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黄石市爱康医院医生的抗疫日记: 「患者将分泌物咳到我身上时,我只想到救人!」

1 月 30 日,按照黄石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安排,黄石市中医医院(市传染病医院)团城山院区正式取消发热门诊,全部用于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

1 月 30 日,按照黄石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安排,黄石市中医医院(市传染病医院)团城山院区正式取消发热门诊,全部用于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确诊病例,成为黄石「小汤山」。

2 月 1 日上午 12:00,黄石爱康医院 22 名医护人员前往驰援。

面对疫情,守护生命!

一心赴救,不辱使命!

截至今日,这 22 名增援医护人员在隔离病区中迅速调整状态,持续奋战在抗击疫情的主战场。爱康医院心血管内科医生张静用抗疫日记,记录了他们闪闪发光的日常点滴。

请战出发:「像是去炸碉堡的战士」

记得 2 月 1 日的时候,云雾终于消散,黄石露出了久违的太阳。

疫情笼罩之下,城市中的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一种不确定中。人们都知道新冠肺炎很危险,却不知道危险在哪里。

当天早上,我和爱人简单告别后,背着行囊去了医院。

头一天,黄石市中医医院(市传染病医院)就地转化成为隔离病区,所有床位全部用于确诊病例的收治,成为黄石「小汤山」。因为需要医护力量增援,我报了名。

到达医院的时候,医院多功能报告厅里聚集了各个科室前来的同伴们,总计 22 人。

原本,我心中还有一丝紧张:我和老婆都去前线了,两个孩子在农村老家会过得怎么样?我会不会遇到意料之外的状况……

可看到他们之后,我突然不紧张了。作为医生,治病救人、守护生命是我们的职责。说实话,我们没有理由退后。

医院为我们举行了一个简短的送行仪式,同伴们的宣誓声震耳欲聋:「面对疫情,守护生命,一心赴救,不辱使命……」

那一刻,我内心更多的情绪是自豪。

进入病区:恐慌情绪仍在患者中蔓延

根据安排,进驻黄石「小汤山」之后,我们的任务是承担这里 1 号楼 6 楼全部 60 张床位的诊疗工作。

第一次进入隔离病区,我们都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仿佛一个太空人;患者戴着口罩不能串门,这里谁都不认识谁。

我显得格外小心,消毒、防护措施……一点也不敢怠慢。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虽然是医生,但也并不是百毒不侵的超人。

黄石市爱康医院医生的抗疫日记: 「患者将分泌物咳到我身上时,我只想到救人!」

这里已有部分患者在等待着我们救治,时间显得很紧迫。作为 6 楼病区负责人,我迅速组织了排班,刚开始,大家都是「白+黑」24 小时模式。

这边刚刚安排妥当,病房里边传来了一阵惊呼。

一名女患者突然精神崩溃,四肢发软,倒在地上。在她旁边,病友们都躲得远远的,因为怕被传染,谁都不敢靠近。

我们得知消息,赶紧带着护理人员赶到了病房。我们一起协作,将患者扶到床上躺下,开始监测生命体征,整理她的衣服,并帮助她清洁头面部皮肤……

病友们都看到我们一番操作,目瞪口呆。好在患者很快缓过神来,她说她只是太恐慌了,她还对着我们竖起了大拇指。

我瞬间明白,我们的责任其实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患者对我们的期盼,也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高。在这个相对隔离的区域中,我们都是一个车厢内的乘客,我们给他们希望,他们才会更有信心。

第二天,我忐忑得睡不着

进驻黄石「小汤山」的头两天,我觉得时间既漫长又短暂。

说漫长,是因为很忙碌,白天病区里要大查房、专家讨论、报告疑难病例,工作内容比普通病房要多得多;说短暂,是一件事件刚处理完,新的事情又来了,时间根本不够用。

第一天夜里,我们收治了 21 名患者;第二天白天,我们又收治了 10 名患者……

晚上回到酒店,我想洗个澡,稍作休息。可电话紧接着又来了:马上有一批确诊患者即将送至 6 楼病区!

多少呢?29 个!

我的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不踏实,病区有 2 名医生留守。但这种情况,2 名医生怎么忙得过来呢?

我赶紧穿上衣服,拉着同房间的小柯医生就往外跑……

两名护士一共抽取了一百多管血液样本,弯着的腰僵硬得直不起来,一夜未眠,我们都疲惫不堪。

黄石市爱康医院医生的抗疫日记: 「患者将分泌物咳到我身上时,我只想到救人!」

好消息是,经过我们持续 30 多个小时的努力,本病区 60 名新患者的接诊任务已完成。

病人的情绪也稍微安稳了下来。医患微信群里开始有了互动。工作进入正轨,我稍稍松了口气。

生命至上

我想到的只是救人

危险到来的时候

从来都是悄无声息

一天中午,我在病区值班,护士们还在核对医嘱,大家都没吃饭。

突然间,警报响了:「快叫医生进来看一看,48 床快不行了!」

我记得 48 床是一位 61 岁的男性患者,姓徐。隔离病区护士报告说,患者突发呼吸困难、憋闷难以缓解。更严重的是徐某烦躁不安,咯出红色分泌物到处都是,病房其他病人避而远之,纷纷逃离至病区走廊。

我和另一名本院医生,穿好隔离衣,往隔离病房里面冲去。

这期间,有院感控制人员检查我们隔离衣服穿戴的情况,可我们根本顾不上,一把推开了他。

进入病房,我看到病人已经奄奄一息,呼吸浅快,面颊布满了暗红色的分泌物,枕头、床单上颗粒样的红色液体到处都是。

我赶紧上前处置,病人的口角处还不时流出鲜红色的分泌物。他咯出的淡红色痰液,飞溅到我的眼罩、口罩和隔离衣上。

这让我回想起来感觉后怕,危险真的无处不在。但当时,我顾不上。在我们接受的价值观中,从来都只有患者至上。

我们迅速清理患者的口腔、吸出痰液后,擦干患者的面庞,并进行紧急治疗。病房里,谁都不敢大声说话,呼吸的声音都显得格外大,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患者生命体征终于稳定。

走出隔离区,我拿酒精喷枪把自己全身上上下下洗了一个澡。

冬将尽,春可期

妻子从她所在中心医院隔离病区给我发来图片,她穿着防护服,双双竖起大拇指,我在黄石「小汤山」也拍了一张跟她动作一样的照片,拼接在一起,算是我们分离十多天后的相聚。

黄石市爱康医院医生的抗疫日记: 「患者将分泌物咳到我身上时,我只想到救人!」

黄石市爱康医院医生的抗疫日记: 「患者将分泌物咳到我身上时,我只想到救人!」

儿子发来信息说好想吃肉……我的心里不是滋味。

时至今日,隔离病区里的工作已经顺畅多了。

但越是如此,我越感觉自己责任重大。谁不怕困难和危险呢,其实每个人都怕,重要的是,你要有面对「怕」的态度和方式。

在这次疫情的最前线,我看到了身边一些党员敢于担当,冲锋在前,冒着生命危险,救死扶伤的精神。说实话,他们的行为让我很感动,也值得我学习敬仰,更激发了我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我也写下了入党申请书,连同科室其他追求进步的 9 位同事一起,将入党申请书交给了疫情前线党办的同志,表达了我们火线入党的心声。

我也逐渐明白,病毒只是路过,冬将尽,春可期,一切阴霾都将散去,我们必会笑对阳光!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