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疫情当前,共克时艰,社会办医院在行动

在抗击新冠病毒肺炎这场关乎民族存亡的斗争中,国家制度在显威,各种力量在汇集,所有目光聚焦在防控病毒扩散,救治患病人群。此时此刻,个别躲在阴暗角落里,假借疫情...

在这场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的斗争中,党的领导在显威,国家制度在显优,各种力量在汇集。大疫当前,面对公共危机,新冠病毒是人类的共同敌人,所有目光聚焦在防控病毒扩散,全民都在携手应对,共克时艰,救治患病人群。此时此刻,个别自媒体却在质疑民营医院在抗击疫情中的作用,发布诸如民营医院在此次抗疫工作中不作为等不实言论的文章,让全国社会办医院都感到不平与困惑。

事实上从疫情一开始,全国大多数民营医院都在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积极努力投身到抗疫工作中,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特别是随着湖北疫情日趋严重,全国有实力、优秀的民营医院积极组织力量,主动请战,按照地方政府的部署,派遣医疗队奔赴湖北前线,与公立医院共同承担起抗疫前线的医疗救治任务。

像李兰娟院士代表浙江树兰医院,像武汉的亚心、武汉济和医院、武汉普仁医院、武汉汉阳医院、武汉武昌医院等社会办医院都在第一时间投入到抗击疫情第一线,武汉市商职医院、武汉东苑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广发肿瘤医院、武汉瑞华医院、武汉济和医院、武汉首佳耳鼻喉专科医院、武汉太康医院、武汉同人康中医医院等也先后被当地各级政府征用为定点医院。

武汉亚心总医院还主动将全部近 400 张床位拿出,用于接治新冠肺炎患者,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对亚心的这一做法表示了赞赏和感谢。

截止今日,武汉市汉阳医院和武汉普仁医院,武汉亚心总医院等 27 家非公立医院总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约 3000 多人。估计亚心医院 680 人,汉阳医院 450 人,普仁医院 500 人,泰康医院 292 人,其它医院 1000 多人,占武汉同口径病人的 10% 以上(不含方舱医院)(来源「看医界」)。据「品质医疗」报道,截至 2 月 17 日,26 个省市自治区共有 1104 家民营医院(其中湖北 99 家)作为定点医疗救治机构在第一线参与抗击疫情。

目前,已有 72 家社会办医院选派 1174 名最优秀的医护人员分六批次派出医疗队驰援武汉;全国各地的社会办医院在当地卫健委统一领导调度下,选派最优秀的医疗团队,以数千名医护人员的规模以各种方式参与当地的疫情防控工作,包括交通道口、车站等公共场所、社区等处设卡测量体温、派员支援、捐赠物资、响应政府征用及其他防疫工作。

虽然这一支力量并不引人注目,却同样在踊跃请战、热血出征、奋战在抗疫第一线,即使在中国医疗界,很少有人知道,本次抗击疫情中牺牲的第一位医务人员,就来自社会办医院。

参与疫情防治、救灾助难,是为医者的天职、也是本分,这些同公立与民营没有任何关系。疫情暴发后,无论是武汉本地,还是外省的社会办医院,第一时间都纷纷派出自己的援鄂医疗队,积极投入这场面临生死考验的抗疫战!举例说明:

2 月 3 日,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先后组织 2 批共 322 名专家、医护人员搭乘包机抵达武汉,奔赴武汉市第八医院开展救治工作。这些医护人员涉及呼吸、感染控制、重症医学等多个专科医院、科室,均具有丰富的防控治疗传染性疾病经验,其中一些还执行过抗击非典、抗震救灾、援非抗埃等重大任务。

2 月 4 日,广西玉林市桂南医院派出的由钟美兰、廖燕、陈秀丽、卢钰叶等人组成的第一批医疗组随同广西医疗队搭乘包机飞飞抵武汉驰援武汉洪山方舱医院,由广西广济医院集团和贺州广济医院组建的援鄂医疗队已集结完毕,正整装待发。

