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 ⑧ | 「我不能穿着防护服倒下!」

来源:树兰杭州医院 2020-03-03 11:50:35

|
字体大小 - | +

「半个月,已经完成 14 人 31 例次的李氏人工肝治疗,不少患者治疗后心率、血压、氧饱和度都大幅度趋向好转,这一救治模式正发挥积极作用。」

来自武汉的好消息,振奋鼓舞人心,治疗初见成效,接受治疗的患者越来越多,这也说明着,正在前线抗击疫情的树兰白衣战士们,工作量与工作强度也增加了不少。

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只有刘元春一位专科护士长期从事人工肝治疗,为了能够让更多医护人员掌握人工肝治疗技术,抢救更多的危重症病人。刘元春除了日常治疗之外,还承担起了「现场教学」工作。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 ⑧ | 「我不能穿着防护服倒下!」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 ⑧ | 「我不能穿着防护服倒下!」

作为李氏人工肝驻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分队一员——刘元春,每天穿着防护服在治疗室一待就是八九个小时。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 ⑧ | 「我不能穿着防护服倒下!」

「那段时间工作强度大,培训时穿着防护服说话也很费体力,结果中午 11 点进隔离区后,大概下午 4 点左右,低血糖发作了!」元春说,她当时想起同事和她提起过,隔壁曾有同事在隔离间晕倒的情况,所以当时她心里就一个想法:自己不能倒,起码不能穿着防护服在隔离间晕倒!

最后,元春强打精神,咬紧牙关,坚持到顺利脱下防护服,回到缓冲间。

在武汉一线,为了节省一套防护服或穿脱防护服的时间,许多白衣战士们,都是连续几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的奋战。这件事也给刘元春提了醒,特别是在前线的抢救工作中,更要注意自己身体,只有强健的体魄才能去帮助更多病人。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 ⑧ | 「我不能穿着防护服倒下!」

除此之外,由于长时间戴口罩以及防护镜,许多医护人员脸上出现压疮也是不可避免的。于是,难得有了一张刘元春的正面照,脸上勒出的痕迹,被她自己调侃成了「百兽之王」——有次脸出奇得疼,等回到住处洗完澡一看,原来脸上压疮了。但是稍稍休息后,又要继续啦。

刘元春说,来到武汉只有短短十几日,她看到、听到、经历收获的感动,却数不胜数——生日那天,不论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我说「生日快乐」,给我鼓励加油;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 ⑧ | 「我不能穿着防护服倒下!」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 ⑧ | 「我不能穿着防护服倒下!」

树兰第二批援助医疗队抵达武汉,汤灵玲副院长和张园园护士长一起将捐赠物资送过去,元春陪同前往,在奋战一线见到携手战斗的同仁们,更是激动地要落泪了。

然而最多的感动,还是来自医疗队治疗的患者,他们的信任与肯定,是每一位白衣战士们坚守与奋战的动力。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 ⑧ | 「我不能穿着防护服倒下!」

与刘元春一起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张园园护士长,曾遇到一位患者,在密闭的负压病房里住了五天,使用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精神消极,一度感觉治疗无望,处于奔溃边缘,张园园护士长发现后,就上前告诉他,自己是来自浙江李兰娟院士团队的医疗组成员,李兰娟院士也已经进驻这所医院,随后护士长还向这位患者介绍这一疾病发生发展过程,以及他在接下来这段时间的治疗中,需要配合的地方。

在听完这些宣教后,患者紧紧拉着张园园护士长的手,转达对李兰娟院士的感谢,「然后他打开自己的手机,给我们看他手机里妻子与孩子的照片,还通过微信告诉他的家人:李院士和她的团队来了,看到希望了!」从那之后,张园园护士几次路过他病房门口,他都能隔着厚厚的防护服认出来,并竖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