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如何适应解禁后的「新环境」?写给在外地的武汉(湖北)人

今天在线上接待了一位来自广州的武汉籍来访者,她因感到委屈而产生的愤怒引起了我的思考,听完她的叙述,对她的情绪进行抚慰后,我对她说:「你真的不容易,我很理解你...

今天在线上接待了一位来自广州的武汉籍来访者,她因感到委屈而产生的愤怒引起了我的思考,听完她的叙述,对她的情绪进行抚慰后,我对她说:「你真的不容易,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不要急,慢慢来,改变不了环境,看看可否调整自己吧。」

如何适应解禁后的「新环境」?写给在外地的武汉(湖北)人

她,30 余岁,一位孩子的妈妈,公司职员,夫妻恩爱,家庭小康。她说:年前我们回家乡(武汉)探望父母,住了三天,年二十八回到广州,次日就被通知要在家中隔离 14 天,开始很郁闷,老家父母都很正常,我也没有接触到传染源,也无发热、咳嗽等感冒症状,感觉自我隔离有点多余,后来随着疫情发展地越来越严重,我也从心里接受了。

虽然这给生活带来了很多的不便,但我还是遵守防控的要求,不给政府添乱,一家人都没有出过门,除了吃就是睡,然后就是看疫情的变化,但是我越看越害怕,总担心父母会不会染上病毒,特别是父母家不远的小区发现了一例新冠肺炎,整个小区都给封了,使得我更加紧张,心里不停地祈祷双亲健康,还好一切都没有发生。

前些天我们解禁了,小区也通过了对我的检测,当我以为终于获得自由的时候又感觉一切都变了。外出时小区的人都离我远远地,似乎还有人悄悄地在背后议论指点。

进出小区、商铺,开车进出高速路口都受到查询,看到我是武汉的身份证号,就像是看到了病毒,大惊失色,畏而远之,单位也不停地要求我推迟上班。后来回到单位,感觉同事也疏远了,不愿与我说话,拒收我的物品、文件,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恐怖分子,一枚定时炸弹。

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就因为我是武汉人?就因为我回过武汉,我就要变得另类了吗?想想很是不忿,气也没有地方发。

没有任何的症状的我回到家中也得不到老公的理解,说我不理解大家对疾病的恐惧,但我不是的病毒啊,为什么要远离、区别对待我?整日心烦意乱、满脑子都是他们敌意的眼光,吃睡都不香,这种状况何时才是个头?医生你可以帮助我吗?

这是一位急于得到理解、接纳、内心焦虑伴有愤怒情绪的来访者,也是当下疫情中众多在外地的武汉人常常会碰到的心理问题。如何从心理层面来理解这些在外地的武汉人的烦恼,如何帮助他们走出「心中的封城」,心理上他们应该怎样适应「城外」的生活,让它尽快回归本源,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呢?

心理学认为,情绪体验取决于对事件的认识,也就是民众所说的:你是怎么想的会影响到你的心情。

影响来访者产生负面情绪的事件是当下的新冠肺炎,以及由此涉及到的:担心家人健康,经常重点被查,日常生活受限,同事朋友回避等诸多方面。应该怎样来看待她的心理问题和抚慰她的情绪?她是严重的还是正常的心理反应?

首先,被孤立而产生愤怒,这是正常的心理反应。

人有群居动物的属性,人在交往中会增加安全感,被孤立则产生危险感,危险引起躲避或攻击(愤怒)。心理学还认为,不满和沮丧是现实达不到心中预期的反应,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就是这个道理。

而愤怒则是发现现实与预期相佐,且带有故意的性质而产生,因此,愤怒常常会有攻击的冲动,「发火、发脾气常伴冲动行为」就是这样来的。

武汉人历来头脑灵活、有斗志、不怕死,数有「九头神鸟」的盛誉。这次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起于武汉、盛于湖北、蔓延全国,武汉因病背负了「恶名」,解禁后的武汉人,一旦急于洗清、急于回归而不能,期待完全接纳的心理得不到满足,不满的情绪就会产生,大多数人都会这样,因此不必紧张,心理医生感同身受,理解你的愤怒,愿意与你在一起减少孤独。

其次,调整认知,拥抱生活。

新冠肺炎,因危及人的生命,又有极高的传染性,如何有效的防范方法又不明,导致人人害怕,甚至恐慌。远离风险,确保安全是本能的反应,是第一级的心理需求。民众对武汉人的反应,其实质是避开病毒的行为,心理学的叙事理论说,「事是事、人是人」,民众对你的暂时保持距离,只是针对可怕的病毒,而不是你自身。

反之,刚解禁的武汉人,出于对他人、对自己的负责,也应该自觉地保持距离,给人安全、给人善良、给己尊严,用豁达的心态看待人生,拥抱生活。

第三,保持相处的距离,也是正常的生活方式。

生活多姿多彩,原本就不应该是呆板不变的。「戴口罩,勤洗手,多在家,少聚会,」是疫情时期的行为准则,甚至有「相处隔三米,拱手礼再见」的规定,古有「俩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诗句,身体保持一定的距离生活和工作并不代表心的分离,心中有你我,生活自静好,这恰恰是新文明的举止。

第四,把方便让给他人,把繁琐留给自己是一种善举。

为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政府对有可能的传播途径做了细致的防控,如民众测体温,重点查核酸,疑似要隔离,确诊集中治,封城、封路,停运,严禁集会,各项措施出台,对重点人群的严格管控,确实是对生活造成了不便,但国家的措施不仅能尽快的控制瘟疫的发展,也是对重点人群的最有效保护。

因此,理解了管控措施目的,就能平静的接受检查的「繁琐」,重点人群安全了,疾病也就有效控制了,大家才有了真正的方便。

第五,隔离期间,外界的联系不要隔断,生活仍要充实。

疫情时期的隔离,是要求有可能的病毒携带者和还处于潜伏期的患者不把病毒传给他人。病毒主要是通过空气传播,因此,其要点是人不出门。但与外界的沟通,甚至许多的工作都可以通过现代科技的方法来实施。

隔离期间,大家也可以与外界沟通,可以的话,保持正常的工作和学习状态,而不是吃了睡睡了吃,这样一旦解禁出关,就能快速回到正常状态。同时我们也可以事先了解外界对解禁人员可能出现的防御行为,从而调整好预期,不至于因此感到突然而敏感忧虑。

第六,吃睡不香,情绪不稳,身体不适,能力下降持续一周,寻找专业帮助。

「整日心烦意乱、满脑子都是他们敌意的眼光,吃睡都不香」是解除隔离后常见的心理反应,一般经过一周后适应可以缓解,但如果一直持续则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心理障碍,因此,一般的心理问题持续一周以上尚不能调节正常,则应该寻找心理医生的专业帮助了。

新冠肺炎的疫情还在持续,但生活要继续,生产要开工,商铺要开业,一切都会回归正常,疫情中的民众面对新的环境,要做到不麻痹,不紧张,信政府,信科学,行为规范,心态放松,身心健康,那么一切皆好!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