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驰援日记】我在天佑:给父母的一封家书

武汉第三十四日。新的一月开始了,下夜班,给爸妈写封信吧。亲爱的爸爸妈妈:见字如面。我来武汉一个多月了,离开你们也一个多月了,想念你们,一如你们对我无时无刻的...

武汉第三十四日。新的一月开始了,下夜班,给爸妈写封信吧。

亲爱的爸爸妈妈:

见字如面。我来武汉一个多月了,离开你们也一个多月了,想念你们,一如你们对我无时无刻的牵念!

从除夕夜报名,以为正月初一就会赶赴武汉,一开始不想告诉你们,怕你们担心。直到初一下午 16:16 收到副院长章敏的通知,才知道当日不会出发,随时等通知,才拿起电话告诉你们。无论如何瞒不了你们的,因为每年初二都是回娘家的日子。电话那头明显感到了妈妈恐慌后的镇静:「去吧,你是护士长(呼吸科),你必须带头,我们也一直在看新闻,那里需要你们。」

因为随时候命,初二也不敢出门去看你们,于是你们在弟弟的陪伴下来看看我。妈妈,您的眼睛又红又肿,这一晚上你们肯定没睡好。那天中午在我家吃火锅,但我知道,你们和弟弟都没吃好。食不知味!

等待的日子我很焦燥,你们同样焦虑。初四下午我终于踏上了去武汉的路,电话那头您只说:「千万千万保护好自己!」

前半个月,您说不敢给我打电话,怕我分心,怕我在上班影响我工作,而我一开始因为工作无头绪和茫然也很少打电话,也怕你们太担心也不敢跟你们说太多。后来弟弟也回上海工作了。每天的日记还以为你们看得到,至少知道我平安。后来才知道,年初家里的网络断了,因为疫情停工停产没办法修理。你们只有每天看电视新闻了解我这边的情况。

2 月的前半月每天看到新闻里武汉每日蹭蹭上涨的确诊病例,你们一定担心坏了!本来睡眠就不好的妈妈,您肯定每天更睡不好了,信佛的您肯定每天在为我祈福!

那天《浙江卫视》放了电话采访我的镜头,几分钟后您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第一次在电话里泣不成声!平时电话里我基本只报平安,而那天电视里你们看到了我工作的状态,我化脓流血的鼻子。电话那头我也听到了老爸的抽泣。爸爸您是多么坚强的男儿,平时处事您永远荣辱不惊!我无力安慰!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又担心!

你们老了,头发已花白,身体大不如前,这样的年纪本是该让你们无风无浪,安享晚年了,可现在却让你们食不知味、夜不成眠,整日担惊受怕!实在太对不起你们了!

爸妈,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原来您们肯定以为差不多一个月我就能回去了,可现在疫情不结束,我们还不能回去。既然来了,我会不辱担当和使命,全心全意与病毒战斗!现在这里的工作相对稳定了,医疗团队的后勤保障很完善,我跟同事们相处很融洽,最重要的是我一定会做好防护,好好保护好自己,请你们放心!

萧山现在基本安全了,我和弟弟都不在你们身边,你们千万千万要照顾好自己!一日不回去,你们一日不放心。请你们再等等,相信疫情结束的日子不会太遥远了!等疫散花开,等我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抱抱你们!

——爱你们却让你们担惊受怕的女儿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