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在 ICU 工作 26 年了,不去前线去哪里?

认真地给每一副护目镜涂上防雾剂,高春华一刻都没有空着,转身又仔细地检查起同事的防护用品穿戴,温柔的声音里满是关切。「来,转身我看下。」「进去前自己都对着镜子...

认真地给每一副护目镜涂上防雾剂,高春华一刻都没有空着,转身又仔细地检查起同事的防护用品穿戴,温柔的声音里满是关切。

「来,转身我看下。」

「进去前自己都对着镜子再检查一遍哦。」

「好,可以了,注意安全,加油!」

随后她戴帽子、口罩、护目镜,穿防护服,走进隔离病房,作为浙大一院重症监护室护士长,她抢救病人的同时还需要管住现场医生护士的安全。

疫情当前,这位参与过 H1N1 甲流、H7N9 禽流感和非洲埃博拉救治任务的白衣天使,和自己的团队一起,义无反顾地逆行隔离病区,投入到危重症患者的救治中。

「我毕业就在 ICU 工作了,26 年了,不去里面,我去哪里?」

我在 ICU 工作 26 年了,不去前线去哪里?

危重患者转运,她经验丰富

「滴滴滴」呼吸机发出警报声。

「停停停,病人咯血了,快!」穿着严密的防护服,高春华的眼睛却时刻紧盯着监护仪,稳住转运车,紧急开始抢救!

「好了,好了。」一顿精密的配合后,患者的生命体征逐渐平稳,医护人员快速将他送进转运通道。

这惊险的一幕发生在前几天的一个晚上,高春华正和同事们护送一位转运来的危重症患者到之江院区 ICU。

常人眼中几层楼的距离,在高春华他们看来,却步步惊心、险象环生。危重症患者的病情捉摸不定,变化往往就在一瞬间,转运途中会遇到什么,根本无法预估。

我在 ICU 工作 26 年了,不去前线去哪里?

高春华在监护室护理病人

接送新入院危重患者,护送患者做检查、做治疗,尽管这样的转运已经有过好几次了,每一次的预案都已经很详细,但有着多年重症病人转运经历的她深知:现场远比预案凶险,这样的转运需要她。

好在是有惊无险,晚上 9 点多转运顺利结束,而高春华的工作远还没结束,「今天出来还算早的,我马上要跟蔡主任去汇报工作,一些工作还要细化。」

她的严谨和尽责,同事们都看在眼里。「刚接收病人的那天,高老师从早上 7 点多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 3 点多才休息。」ICU 护士李星杰告诉我们,最神奇的是,4 个小时后,他又在工作区见到了高春华,精神满满。

可他不知道的是,高老师不是超人,她只是习惯于把自己的柔软藏于内心,把坚强展示给他人。有一次护送一位突发消化道出血的患者去做血管造影,就在检查室外等待的片刻,她就这么坐着睡着了,而在病人检查结束前,她突然惊醒,这片刻的休息仿佛为她注入了新力量,转身又投入到工作中。

我在 ICU 工作 26 年了,不去前线去哪里?

快节奏的监护室,护理也要有温度

的确,从 7 点起床一直忙到深夜,这是高春华最近 20 多天来的日常状态。1 月 23 日,收到通知:之江院区可能作为集中救治医院收治全省重症及危重症患者,高春华和同事就忙开了。彼时的之江院区 ICU,病床、设施设备都还没到位,按照计划它原本将于春节后才投入运行。紧急启用,无异于快速「垦荒」,高春华和同事们在 3 天时间内完成了院感分区、仪器设备调试、流程制定、人员培训等工作。

1 月 27 日,之江院区 ICU 收治了第一个危重症患者,重症监护室就这么「开科」了,高春华的战疫真正打响。「特殊时期,我们这是『凑拢班子』,监护室节奏又很快,不能有任何差错。」

为了这句话,她每天除了睡觉,其他时间几乎都在隔离病区。早上 7 点半到科室后,仔细查看前一晚的病历记录,把每个人的病情了然于胸。

我在 ICU 工作 26 年了,不去前线去哪里?

