官衰竭。他的核酸检测是阴性的,但是也存在假阴性可能。我们 18 位医护全部隔离回家,过了一段时间大家没有症状,就来上班了。

拉上一个半月的物资,援驰武汉

武汉市江汉区政府向中国非公医疗机构协会求助支援,因为当时国家调拨的人手不太充足。

2 月 4 日,中国非公医疗机构协会联系到我们,我们就在上海市率先组建了社会救援队。

疫情期间,「工资一分不能少,医院不裁掉一个人」

中国非公医疗机构协会商请协助武汉援助函

当初上海市报名的还有另外两家民营医院,不过后来渐渐没有了下文。

因为其中一家是莆田系医院;另外一家民营医院没有急诊和重症团队,也没有医疗物资,遂作罢。

得益于我们医院平时急诊重症中心的学科建设和充足人手,我们最终建立了一个由 6 位医生组成的医疗队。

他们与三位后勤人员带着两车一个半月的物资援驰武汉。

物资大概有两万多只口罩,五千多套防护服,一千多副护目镜,相当于把医院一半多的物资都带走了。这些物资还是比较值钱的,如果上黑市上卖,那就真的要翻好几倍了。

2 月 14 日,他们抵达了距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武汉市红十字医院。这家医院床位不到 400 张,但是去的时候,一天就已经接诊到 1300 人了。那里的医生护士接近 1/3 被感染,人手及其短缺。

一线的情况完全超出了想象。比如说,当时刚去的时候我们缺一台呼吸机,问本院的医生呼吸机在那里?他们回答说:不知道,你自己到走廊上去找。

走廊里堆满了全国各地捐来的物资,我院医生就到走廊扒拉扒拉,抓着自己要的东西就去用。

他们的状态和打仗时候一样。每天九、十点钟上班到晚上七点钟,不能喝水、不能吃饭、不能上厕所。

武汉市红十字医院临时改了 ICU,没有空调,需要开着窗子通风,非常冷。但防护服密闭不透风,里边非常热。外冷内热,护目镜就会起雾,看不清操作。他们就使劲甩头,把镜片上的雾珠甩掉再去操作。

所以那个时候抽血都变得很难,因为看不清。所以这考验,不是平时想象得到的。

疫情期间,「工资一分不能少,医院不裁掉一个人」

上海德济医院援助武汉医疗队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在我们重症监护室里 90% 以上的患者都能治好的,去了那里以后,不管多么努力,最后大多数患者就抢是救不过来,这个时候感受到的挫折感非常强。

我每天都会和 6 位医生联系。那时我的睡眠已经完全颠倒了,白天忙于医院本身的运转和武汉救援队的跟进,晚上会和巴西、美国的朋友联系采购物资。作为院长来讲,我的压力非常大,如果我们的医护感染了,我怎么和他们的家人交代?所以我很焦虑,我一个月瘦了 8 斤。

门诊急诊照常开放,工资一分钱不少

上海德济医院承诺,疫情期间不辞退任何一名员工,按时发放工资。我们所有年龄大的老专家,怀孕期、哺乳期的员工,疫情期间不允许上班,工资一分钱不少。

我觉得在疫情期间,民营医院正常的反应是关闭一些科室,甚至关掉整个医院。

因为病人很少的情况下,开放着医院,所有的成本都在支出,还要大量的防护物资,亏损是很严重的。

但是如果前期做好了准备,此刻还是应该担下责任。我们医院是以脑科为特色,患者来自全国各地。在疫情最紧张的时候,还有武汉的病人赶到上海看病。那些一天发癫痫 200 次的患者,他在家里是待不住的,这个时候感染对他来说都是小事儿,到医院看病才是第一要务。

如果关停医院,患者就走投无路。所以我们考虑更多的是让患者能找到地方看病。虽然要进行新冠的排查,但是我们这里会继续开门,为患者看病。

一月份其实我们比去年还略有增长。

但是二月份,国家各个地方封城封村封路,绩效就很差了,这没办法。但是这个时候病人少,我们腾出时间精力来,承担了很多的社会责任。

三月份到现在情况越来越好,我们现在病房里有接近 300 个患者住院,我们也做了很多脑外科手术。

我相信,我们医院会在四月份恢复正常。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