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武汉日记 |「我有一个秘密,今天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我有一个小秘密,但不敢告诉任何一个人,因为怕给大家添麻烦,更怕大家担心。我想起了我的妻子——我参与过无数次心理危机救援,妻子总是二话不说为我收拾行囊。唯独来...

我有一个小秘密,但不敢告诉任何一个人,因为怕给大家添麻烦,更怕大家担心。我想起了我的妻子——我参与过无数次心理危机救援,妻子总是二话不说为我收拾行囊。唯独来武汉的这一次,她双眼含泪,还坚持要送我。万一她知道了……我不敢想。我把所有的衣服套在身上,用冻僵的手指打字和妻子聊天,告诉她,「我很好。」

——摘自唐伟日记

「作为一名心理医生,我怎么可能……」

唐伟教授日记中的这个秘密就是,在抵达武汉的第二天,他就因不间断的工作压力和寒冷的天气,出现了感冒症状:头疼头昏,流鼻涕,畏寒。

虽然此后排除了患上疫情的可能,但在感知到自己身体的异样时,「我被隔离了怎么办?会不会影响到疫情救援工作?我会不会给领导和队员们添麻烦?……」这些念头的蹦出还是让唐教授的心紧紧揪在了一起。「从没有一次感冒能让我如此揪心。我们每天都要测量体温,尽管我知道自己不是肺炎,但一旦体温升高,还是会带来很多麻烦。」

尽管没有开口,但同行的资深心理专家刘志宏教授还是细心地发现了唐教授的不对劲。经过深入沟通,两位教授最终决定:唐教授即刻实行自我隔离,刘教授解决生活物资问题。

唐伟日记:

虽然已经知道自己没被疫情打倒,但每天在房间内锻炼、静坐、冥想……却依然不能叫我放松。刘教授说我出现潜在焦虑。我不承认,我参加过 2008 年汶川地震,主持过温州 7.23 动车事故,主持过近年来温州所有台风后心理干预,主持过车祸、地震后心理干预,心理素质不可谓不强大。我怎么可能出现潜在焦虑……

面对唐教授的「不承认」,刘教授默不作声,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在一个大雪后的早晨,刘教授强拉着唐教授外出走了一圈。一回来,唐教授就惊喜发现自己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了。来不及为自己的痊愈高兴,唐教授就开始直面自己之前的状态,与刘教授讨论了起来。

武汉日记 |「我有一个秘密,今天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雪中散步的唐伟教授

唐伟日记:

我的心理素质一直很好,刘教授的干预也很强大,但我依旧出现了焦虑的症状。这说明在当前情况下,紧张焦虑,失眠这是都是正常反应,我们要让队员们接纳自己的情绪,然后转移注意力。而我的亲身经历也说明了,运动是很好的方法,我们要鼓励队员们多多运动。

此外,我也发现我们的工作任重道远。我尚且如此,一些心理素质不好,又不知道疫情严重性的人们,如果遇到问题心理或精神就可能崩溃。基于以上考虑,我预判疫情过后心理问题必将突出。

恐慌比病毒更可怕……

「对于我们来说,休息是一件奢侈的事。」

自身生病的经历让唐伟教授更加体会了患者与医务人员内心的压力与阴霾。所以在恢复期,为了更好地为更多医务人员和民众提供心理服务,两位教授写心理保障平台方案、创作快板书、持续网络心理干预……开启了 24 小时轮值在岗的方式。

刘志宏日记:

「病员的情绪如何评估?病员失眠又不想吃安眠药怎么办?我们通过广播播放医学常识或放松音乐,有的病员就会抗议,嫌吵,心率增快到 100 次了!还有一个,一放广播就晕……」前方一线不断发来求助信息,微信和电话几乎占满了我的整个时空,没有时间午休,边吃饭边回复,接听电话或回复微信的姿势与专注,很容易感让人感到身体的「僵硬」和「酸痛」。于是,我就在房间里不断地踱步工作。

落地武汉第 10 天,还是第一次感到疲惫。

唐伟日记:

我现在没有办法谈休息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咨询者打来电话,只能没电话的时候躺一会儿,有电话必须起来接,不管是半夜还是什么时间。

24 小时的轮值带来的不止疲劳。面对无处不在的病毒,在室内工作也要把窗全部打开。武汉的寒风让室内没有一丝温暖,坐在电脑前犹如在室外办公。由于不停打字回复消息,唐教授的手指甚至红肿脱皮。

武汉日记 |「我有一个秘密,今天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2 月 19 日晚 22 点,两位教授接到新消息:要从武汉最北部的黄陂区转战到最南端的江夏区,去往中国光谷日海方舱医院。

中国光谷日海方舱医院是武汉规模最大的一家方舱医院,由企业厂房和宿舍改造而成,设有床位 4500 张,分 A、B、C 舱,两位教授所在的医疗队接管的是最大的 C 舱,共有 1400 张床位。

武汉日记 |「我有一个秘密,今天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此次入舱更意味着,两位教授将直面——更多需要心理援助的人……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