「17 床,可能要插管。」

「22 床,已经拔管了,要关注精神状况。

」随后进行的院内专家组视频会诊,只要有空,高春华就会去参加,了解记录每个病人的病情进展,「我们每天有大量护理工作需要护士去做,要了解病人当下的状态是怎么样的,掌控全局。」

等到听完病情分析已经是中午了,匆匆吃完午饭,就进入隔离病房了。

「病人要上 ECMO 了!」「来了来了!」对那些最危急的患者,高春华会给予更多的精力,给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除了疾病带来身体上的苦痛,他们的心理也非常需要关照,护理也是有温度的。」尽管病房的事琐碎复杂,在她的管理下却井然有序。「你叫别人做,你得自己去做,最重要的是通过自己的体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我在 ICU 工作 26 年了,不去前线去哪里?

监护室护士盛运云告诉我们,高老师在日常工作中就是个很细腻的人,「比如阳光从窗帘缝中照进来,这些危重病人可能会不舒服,但又不能用语言表达,她会让我们去特别关注。」

让大家印象深刻的还有,ICU 里有一位皮肤感染的病人,都是高春华拱着腰亲自为他换药,每一个动作都要注意消毒,预防感染,整个操作下来,她有时候腰都直不起来。在大家眼中,无论是日常工作还是在这次疫情中,她「永远站在离患者最近的地方」。

5 年前的记忆遥远而深刻

戴好口罩和护目镜,穿上防护服,走进隔离病房……这熟悉的一套动作,一下子就把高春华的思绪拉回到 5 年前。2015 年,同样也是 1 月份,她受命于危难之际,远赴西非利比里亚抗击埃博拉疫情。

关于埃博拉的记忆,已经很遥远的,但正是有过这种经历,这一次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她也有很多心得,「关键细节一定要做好,否则就会暴露出很多问题,引发一连串的反应。」她常常和同事分享,一定要调节好自己的心态,工作时要考虑全面,「很多人焦虑是因为面临不可控因素,考虑全面就可以把这些因素降到最少。」

2015 年利比里亚,高春华抗击埃博拉。

我在 ICU 工作 26 年了,不去前线去哪里?

我在 ICU 工作 26 年了,不去前线去哪里?

关于埃博拉的记忆,还有一封被编入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材的家书。「国家的强大需要每一个国人的奉献」「人总要有点精神的」「任何时候团结合作都是工作制胜的法宝」,这是当年出征时,高春华写给儿子的一封家书,转眼 5 年,当年面临小升初的儿子,如今已经在读高二了,马上就面临高考。

对儿子,她始终存有愧疚,「以前陪他的时间太少了,现在他长大了,我这个一天到晚不着家的老妈,他也不需要我陪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虽然语气很平静,但心中定有千般滋味,而对儿子的期望也很简单:做一个正直的人,人品要好!

业务管理两手抓,这位大姐姐不一般

毕业后就在浙大一院监护室工作,过去 26 年,高春华几乎将心思全都放在了工作上。目前她手下共负责管理 110 余名护士,ICU 护士上班最重要的就是监护病人,当然除了这些常规工作,高春华还尽量去挖掘每个人的擅长之处,开发潜能、发挥特长,「这一次我们有 19 个年轻主力在之江院区监护室,还有去到武汉前线的。」说起团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她又情绪高涨。

我在 ICU 工作 26 年了,不去前线去哪里?

「高老师属于埋头苦干型的,哪怕是教训我们也是很温柔的。」盛运云告诉我们,高春华有一种「别样的严厉」,对新入职的同事,尽管已经通过考核能独立操作了,但她还是会站在边上观察、纠正,如果谁犯错了,她也会一肩扛下来,然后再耐心地指导应该怎么做,怎么做到更好。「她让我们把她当成大姐姐,我们大小事都会找她商量,都很信任她。」

除了管理,高春华在业务上也有很多自己独到的想法。在 ICU 里上治疗很容易,但撤治疗却是最难的,经过数次尝试,她成功地在国内率先推行 ICU 机械通气患者的早期运动,改善病人预后和床位周转率,目前浙大一院监护室的平均住院日在 6 天左右,从全国来看都是很短的。她的这套方案既有利于患者康复,也有利于科室运转,得到了很多同行的认可。

这篇文章的写成,断断续续叨扰了高老师好几次,但无论什么时候,她都给人一种「打满鸡血」的感觉。26 年如一日,「这就是一种情结吧!」高春华说。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