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武汉日记 |「虽然在打『游击战』,但我们的工作也有价值和意义!」

自从转到了新的方舱医院后,温州康宁驰援武汉的唐伟教授和刘志宏教授就更忙了。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整个医疗队内部越来越熟悉,有时,队员间的一点温暖情谊便会将所...

自从转到了新的方舱医院后,温州康宁驰援武汉的唐伟教授和刘志宏教授就更忙了。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整个医疗队内部越来越熟悉,有时,队员间的一点温暖情谊便会将所有工作带来的疲累一一击碎。

「只要有勇气、有爱心,每一个人都是『心理咨询师』」

回想前往武汉江夏区光谷日海方舱医院的那天,是两位教授第一次有机会与这么多的队友相处。

刘志宏日记:

昨晚十点接到指令,明天早上整个队伍「换防」支援江夏区。立即收拾行装,23:50 分又接到通知,我们省直组需要连夜将行李放在一楼仓库,以方便其他各地市组明天早上有计划地使用电梯。回到房间已经是凌晨 1 点钟了。

早上,匆匆喝一盒牛奶,与唐主任从 15 层楼梯下楼。4 台大巴车、2 台大型公交车列队等候着,以各地市为单位队员们有序地搬运着行李……我们被通知最后随省直组(指挥部)一起走。

很快,大巴车陆续启程,各组留下 2 名志愿者与省直组的领导、男队员一起将全队近 400 件各类物资装上两辆公交车。最后,我们 10 个「搬运工」都没有地方坐,只好坐在纸箱上。整整 2 个小时,虽然我们大都不相识,更没有机会露出真面容,但我们都有说有笑的,相互照顾,配合默契。

武汉日记 |「虽然在打『游击战』,但我们的工作也有价值和意义!」

武汉日记 |「虽然在打『游击战』,但我们的工作也有价值和意义!」

在与大家攀谈中,两位教授感受到队员这一周来的「郁闷」:由于方舱医院接诊的都是轻症患者,一些医护人员因此产生了「有劲没处使」的感觉……

刘志宏日记:

有一个队员是来自重症医学科的医生,他以为到了这里就会有「用武之地」,可连日来帮助建方舱、甚至去「打扫卫生」;进舱后,面对的都是「轻症」病员,不挂盐水、不需要抢救,总觉得自己没有为武汉做什么,没有出上力。

这时,车上的队员们你一言,我一语,都主动地成为了一个「抚慰者」。其中,一个队员的话让我印象深刻。

他说:大家更多地都在注意危重病员的抢救,是的,那很重要,那是在救命,降低「病死率」。但我们是野战军,打游击战,我们的任务是「扫荡」外围,是让「轻症」不转为「重症」,是让病源不传播、不扩散,确保更多人的健康。他们是「多对一」,我们是「一对多」,我们是在做大医学,是在预防。预防是控制疫情的关键,而且我们的「风险」一点也不会比别人小,我们的工作更有意义和价值!

他的一番「论调」,着实让很多队员对自己并非「轰轰烈烈」的工作又燃起了热情和十足的干劲。这就是「前线」,只要有勇气、有爱心,每一个人都是「心理咨询师」!

新的挑战已经出现

「进方舱,莫害怕……」新的一天,伴随着汤姆猫《进舱歌》的轻快声,又一批浙江省医疗队队员下舱了。

继上一次编写减压放松歌,受到好评之后,两位教授又特别为下舱队员编写了这个《进舱歌》,既是让大家放松,也是表达了自己对队员们的鼓劲与祝福。

武汉日记 |「虽然在打『游击战』,但我们的工作也有价值和意义!」
为了规范队员们下舱动作,更好地保障安全,他们还制作了一个上下班流程模拟示意视频

在光谷日海方舱医院的日子里,两位教授还特地开辟了「心理驿站」,为舱内人员科普心理小知识,解答一些常见的心理问题,还留下了联系方式,让有需要的人可以随时联系到他们。

需要心理援助的不仅仅是医护人员,还有患者。方舱医院内有大量的患者,如果当中出现精神障碍患者,在病情发作时失去自制力,损坏工作人员隔离服,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找出精神异常的患者也是两位教授工作的重中之重。

唐伟日记:

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我需要写一个快速鉴别患者是否精神异常的流程。方舱医院里的患者具有特殊性,我不能照搬平时的诊断流程,幸而有刘教授这个强大的后援。

我们俩反复思考、商讨,总共修改了 12 次才将这套诊断流程完成。在一次次的合作中,我们越来越有默契了。

以下是两位教授写出的诊断流程,他们也将这个方法教给了方舱工作的医护人员,一旦有患者出现异常情况,在场医护人员自己就可以进行简单判断。

如何快速甄别病员的异常行为(观察法)         

1

观察眼神:眼睛到处「移动」,或固定在某一方向、或人事物

2

观察语言:主动讲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或不幸的遭遇等

3

观察行为:做一些我们认为不正常的事情,或怪异行为,或较长时间不动

4

观察穿戴:穿衣打扮与所在环境不符,或特意打扮

5

观察睡眠:翻来覆去,或躺床不睡,或早醒,或半夜惊叫

6

观察走路:走路姿势怪异,或方向不断变化;

7

观察吃饭:不吃,多吃,或吃一些我们认为不能吃的东西;

8

观察情绪:唉声叹气,哭哭啼啼,或兴高采烈,夸夸其谈,或过于热情

今天是两位教授驰援武汉的第 25 天,想家的情绪在蔓延。但眼前还有需要他们安慰的医护人员、患者、离世患者的家属……他们不能走,也不能退。随着越来越多的患者康复出院,医护人员的担子轻了一些,但对于唐教授和刘教授这样的精神心理工作者来说,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