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援鄂男护士陈士佳手记:我与新冠病毒面对面

3 月 2 日,太阳像是在捉迷藏,偶尔撒下点阳光。这是我来武汉的第 15 天,也是我负责采集咽拭子的第 3 天。伴随着「零感染,零死亡,零回头」等各类好消息,我...

3 月 2 日,太阳像是在捉迷藏,偶尔撒下点阳光。这是我来武汉的第 15 天,也是我负责采集咽拭子的第 3 天。

伴随着「零感染,零死亡,零回头」等各类好消息,我所在的汉阳体校方舱医院每天都有很多患者等待出院,而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必须间隔 24 小时连续采集两次咽拭子,而且两次核酸检测必须是阴性才行。

援鄂男护士陈士佳手记:我与新冠病毒面对面

「患者咳一咳,医生抖三抖,取一次咽拭子倒下一个人。」这是非典时期大家对咽拭子采集风险高的评价。时过 17 年,虽然医护人员的防护装备要比之前升级好多倍,但是被感染的风险丝毫没有减少。幸运的是,在我们清河县中心医院急诊医学科工作时,我就有采集咽拭子的经验,而这次队长能够在 80 名护士中选中我加入采集咽拭子的队伍,我更多的感受是参战的兴奋和骄傲!

援鄂男护士陈士佳手记:我与新冠病毒面对面

采集咽拭子的第一步是采取三级防护:两层隔离衣、一层防护服、两个口罩、护目镜、面屏、头罩、三层鞋套、三层手套。这一身防护装备穿下来,要比平时做护理操作穿的防护装备更多,而且穿上不到 10 分钟,身上闷出来的汗就打湿了里面的衣服。「就当蒸了个桑拿。」我和并肩作战的另一位战友经常这样打趣。

第二步就是要在雾气模糊的护目镜下采集患者咽喉的分泌物了。由于新冠病毒主要传播途径就是飞沫传播,而采集咽拭子需要凑近患者脸部,直面患者的口腔,接触患者完全开放的气道,与新冠病毒短兵相接。有不少患者都会因为棉签擦拭咽喉引起不适而干呕、咳嗽导致飞沫四溅。

援鄂男护士陈士佳手记:我与新冠病毒面对面

采集咽拭子就是每天我和病毒亲密接触的时刻,「做好三查七对,动作要温柔、再温柔!」每次取样时,我就会时刻提醒自己。即使这样,当棉签伸入患者咽喉部,轻轻拭擦吸附分泌物时,不舒服的感受也不能完全避免。病人却总是笑着说:「没事儿,你放心操作就行,我能忍住。」「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来给我做这个检查,太感谢了!」突然被患者安慰,我心里一暖:一直觉得作为医护人员,这些工作就是我们的责任,无关乎是否危险。经过三天的高强度工作实践,我已经顺利采集了 60 例咽拭子,而且有 7 例已经转阴性,即将治愈出院。好消息就像一股暖流滋润了心田,让我更有干劲儿了。

援鄂男护士陈士佳手记:我与新冠病毒面对面

距离 2008 年,我支援汶川地震救灾已经过去 12 年了,这次来到武汉,我似乎又回到了 22 岁的热血年纪,面对突遭不幸的患者,最多的想法是愿意把自己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工作中,让越来越多的人治愈回家,期待汉阳体校方舱医院休舱的到来。

听说武汉大学的早樱已经开花,也不知道它的花瓣是什么样子。希望今年疫情胜利告捷时,我们河北援鄂医疗队的队员们能一起到武大校园,在樱花树下记录这段难忘的救援记忆。

援鄂男护士陈士佳手记:我与新冠病毒面对面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