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援鄂日记:衡水四院支援疫区医疗队队员郭文昊在「疫情第一线」

郭文昊,中国共产党党员,衡水市第四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科一名普通的护士,是一个阳光帅气的 80 后。跟多数人一样,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慈祥的母亲,贤惠的妻子,...

郭文昊,中国共产党党员,衡水市第四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科一名普通的护士,是一个阳光帅气的 80 后。跟多数人一样,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慈祥的母亲,贤惠的妻子,还有一个两周一个月的儿子。疫情发生后,所在单位发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号召,他毫不犹豫递交了「请战书」,成为了河北援鄂抗疫医疗队第一批赴武汉的队员。

星夜兼程    驰援武汉

2020 年 1 月 28 日    星夜兼程    驰援武汉

昨天下午 4:12 接到医院办公室通知,立刻动身前往武汉。收到通知后,回家匆匆收拾了几件衣服,立刻赶往医院。王韶华书记国义民院长等所有医院领导早已等候在医院大厅内,亲自为我们送行。带上物资,我和静哥(衡水四院重症监护室的同事)乘车去石家庄车站,与河北赴鄂支援医疗队大部队汇合。

石家庄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听说我们这批人是去支援武汉的,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帮我们搬运物资。心系武汉,大家都一样啊!最感动的是,登车前一刻,河北省省长许勤特地赶来为医疗队送行,再三叮嘱我们注意安全。

车启动,坐下来,绷着的神经才放松下来,给家人分别打了电话报平安。在辽宁省人民医院工作的姐姐说:「弟弟,你先去,我和你姐夫也提交了请战书,时刻准备去武汉跟你汇合。」爱人说:「注意安全,平平安安。」母亲说:「你是全家的骄傲,不要牵挂家里,武汉人民需要你,加油!」我有点想哭,心里暖暖的。

今天是大年初四,这是我一生以来过的最难忘的一个春节。明天等待我的会是怎样的场景,我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带着很多问号,进入梦乡。

凌晨四点,火车抵达武汉,转乘大巴。4:38 分,来到驻地「中南花园酒店」,这里距离我们所要支援的武汉市第七医院步行大概十多分钟。武汉市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和武汉市第七人民医院院领导纷纷来慰问河北医疗队。我们的单位领导,王韶华书记也通过微信发来语音,叮嘱我们认真工作,展现衡水人的风采,展现四院人的风采,同时再三要求我们注意安全,凯旋而归。

今天,我们的任务是整理好自己的行装,熟悉这里的情况,填写资料,迅速进入角色,同时接受先期的培训,比如重症区的着装步骤及注意要点。

他乡遇故知 都为了同一个目标

2020 年 1 月 29 日   他乡遇故知都为了同一个目标

昨晚,很多物资运送过来,我们化身为「搬运工」。搬运完后在医院老师的安排下,对物资进行整理、分类、登记。这些物资,将是决定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最终胜利的重要条件之一。

一觉醒来,浑身酸疼,但想想今后将穿上厚厚防护服进入重症区的日子,或许,这应该是最轻闲的工作了。

餐厅吃饭时,意外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竟是大学时的一位女同学。没想到,毕业多年再相遇,居然是在千里之外的武汉,还是在特殊的环境里,两人分外激动。聊天中,才知道,她现在邢台一家医院工作,这次也是瞒着老人,将孩子甩给丈夫照顾,毅然决然报名而来。我实在无法把眼前的她与当年那个柔弱的形象联系在一起,谁说女子不如男,厉害!

微信上接到一个紧急的通知打断了这次邂逅,我们匆匆告别。

通知要求我们成立临时党支部,李振兴大哥任临时党支部书记,在援鄂时一定要坚持党的领导,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发扬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的党员精神,坚决要打赢这场抗击疫情的攻坚战。我是党员,然我先上!

即将进入病区

2020 年 1 月 30 日    即将进入病区    临时紧急抽调金银潭

兴奋!我们四院医疗队最小的队员王瑞昨天晚上已经穿上「战斗服」上战场了,而我们今天也将开始我们的战斗。一个老师问大家,怕吗?大家用笑声给出了答案,早就准备好了!

