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1 月 14 日,离春节不到两周,深圳市疾控中心病原生物研究所(简称「病原所」)沉浸在即将到来的节日气氛中,有的人准备回老家和父母团聚,有的人期待着春节的出国...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1 月 14 日,离春节不到两周,深圳市疾控中心病原生物研究所(简称「病原所」)沉浸在即将到来的节日气氛中,有的人准备回老家和父母团聚,有的人期待着春节的出国游,有的人准备回老家看「留守」的孩子……

中午 12 时 40 分,病原所接到任务。

「拿上工具,两点半到市三院,有两个病人要检测。」

该所呼吸道病毒监测与检测组的三位成员赶紧行动起来,主任技师房师松、副主任医师武伟华拿了工具就出发去采样,组长彭博「留守」,他赶紧进入实验室做好准备。

在市三院的负压病房内,穿着防护服的房师松、武伟华见到了两名患者。

患者是 60 多岁的老夫妇,他们都在 12 月底从深圳去武汉探亲,1 月 4 日才回来,夫妻俩相继发病。此时,老太太状态不错,但老先生稍显疲惫。

采样需要将棉签深入到患者的喉咙深处,这会让患者不舒服。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房师松安慰老人:「你们宽心,我们赶紧采样,尽快确认,争取在春节前可以让你们回家过年。」

在房师松的印象中,这对老人很有涵养,即使采样难受,还是不忘在采完样后和他说「谢谢」。

回到实验室已是下午 4 时多。他们三人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戴上 N95 口罩和防护镜,在 P2 生物安全实验室内,采用国家疾控中心下发的第一批试剂盒,开始了检测工作。

18 时 50 分,两份核酸检测结果都显示阳性。

23 时 45 分,广东省疾控中心做的基因测序复核也是阳性。随后,样本被送到中国疾控中心。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广东省第一例、第二例「新冠」病例就这样被正式确诊。

经历过 SARS、H5N1、H7N9、MERS 等疫情,房师松已是传染病检测的「老司机」,他直觉这次又是一场硬仗,给两位同事打「预防针」:「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话音刚落,第三例就来了。晚上 7 时 30 分,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送来第三份疑似患者的样本。检测结果为「阳性」。

为保证准确性,深圳市疾控中心领导要求再次前往医院第二次采集样本。15 日凌晨 2 时多,他们收到样本后立即检测,凌晨 5 时许,检测结果出炉,还是阳性。

24 小时之内检出三例阳性样本。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也正是这三例样本,正式打响了深圳市疾控中心实验室的新冠肺炎战疫。

这个「存在感极低」的实验室,在一夜之间走进市民的视野——

从疑似患者到确诊患者、痊愈患者,从密接者到解除隔离……

自从广东省疾控中心正式将病毒筛查的确诊权限下放到深圳市疾控中心后,这里是深圳市唯一的核酸检测确诊实验室,新冠病例的「终审法院」。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1 月 26 日(大年初二)凌晨,载有 6222 人的「歌诗达·威尼斯」号邮轮在寒风冷雨交织中,缓缓驶近深圳蛇口太子港。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凌晨 6 时,房师松、武伟华接到电话:马上出发去邮轮上,为船上的 13 位发热乘客采集检测样本。

出发,登船,走楼梯爬到邮轮各个角落为发热者采样,立即赶回实验室,到检测结果出来,已经是下午的 17 时 38 分。

整整一天,在实验室的「判决书」出来前,邮轮上的 6222 人谁也不能下船,游客急得直跺脚,去服务台投诉的人越来越多。岸边的应急指挥部也急死人了,不断给房师松打电话。

吃瓜群众都想问——

大哥,那么人等着,你们就不能快点吗?

还真不能!

因为检测结果事关重大,必须保证准确性和安全性,这个实验室绝不能一味求快,反而要强调「慢」和「稳」。

从分装样本、提取 RNA 到配置试剂,整个检测程序大概需要 2-3 个小时,加上等待结果、数据读取和分析,整个过程或要持续 5-6 个小时。

这一过程需要两个人在实验室内配合,一人专心做检测,一人要及时进行消毒,两人相互配合提醒,保证安全性和准确性。

「以打开样本为例,这需要在生物安全柜中进行,动作必须要稳和慢,保证气流平稳,动作幅度不能过大,连呼吸也要平稳。」

——房师松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在这个实验室里,主任技师房师松是有着超 20 年工作经历的实验室「老司机」,彭博、武伟华也是身经百战,他们是被业内人戏称为「黑手」的老手。这些年的甲流、H7N9、H5N6 检测等,都出自他们之手,但也恰好说明他们身经百战,经验老道丰富,做出的检测结果让人信服。

在这次疫情中,为避免「假阳性」或「假阴性」,他们每次至少使用两种试剂盒同时进行实验。

在深圳「邮轮事件」中,13 位发热游客的核酸检测就采用了「双机+双剂」同时检测,最终,两种试剂,两台机器出来的结果一模一样,13 位游客的核酸检测结果都为阴性。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检测绝非全靠机器和试剂,「老司机」的经验相当关键。

彭博说:「有些样本病毒含量很低,结果可能是阴性的。我们会根据经验,再换一种试剂,或重新给病人采样,再次进行检测和判定。」

再比如提取病毒核酸,也就是提取病毒的「身份证」,需要把核酸从吸附柱上吸收下来,加入洗脱液之后要静止一分钟,让核酸充分从吸附柱上洗脱下来,「这是说明书上没有的,如果没经验,可能在这一步上功亏一篑,影响核酸的提取效率。」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实验室的检测员是直面病毒的人,和新冠病毒的距离可能就是一层玻璃窗。

虽然每天与病毒「亲密接触」,他们却觉得很轻松,因为,严密的防护早已让他们「百毒不侵」。

实验室操作台上放了数个喷壶,里面装满了 75% 的酒精。每个步骤操作完之后,实验员都要把手套全部喷一遍酒精,再仔细抹匀。所以酒精消耗得极快,一天就需要 7-8 瓶。 

除常规的酒精消毒之外,每天还要为实验室进行紫外线消毒,房师松说,每天实验结束,他们要用过氧化氢发生器将整个实验室都仔仔细细清理一遍,不让病毒有任何藏匿空间。

既是检测员,也是清洁员。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刚开始,深圳的日检测样本量有十几份,到春节前几天,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凶猛,样本量井喷,每天有上百份的样本。房师松、彭博、武伟华等人干脆住在单位,彭博和妻子在同一单位,可在那段时间里,两人都没机会见面。在初期,因确诊程序要求,单位司机需每天跑广州往省疾控中心送样本,他感慨道:「平时不觉得实验室有多忙,这次终于见识到了。」

幸好,病原生物研究所其他组别的同事提前结束假期加入「战队」,核酸检测战队扩充至 12 人,实施 24 小时 4 班倒制度。不久,艾滋病防制所、卫生微生物检测所的同事也加入检测团队。

有同事去看望他们,房师松脱下防护服、口罩和眼睛,脸都是黑的,把同事吓了一跳。

「说!为什么每次病毒检测都这么慢?!」

「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日期,生物钟只有白天和黑夜。」

截至 3 月 9 日,深圳市疾控中心已经检测了 7331 份新冠病毒核酸样本,共进行了 13218 项次检测,抗击疫情,他们功不可没!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