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达拉特旗人民医院:疫情当前忠孝难两全 刘瑞春医生心中的遗憾

ccvideo刘瑞春,男,48 岁,感染科副主任医师,达拉特旗人民医院医疗救治组第一梯队医生,「留观隔离区」从事抗新冠肺炎一线医疗救治工作。忠孝两难,他选择了忠,忠...

ccvideo

刘瑞春,男,48 岁,感染科副主任医师,达拉特旗人民医院医疗救治组第一梯队医生,「留观隔离区」从事抗新冠肺炎一线医疗救治工作。忠孝两难,他选择了忠,忠于他热爱的医疗事业,最终留下一生的遗憾。

刘瑞春副主任医师已在感染科工作多年,他是家中的独生子,父母亲年事已高将近八旬,均行动不便,父亲更是常年患病,需要经常住院治疗,而同为医生的妻子也在包头市中心医院工作,平日里很少能回家,照顾父母亲的重担几乎压在了他一人身上。「老父亲从年底就身体就不太好,当时想带他去医院,我父亲强烈反对,因为我家在六楼,上下比较困难,其次,因为我要上班查房,我妻子也和我一个境况,她也是医生,在包头市中心医院,也有老父亲,也需要照料。

能陪床的,只有我老母亲,父亲可能考虑怕拖累家里,推脱说过年之后再去,当时他还能吃进东西,精神还可以,这边疫情的走势让我揪心,就忽略到病情突变的情况,我请社区护士输液,决定过了年再去医院诊治。结果当天下午,顾主任打电话来,新入科患者宋某的肺部影像高度疑似新冠肺炎,让感染科做好隔离救治准备。如果宋某确诊,科室现有的值班人员是无法承担这种工作量的,而且,一旦进入病区,就面临着隔离。

达拉特旗人民医院:疫情当前忠孝难两全 刘瑞春医生心中的遗憾

病区就是战场,我别无选择,我是感染科的一员,这时候不去,什么时候去。顾主任知道我父亲身体不好,劝我说向院领导请假解释情况,处理好家里的事再去。我拒绝了,而且我老母亲和我父亲都支持我的决定,并劝我一定要努力工作,和同事齐心协力对抗疫情,因为这已经不是一家一户的问题,是所有人的生命攸关的事情。我父亲临走对我说,你做好防护,别病人没治好,自己被感染,给你们科丢人……我当时不知道,这是我听到他最后的声音。」

初四开始,刘瑞春副主任医师一直在隔离区工作,当时他并不知道父亲住院,更不知道父亲病危。母亲的口风很紧,一直说父亲在家里还好,能吃能喝。当听到父亲病危的消息时,他整个人懵了。但此刻的他不能离开,强忍心中的焦急和悲伤,继续坚持在岗位上,履行抗击疫情的光荣使命。

初十上午,母亲打电话过来说父亲走了。从战场上退了出来,但仍需隔离两周的他在宾馆愣愣坐了一上午,在父亲弥留之际,作为独生子的他怪自己不能在病床前尽孝,上次一见竟成永别,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面对危重的父亲,他舍小家顾大家,显得有些「不称职」、「很无情」;但疫情无情人有情,医生的宿命,从选择职业的时候就决定了。「父亲不会怪我的,因为我毕竟在最需要我的地方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他应该欣慰。」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