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一位曾陷入绝望的 TR188 航班乘客 给萧山发来了感谢信

来源: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授权转载 2020-03-11 09:01:01

|
字体大小 - | +

一位曾陷入绝望的 TR188 航班乘客 给萧山发来了感谢信

2020 年 1 月 24 日,大年三十,注定是一个让人难忘的日子。对很多人来说这一天印象深刻,对梅女士(化名)来说也是。那天梅女士乘坐着 TR188 航班抵达了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与其他 113 名武汉乘客一起在机场宾馆隔离观察。

到达宾馆的第三天,梅女士被诊断为新冠肺炎,几天后两位家人也陆续确诊住院。从焦虑无助到康复出院的喜悦,梅女士感慨良多,她专程写了一封信,回忆这段不寻常的经历,深深感谢在萧山期间帮助过她的所有人……

以下为感谢信全文:

护士的细心为我们赢得黄金治疗时间

1 月 26 日是我在宝盛道谷酒店接受医学隔离观察的第二天,早晨醒来,感觉头痛乏力,起床后用过早餐,又感觉精神好多了,所以没有太在意。当护士开始每日例行检查询问时,我随口回答她:「早晨起来头有点疼,吃过早餐后就好了,可能是有点低血糖吧。」但护士却警惕起来,赶紧问了我的体温。

「没感觉发烧,之前测过是 37.3℃。」护士不放心,又亲自给我量了一遍体温,体温计显示 38.1℃。她又问我半小时之内有没有喝热水,我否定了,她就让我赶紧收拾好随身物品,准备联系专车接我去医院做检查。

当时我不是很情愿,觉得新冠肺炎离我很遥远,人吃五谷杂粮,谁没点小病小灾,而且现在已经好多了,没必要再去做检查。护士耐心地给我做思想工作,「检查很快的,让专家看看也放心一点,相信我们萧山的医疗水平,没事的。」

后来,她怕我等车着急,还一直跟我保持联系,告诉我车子现在到哪里了,还有多久就到了。乘上救护车,车上除了司机只有我一个人,身在异地他乡的我透过车窗看着外面不断变化的陌生风景,心里有些不知所措的迷茫,还有对未知的不安。

一家三人都确诊了新冠肺炎

在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通惠院区,我开始了为期十八天的住院治疗。每每想起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我泪流满面,既有劫后余身的庆幸,更多的是对医护人员的感恩。

入院那天,我在住院部还没安顿好,还在宾馆的女儿也说有些不舒服,被送到了这里隔离观察。第二天早晨,姐姐也说自己有鼻塞的症状,但当时体温正常。负责送我到医院的护士说她会密切观察我姐姐的情况,一旦出现发热症状,也会马上送来医院检查。等到了下午,姐姐开始出现低热,护士果断帮她联系医院做了核酸检测。之后,我们三人都确诊了新冠肺炎,住院接受治疗。

一位曾陷入绝望的 TR188 航班乘客 给萧山发来了感谢信

他们为我们昼夜服务,负重前行

住院的这些天,医护人员总是时刻关注着我,他们尽最大的努力医治我,也付出全部的关心照顾我,陪伴我,鼓励我。

才入院时,我的症状很轻,身上没有什么特别不舒服的地方,有时还会在病房里原地跑一个小时,活动活动。看着医生给我开了那么多药,抗细菌的、抗病毒的,还有中药。护士昼夜不间断地观察我们的氧饱和度,定时给我们测体温、采血,安排我做 CT,我觉得太小题大做了,自己除了一点点低热,身体没有不适,为什么要吃这么多药?做这么多的检查?

后来我看到网络上有些病人因为没得到及时的医治,从轻症拖成重症的报道,我才理解了医护人员的慎重,明白了他们的苦心。此病病情变化快,早发现早治疗,才能避免悲剧发生。

一位曾陷入绝望的 TR188 航班乘客 给萧山发来了感谢信

住院一周后,我的症状开始加重,有一天晚上体温达到 39.1℃。那天陆续传来李文亮医生、红凌教授被新冠肺炎夺去生命的消息,我从一开始的盲目乐观转为极度悲观,加上姐姐、女儿也是确诊患者,我感觉整个人像被掏空了一样,有一座无形的、绝望的大山,压在我们一家人头顶上。我开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当班的护士收拾垃圾时,很细心地发现我倒在垃圾桶里的一整盒饭菜,急得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吃不下,我身上难受,心里也难受。她就激励我,要使劲吃,吃得好,营养跟上来,免疫力才强,才能打败病毒,康复出院。

每天护士来测体温的时候,都一遍遍地叮嘱我多喝热水。心神不宁的我常常忘了喝水,护士发现我杯子总是空的,提醒我总这样不喝水是不行的,监督我把水喝完。

夜深人静,我一个人对着手机发呆,护士巡察时发现了,就来催我早点休息,只有休息好了,身体才能更快地好起来。

治疗期间,每天要吃很多药,我头晕、乏力、失眠,胃不舒服,嘴里还泛着苦味。多少次我对着一堆苦药做思想斗争:苦药我不吃算了,这病太磨人了。想着想着,心里地绝望感又萌发出来。但看到护士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一听到铃响,就剑步如飞地跑进病房的身影,随叫随到,每天给我们发药送饭打水,总是耐心地观察我们的病情变化,我就想,我们病人生病难受,护士全幅武装地上班,需要照顾这么多人,比我们患者更难受。

