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⑬ | 「医生,我觉得有点冷!」

患者进行人工肝治疗后,亲手书写感谢词「感谢李兰娟院士团队」,与朱梦飞合影2020 年 2 月 29 日晚 11 点,树兰(杭州)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兼门诊办公室主任朱梦...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⑬ | 「医生,我觉得有点冷!」
患者进行人工肝治疗后,亲手书写感谢词「感谢李兰娟院士团队」,与朱梦飞合影

2020 年 2 月 29 日晚 11 点,树兰(杭州)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兼门诊办公室主任朱梦飞记于武汉。

关于照片的日记,Feb 29

今天是来武汉满一个月的日子,2 月 1 日我跟随李兰娟院士带领的浙江紧急医疗队抵达武汉,担任浙江紧急医疗队治疗组组长,负责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 ICU 和 CCU 重症监护室危重病人的救治工作。

我们将李氏人工肝技术应用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救治工作中,一个月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李兰娟院士提出「救治更多的患者、降低病死率」的要求,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检验科非常配合,协助我们团队获得了全院有关炎症因子的检测结果。

2 月 27 日,初筛数据时我们发现住在普通的病房的一位 62 岁患者白介素 6 指标达 198ng/ml,肺部 CT 显示病变面积已达 40% 以上,他正处于炎症风暴早期,需要行人工肝治疗,以阻断疾病的恶化。

与主管医生沟通,在患者知情同意后,我将人工肝治疗仪推进了普通病房,给患者做治疗。

树兰杭州医院援汉日记⑬ | 「医生,我觉得有点冷!」

治疗前,与患者「闲聊」,其实是做心理护理,消除他对新治疗的顾虑。

他告诉我一月份刚升级做了外公,几天前陪家人去医院看病传染上的病毒,自己平时很爱运动,身体也健康,当时检测结果出来,他还不相信自己得病,而现在连续说些话都感到费力了。

我边跟他聊天,边开始治疗,我听出了他言语中露出的害怕与沮丧,也看到他聊到 2 个月大的外孙女时,  眼里放出的光芒。

突然,监护仪发出了「嘀嘀嘀」急促的警报声,患者的血氧饱和度只有 85%,呼吸增快到 28 次/分,人工肝治疗仪的指标正常,测量患者的血压平稳。

「朱主任,我感觉有点冷。」患者喘气着说。

我拿了被子给他盖上,再为他重新做一个指氧监测,我看到他的手在颤抖,在碰触到我手的那一瞬,他用力握住了我的手,我没有避让,而是将我的另一只手也迎了上去,用双手将他的手捂在手心:「这样暖和些了吗?」

患者点头,喘着气说:「朱主任,没事了,我暖和一些了,谢谢。」

此时,他的血氧饱和度显示 86%,我带着双层手套,加上防护服内已全身被汗湿透,手套内的手也全是汗,平常敏感的手指当下也感觉不到他手掌的温度了,但我有理由判断,他并没有感到真正的暖和,只是客气而已。我没有松开手,三只手依然捂在一起。

3 分钟后患者的血氧饱和度到了 92%,「嘀嘀嘀」警报声停止了,患者的手也有力了些,我知道他现在是真的暖和回来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我问。

「好多了。」老王呼吸开始变得平静。

我准备放开手,但他用了力气再次握紧住我,声音哽咽:「朱主任,谢谢你,谢谢你们。」

那一刻,我感受到他手掌的力度攥紧了我的每一个细胞,这是患者与医者的彼此间真诚与信任;这是我从医 25 年的初心得到认可的激动,戴着眼罩与面屏我可以毫不掩饰的让泪水流淌......

感谢 2 月份多出的这一天,一个月来我第一次能够有时间坐下来记录一些文字给四年后的自己,告诉自己时间未蹉跎。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