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雄关漫道真如铁 ——记抗疫前线的感染科医生们

大年三十的深夜,感染科二楼灯火通明。值班医生张志远还没来得及写完当天的病历,农历鼠年已悄然而至。此时,感染科主任何立东正站在病房门口,迎接一位刚刚解除隔离的...

大年三十的深夜,感染科二楼灯火通明。

值班医生张志远还没来得及写完当天的病历,农历鼠年已悄然而至。此时,感染科主任何立东正站在病房门口,迎接一位刚刚解除隔离的患者。

这个年,对谁而言都不轻松,而对感染科的医生们来说,更是雄关真如铁。

2 年多没有回过江西老家的孙小勇医生,原定 1 月 22 日回乡过春节,但 21 日的一个电话,改变了他所有的计划: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严重,感染科病房紧急腾空,医护人员取消外出。挂掉电话,他立刻通知了家人:这个年,他会留在新昌,和病毒来一场正面较量。

同样放弃探亲的,还有张击波医生。老家在上虞的他,到人民医院工作已是第 18 个年头。大年初五又遇上小女儿的五周岁生日,但张击波当天一直在病房忙里忙外,到了晚餐时间也只能通过手机视频看了一眼女儿,送上一句生日快乐,便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一天能睡几个小时,他们没有数过,只知道上午天刚擦亮就钻进了病房,结束工作回家已是暗夜沉沉。科主任何立东横刀立马,是感染科团队的主心骨,首当其冲也是团队里睡眠时间最少的人。

为了能够让病人尽快明确诊断,让密切接触人员尽快隔离,以杜绝二代病例的产生,何立东再三嘱咐科内医生只要发现疑似病例,不论几点都必须第一时间通知他。

初五的后半夜 2 点多,来了一位病人。经过初步检查,被高度怀疑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值班医生一个电话,刚刚睡下的何主任立刻就赶到了医院,而后指示马上送检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并完善了其他检查。处理完毕,已是晨曦微露,何主任又转身投入到了白天的工作之中。

经历过 SARS 的吴新军主任,是感染科经验丰富的老将,壮心不已的他,承担着并不少于年轻医生的工作量。初二是他值班的日子,当天下午吴主任出现了身体不适,但仍咬牙坚持值完了班。翌日清晨,他花白的鬓角上挂着涔涔的汗珠,却只笑着说了一句:「辛苦你们了,我先下班了。」

事实上,大家的工作不仅辛苦,更有着被传染的极高风险,身为感染科医生的他们又怎能不知?就像接诊了新昌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陈荣医生,第一时间进入医学观察,至今未能与 9 个月大的女儿团聚。但即便如此,面对疫情,他们中谁都没有退缩,一天之内在龙潭虎穴般的隔离病房几进几出,都无怨无悔,真正诠释了身为医生的责任和担当。

哪怕累得面神经炎复发,张志远医生也未有一句怨言;哪怕发热门诊的病人一个接一个蜂拥而至,孙小勇医生也是仔细诊察、照护周全;哪怕身体劳累已超负荷,吴新军主任也是笑着面对;哪怕出门打不到车,张击波医生也是一路飞奔,只为准时到达这没有硝烟的战场;哪怕没有过上一个像样的年、睡过一次像样的觉、吃过一餐像样的饭,何立东主任却总能第一时间出现在最需要他的地方,做大家的坚强后盾,带领团队做新冠疫情的克星。

这年,真似如铁雄关,但我们有这样的医生团队,有这样的健康卫士,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这是新的一年,于感染科团队而言,也是新的一页。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