有个年轻的护士给我扎针,呼出的气体蒙住了眼罩,影响了她的视线,她靠近我找血管,我听着她在防护服后沉重的呼吸声,那一刻我的心被深深地震动了。前几天一位军医面罩压得脸上都是印迹的照片爆红网络,很多人都觉得心疼。但其实只有你近距离地接触他们,看到他们如何工作,才能了解他们不为人知的辛苦。防护服和面罩一层层穿戴起来,是很闷热的。她们常常在这样闷热,甚至会呼吸困难、缺氧的状态下,精神高度紧张地工作,那滋味没有亲身体会过的人,很难理解。大家都是父母生、父母养的血肉之躯,我们病人天天躺在床上,接受他们的照顾,而他们为我们昼夜服务,负重前行。

我喝点苦药比起隔离病房护士们吃的苦,算得了什么?那一刻我下定决心,一定配合医生护士好好治疗,医生开什么药,我就不折不扣地吃什么药,护士们怎么嘱咐的,我就不折不扣地做好,我早一天把病治好出院,就减轻一分医护人员的负担。

一位曾陷入绝望的 TR188 航班乘客 给萧山发来了感谢信

治疗检查需要采集动脉血,看着护士戴两层手套,我心里一开始很疑惑:采动脉血是个精细活,戴这么厚的手套怎么采血啊?可护士们个个从容淡定,每一次采血都顺利完成,看着血液流进试管,我对她们佩服得五体投地,在她们身上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做一名合格的护士有多难,除了强烈的责任心、耐心细心外,更需要掌握过硬的专业操作技能。

医生为我们每个患者量身制定治疗方案。我们一家三人得同样的病,但每个人的治疗手段、用药量都不一样。我和其他出院的患者都为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水平点赞。

医生每天查房时,都问我哪里不舒服,我如实告诉医生,他就适时给我调整治疗方案。发现我思虑重,睡眠不好,医生给我开了安睡处方。药吃多了胃不舒服,出院时医院还贴心给我开了养胃的药。

医生们无声地安抚、照顾患者,把所有的责任压力扛在自己肩上。我问医生女儿和姐姐的病情时,医生告诉我女儿年轻,病症比我轻,姐姐症状与我差不多,都很快能康复,这让我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头,安心治疗。但直到出院时,清洁阿姨才告诉我,姐姐前几天有些呼吸困难,医生护士都很紧张,幸亏现在化险为夷。感谢医生对我报喜不报忧的善意,如果当初我知道姐姐是这种情形,又要着急上火,既不利于自己的恢复,也帮不上姐姐什么忙。

出院了,一切都好

2 月 13 日是我出院的日子,护士知道我是航班上来的湖北乘客,在杭州举目无亲,没有换洗的外套时,贴心地安排我洗头洗澡,帮我消毒衣服物品。离开病房的那一刻,回望那扇朱红色的铁门,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天天盼着出院,真等到出院的那一刻,我又舍不得离开这些精心救治我的医护人员,这些住院期间陪伴我时间最长的人。

2 月 19 日,姐姐三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本已符合出院标准,但又突发过敏,有一次体温又达到了 37.5℃,医生说必须治好过敏,体温连续三天正常才能出院,只要有一次不正常就要从头开始算,直至 2 月 24 日,经专家严格评估后,她才出院。

正是因为萧山第一人民医院对新冠出院病人高标准严格把关,从该院出院的病人复查目前无一例核酸转阳。我不知道医生为我们进行了多少次会诊,查阅了多少资料,我只知道医生的医术精湛,护士的照顾无微不至,我、女儿和姐姐两次复查结果都很好,我们一家人又恢复了从前的活力,吃饭香睡眠好,每天还可以进行一个多小时的中等运动强度的锻炼。

一位曾陷入绝望的 TR188 航班乘客 给萧山发来了感谢信

千言万语想说给你们听

在我们康复的背后,是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工作人员无数的付出。我也忘不了第一时间安排我们去医院治疗的酒店驻点护士,她的敏锐和负责为我们赢得黄金治疗时间;忘不了住院期间医生的倾心付出,护士的精心照顾;忘不了接送我进院出院的司机师傅,给病房一遍又一遍消毒的清洁工,带我去照 CT 的护工;还有从未谋面的检验科医生。

曾为在异乡生病而伤感,更为在杭州得到医治而庆幸,从发病到住院再到隔离点医学观察,每一个环节都有专人精心安排,处处为我们着想,病人求医治病不用操一点心,顺利治愈出院,我们是多么幸运!

隔着厚厚的防护服,我看不清为我们诊治的医护人员的脸,我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但你们的身影永远铭刻在我心里。我有一个心愿,待到疫情结束,所有人都摘下口罩之际,我想看清你们的容颜。如今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你们也许又将面对新的状况,奔赴新的战场,祝勇敢的逆行者们——白衣战士,平安凯旋!

你们守护着人民的健康,是新时代最可爱、最可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