2 月 9 日,树兰(杭州)医院第二批支援武汉抗击疫情医疗队集结出发,这次派出的团队由来自呼吸科、感染科、重症医学科的 5 名医生、10 名护士组成,由呼吸与危重症科杨莉主任带队。他们此次支援任务是与上海、江苏、福建、山东、广东等地的医疗团队前往武汉,接管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 16 个重症病区和 1 个重症监护室。

2 月 14 日,上海德济医院派出了由来自呼吸与危重症医学、重症监护、急诊等科室共 9 人组成的驰援武汉医疗队,他们在危重症救治方面均有丰富经验。此外,该医疗队随车携带了一个半月的医疗物资,包括 2 万多只口罩、5 千多套防护服、1000 多副护目镜、若干手套帽子等。

2 月 14 日,海南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医疗队从海口出发驰援武汉。

2 月 15 日,海尔医疗有 10 名医护人员抵达武汉商职医院。他们从全球调配物资,保障了海尔医疗队的顺利出征。

2 月 16 日,新疆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驰援武汉医疗队从乌鲁木齐出发飞奔武汉。

2 月 19 日,西安国际医学中心联合陕西 13 家社会办医院组建起 140 人的医疗队,携带救援物质驰援武汉。

近一月来,社会办医院用事实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国家鼓励支持社会办医的政策是完全正确的。在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仍十分严峻的情形下,国家卫生健康管理部门专门出台社会办医疫情防控工作的文件——《关于进一步加强社会办医管理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该文件肯定了社会办医是卫生服务体系重要组成部分,以及这次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承担着相当重要的任务,这是国家对社会办医工作的肯定与支持。

的确,在此次 NCP 抗疫战中,公立医院医护是当仁不让的主力军,社会办医院在发挥的作用和贡献的力量远不及公立医院,但实际情况是社会办医院贡献出的是自己几乎全部的最优秀的医护人才和能拿出来的全部物质。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11 月底,全国医院共有 3.4 万家,其中公立医院 1.2 万家,民营医院 2.2 万余家。全国三级医院中,公立医院占 92.9%,全国二级医院中,公立医院占 88.6%。国家培养的最好的医生、最好的专家基本都集中在公立医院。总体而言,公立医院总数占比 35%,但诊疗量占 84.9%;民营医院总数占比 65%,但诊疗量仅占 15.1%。

民营医院虽然数量占优势,但实际整体实力和医疗服务能力与公立医院相差甚远,医疗人才更是捉襟见肘。

众所周知,公立医院品牌影响力是靠国家几十年持续不断的投入和政府公信力背书,民营医院是靠自己的一人一言一行来背书;公立医院靠国家财政投资建设,民营医院所有的投入全靠自己。

在疫情来临之时,民营医院是基于爱与责任将自己最优秀的医护人员奉献出来;此次社会办医支援武汉的医用和生活物资,都是由医院自己对外募捐或机构自行采购,公立医院的医疗团队有政府安排衣食住行,社会医疗机构的医疗队伍却是「自给自足」,甚至自己买票、开车去武汉。

同样是政府委托指定的发热门诊,公立医院有经费补贴,而社会办医院却无缘。国家财政部和国家卫健委已出台系列补贴和优待在一线抗击疫情医护人员政策,至今还没有出台针对社会办医疗机构医务人员的相关政策,这恰恰暴露了在公共卫生危机中,社会医疗机构的「不平等待遇」。

社会医疗团队「自带干粮上战场」的行为,医护人员「不计报酬,无论生死」地冲向最前线的壮举,他们同样是真正的抗疫勇士。社会办医院在抗击疫情的斗争中虽然作用有限,但他们贡献了自己全部的力量,这样的社会办医院和社会办医人值得倍加赞扬和得到应有的尊重。


*作者简介:余小宝,主任医师,教授,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副会长,广西医院协会常务理事,广西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常委副会长,广西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法人代表常务副会长,广西广济医院集团董事长。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