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台州妇女儿童医院隔离病毒,不隔离爱

2020 年春节疫情来临,无数医务人员主动放弃休假,请缨作战,他们注定要在我们心中留下不平凡的印记。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台州妇女儿童医院也有这样一批干部职工,坚守在...

2020 年春节疫情来临,无数医务人员主动放弃休假,请缨作战,他们注定要在我们心中留下不平凡的印记。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台州妇女儿童医院也有这样一批干部职工,坚守在岗,时刻准备着!

随着陆续被限制通行,很多医务人员告别了家人,直接住进了医院,希望自己能「随叫随到」。公交车、公共自行车、出租车都暂停运行,给居住在椒江,却没有交通工具的医务人员出行造成了严重不便。为了不耽误工作,能准时赶到医院工作,有的骑着「小铁驴」穿梭在寒风里,有的甚至不得不步行来上班。但无论什么困难,都隔不断心中那份「责任和爱」。

谷徐超,护士。大年三十在家吃了顿年夜饭,大年初一就匆匆赶回了台州,投入到工作中。他没有大男孩的粗线条,似乎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成熟稳重。总会提前到岗接班、清点物资...... 显得一板一眼。身为 PICU 唯一的男护士,120 随车抢着干体力活,再苦再累也都只是笑笑。即使排休期间,也会从出宿舍赶来科里转转,他觉得这也是一次提升、锻炼自己的机会,他说:「工作不分性别,既然学了这个专业,就应该做好,不留遗憾。」小谷乐观、暖心,经常会给同事们加油鼓劲,在「娘子军」的队伍中,超飒!身为独生子女的他,谈起父母,有些记挂。原来母亲同为医务人员,近 20 来天都坚守在岗位上;父亲心挂两头,一直在家等待他们的好消息。小编最后问他,疫情结束后,有什么要跟父母说的吗?他有些沉默,顿了顿说:「越长大,亲子之间越讲不出那些腻歪的话。想对母亲说一起加油吧,上阵母子兵,一定能够胜利的!然后就是健健康康地回家,给父母一个大大的拥抱!」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台州妇女儿童医院隔离病毒,不隔离爱

杨帆,助产士。她是个美丽的女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纯粹——单纯、可爱!瘦削的她比一般女孩更在意体重,成天嚷着「又瘦了又瘦了!」都说每一个美丽的女孩背后会有一个更美丽的故事,她的故事从除夕开始写到正月初九。于她而言,日子过得太稀松平常,「没什么不一样哦,工作就是从待产到顺产,点滴催产素、待产产程观察和处理、检查宫口大小、评分等等。」小杨笑着如数家珍,「待产室里躺着的,都是即将为人母的妈妈,她们既兴奋、又期待,更多的是抑制不住的紧张。对于产妇来说产前阵痛是最痛苦的阶段,总怕一个不小心就不安全,容易焦虑。碰到疼痛感弱的得更细心、更温柔。因为怀孕分娩,不是产妇一个人的事,交流鼓励能给她们传递力量,宝宝在肚子里也会心情愉快。特别是婴儿的第一声啼哭以及产妇那洋溢的微笑,感觉妙不可言!」说起工作,感觉就像打开了她的话匣子,她还自豪地分享了被产妇握到淤青的胳膊,不住地说今后一定要加强锻炼。然而她在享受这个职业带来的愉悦时,却忽略了刚刚登记不久的爱人,俩人自年三十分别至今未曾谋面,甚至连一通「电话粥」都没有。当小编调侃她的「老年爱情」时,她说:「煽情的话,讲出来会感到起一身鸡皮疙瘩。微信最简单了,但是会后知后觉,毕竟我只是个』直白』的女孩纸!非得要表达一下的话,那我回去多看他几眼好了,把欠下的感情债补上!」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台州妇女儿童医院隔离病毒,不隔离爱

张继元,医生,黑龙江籍。是位怀孕 38 周+4 的准妈妈,预产期屈指可数,但她仍然忙碌于一线,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新生儿科工作体力消耗大,而且患儿病情多有紧急,鉴于这样的工作强度,科领导非常关心,多次要求她提前待产、休息,可她满口应承着,转身继续忙碌在一线,守护着每一位患儿的健康!小编看着她大腹便便、行动不便,她笑着挺了挺肚子:「我是北方人,不娇气。你看,我还是很灵活的呢!跟很多医务人员相比,我的情况不算特殊。我的科室里还有好几位孕妈,张笛孕期 31 周+,陈琴孕期 18 周+,大家都不容易。这个时刻,我怎么能离开岗位,离开亲爱的姊妹们呢?」小编问她打算几时休假?她说:「我和家人、同事们达成了统一,一旦肚子发动,我还能走的话,就自己走着去分娩室,不行的话,还有同事,在自己医院生产,不过就是楼上楼下的事,放心着呢!」小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你工作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躺下就能立马生!」当时只当是玩笑,如今回想起来,有点心酸。聊到最后,她说之所以不想现在离开岗位,除了医生的责任和使命外,是不想让肚子里的宝宝知道自己当」逃兵」,她怕留下遗憾!或许,这就是最美的胎教,没有之一了吧!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台州妇女儿童医院隔离病毒,不隔离爱

洪燕,医生。「东东,你一定要多喝水,吃饭要有规律,不能狼吞虎咽,也不能挑食,饭前饭后要洗手...... 这些健康习惯一定要养成哦!」小编找到她的时候,已过饭点,她还在不厌其烦的叮嘱办理好出院的患儿,温柔细语,眼带笑意。然而,这些话她自己能做到吗?半个多月前查出胃溃疡,双手手背上的输液针孔依稀可见,一边治疗一边工作。非常时期,作为儿科医技党支部副书记、科室骨干,她第一时间递交了援武志愿;院内发热门诊、门急诊班次变动大,医务人员告急,她不仅自己踊跃报名志愿者,更鼓励身边党员参与,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此刻,她已在岗 30 多个小时了,眼瞅着她疲劳程度分分钟爆表还是不露半点懈怠。与患者结束谈话后,她才想起过了饭点。小编仗着相熟,怼了她一句「神怎么需要吃饭?」她说:「医生才不是神呢!不然就能知患儿所想了。」她笑着拿出自带的饭菜:「今天中午丰盛着呢,有自制梅干菜,热一热既节省时间又管饱!中午就不留你吃饭了,等疫情过去,咱带上娃,一起去吃香的喝辣的!」说到娃,她敛住了笑,为了防止交叉感染,她已经很久没和女儿在一起了,更谈不上抱一下女儿。孩子一直在爷爷家,得空的时候她去看了孩子,8 岁的孩子隔着门笑得特别开心,但也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说:「妈妈,我想跟你在一起。」「作为医务人员,在这场战役里,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我跟女儿说要乖乖在家,不出门,勤洗手。她虽然似懂非懂,但我相信她长大后一定会为妈妈感到骄傲!」洪燕说。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台州妇女儿童医院隔离病毒,不隔离爱

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每当人们提起医务人员标准的时候,总会用「医者仁心」形容。所谓「仁心」,就是医德、善良和责任;所谓「仁心」,就是将心比心,感同身受。  要做到难吗?不难!  真的容易吗?不容易!  为医者,他们有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信念,有小心翼翼、努力呵护健康的仁心,怀揣着病人的希望,不辱使命,要做到真得不难!医者之外,为人子女、为人父母、为人夫(妻),有无暇顾及家庭的无奈和身心俱疲的痛楚,真得好难!无需煽情、无需赞美,他们就是「天使」般的存在!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