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3 个 24 小时的值守,她是东站值守第一人

「可以!我留下!」1 月 21 日,她申请了假期1 月 22 日,她果断放弃休假投入「战斗」3 个 24 小时的值守2020 年的春节她是这样度过的......1 月 22...

「可以!我留下!」

1 月 21 日,她申请了假期

1 月 22 日,她果断放弃休假投入「战斗」

3 个 24 小时的值守

2020 年的春节

她是这样度过的......

1 月 22 日,接到临时值班电话的张义枝护士果断地答复道:「可以,我留下」。此时距离过年已经没有几天了,而在前天,她才刚刚申请了回老家过年的假期。

张义枝是我院在东站诊所的常驻工作人员,和老公都是安徽人,平时工作繁忙的两人本想趁着春节,回去陪陪老人,尽尽孝心,谁知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夫妻二人的计划。

为了控制疫情,杭州火车东站的安检防控升级,需要有人 24 小时值守发热预检,张义枝成为了东站值守的第一人,负责为过往的旅客测量体温。

公公婆婆都挺理解我的,老公陪我在杭州过了大年三十,年初一回的老家,代替我回去看看我们的爸爸妈妈,心里的愧疚肯定有,但家人的支持让我明白,只有更好地完成任务,才能对得起他们的理解。

——张义枝

为了高效地进行疫情防控,东站枢纽建立了防疫的路地联动机制,在站内关键点位设置了 20 处红外体温感应检测仪,实现了进出站旅客体温监测全覆盖。测温仪 24 小时连续不间断作业,张义枝也跟着连轴转。

24 小时的值班工作对于 50 岁的张义枝来说,不管从体力上还是精神上,都是不小的考验,她的手上随时攥着对讲机,一旦红外体温感应检测仪检测到某位旅客体温异常,张义枝就需要马上赶往监测点,对旅客进行进一步的体温筛查。

3 个 24 小时的值守,她是东站值守第一人

3 个 24 小时的值守,她是东站值守第一人

有个湖北来的旅客,来杭州和儿子一起过年,红外线检测为 38 度,张义枝马上赶过去对他进行体温测量,两次腋下温度都是 36.2 度,但她还是不放心,对这位旅客进行了口腔温度的检测,结果显示 36.7 度,张义枝这才放心。

后来问起来才知道,这位旅客中午在家喝了不少高度白酒,面部比较红,再加上车厢温度高,这才导致了红外线检测显示异常。

红外线检测会受到旅客饮食、车厢温度等的影响,但不管怎么样,只要显示异常,我们都会马上赶到,对旅客进行进一步筛查。

火车东站是杭州重要的一道「门」,而我就是这道门的守护者,如果因为我的关系让疑似病人进入杭州,那我就对不起家人、同事对我的信任和嘱托。——张义枝

3 个 24 小时的值守,她是东站值守第一人

作为浙江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从火车站的一头到另一头需要走不少路程,张义枝穿着防护服、带着 N95 口罩,就这样奔走于火车东站的各个监测点,如果检测出了疑似病人,她还需要联系指定医院,陪着患者等待转运车到来。

为了降低传染风险,张义枝每次都将疑似患者带到通风处等待,常常在通风口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最长的一次等了 5 个小时,张义枝为此得了感冒。

3 个 24 小时的值守,她是东站值守第一人

这几天,张义枝的丈夫也被单位紧急召回,下到社区进行疫情防控工作,夫妻俩人一起投入「战斗」,筑起疫情防范的一道墙。

3 个 24 小时的值守,她是东站值守第一人

3 个 24 小时的值守,她是东站值守第一人

除了张义枝,我院的周银芳、赵爱农也随后加入了 24 小时的值班队伍。周银芳在接到任务后,立刻从老家返杭,生病的婆婆、需要照顾的女儿,她把她们嘱托给了丈夫和母亲,在家人的鼓励下,24 小时穿着隔离服在一线与疫情抗战。

东站枢纽毕竟不是医院,即使安排了专用的休息点,防护条件和基本配套仍然与医院无法相比。然而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以及不便的生活条件都没有让她们退缩。

「作为医务工作者,我们要是怕的话,旅客们该怎么办,她们该有多怕。」

当被问到是否害怕时,赵爱农这样回答到。她也有过顾虑,怕万一感染了会影响家人,但作为专业的医护人员,她相信完善的防护措施和科学的消毒清洗,将会把可能性降到最低。

为了更好地保障火车东站疫情防控工作,我院组织了「非常志愿者服务队」以及「非常之疫防控先锋队」,全院职工积极报名,主动接过张义枝、赵爱农、周银芳的「接力棒」,投入到东站的 24 小时值班任务中去。

3 个 24 小时的值守,她是东站值守第一人

3 个 24 小时的值守,她是东站值守第一人

你去休息吧

下一个我来!

江医温度在不断传递

一位位江医人用自己的责任

共同铸建出火车东站的「防疫之墙」!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