防护服穿在身上,整个人像个大粽子一样,里三层外三层,密不透风,王瑞说,这下体会到咱们经常说的「呼吸窘迫」这个词了。为了节约物资,所有人员都会选择在进入病区前五六个小时减少饮水的次数,进入病区时,都会自觉使用「尿不湿」,每次进入至少连续工作四五个小时,出来之后,整个人像从水里刚捞出来一样,虚脱。

代哥(代金占)和大兴哥(李振兴)今天上午也进入战场了,我和静哥的心啊,就像是一个桌面上跳动的乒乓球一样,上下不停,紧张、期待、激动……

可是,又一个紧急通知来了,我们河北援鄂医疗队第一批第二组 15 个成员被火速调往金银潭医院支援。为了让更多患者得到及时救治,金银潭医院方面要紧急成立一个科室。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原为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是武汉地区唯一一家具有近百年历史的公共卫生医疗救治基地,是湖北省、武汉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定点医院。在这场疫情中,该院也成为发热病人首选的医院,甚至有些患者宁愿绕半个武汉市也要到这里接受治疗。同样,这也造成医院床位紧张,医疗人员紧张的状况,这个医院承担着抗击疫情大部分的工作。

顾不上收拾心情,我们简单整理了行装,就坐上了驰往下一个「战场」的大巴车,车程大概一个多小时。金银潭医院,我们来了!

新阵地    新战役

2020 年 1 月 31 日    新阵地    新战役

昨天,抵达金银潭医院后,整理物资、填写资料、分配科室,一直忙到后半夜。太累了,本来打算小憩一会儿整理日记,结果睡着了,今天补上。昨天我们河北医疗队和其他省的九个医疗队共同到达金银潭医院,我和静哥被分到了中三楼,刚见到护士长,还没来得及做自我介绍,就被外围班的欧阳爽老师叫去帮忙。因为医院里刚来了一批物资,每个科室分到 120 箱防护物资。欧阳爽老师是个身材娇小的小姑娘,可是每次拉着小车都跑到最前面,她说,对亏来了你们两个男同志,否则我们一天都搬不完这些东西。

外围班的工作量大得惊人,科室的药物、口罩、手套等物资都需要在不同的地方去领取,而且是不是接到其他地方运来物资的通知。从抵达医院的这一刻,我们这双脚就没有停下过,麻木、酸胀。

晚饭一直到九点才吃,粥、咸菜、鸡蛋、馒头,其实已经累到完全不知道饥饿的状态。简单吃了点,洗了个澡,打算给两周一个月的儿子视频,转念一想,这个点儿儿子已经睡下了,而且自己现在这个狼狈的状态只会让家人心疼,犹豫再三,没有打电话,躺下很快就睡着了。这一天,太多的紧急事件让我有点心力交瘁,不过很充实,想到我们的付出对于武汉的患者是有帮助的,就感到很自豪!加油,武汉!加油,我的战友们!

第一次 有点想念家人

2020 年 2 月 1 日     第一次 有点想念家人

一天培训,夹杂着搬运物资、整理、登记,熟悉我们即将进入的「战场」,同时,接到通知:明天,战斗打响!

晚上,认真打理了形象,才与家人视频通话,家人状态很好,特别是儿子,视频里他那大眼睛定定地看着我,也许他现在并不理解为什么爸爸不在身边,将来他会为爸爸今天的选择感到骄傲和自豪!我的眼睛好像要「流汗」,叮嘱家人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匆匆忙忙挂断了视频。晚上,我梦见了我们全家人,坐在一起吃着火锅,儿子一直吵着要我抱他……

进入病区    这是我的「战场」

2020 年 2 月 2 日     进入病区    这是我的「战场」

今天是上午班,也是我来到这里后进去病区,「真刀真枪」的「第一战」!要求 8:00 到,我 7:20 就来到中三楼病区门口了。根据之前的培训,我三个小时之前就不再喝水了,按照流程一步一步做好防护,穿上防护服,垫好「尿垫」,比较顺利地进入病区。

按照程序,一步步走过清洁区、缓冲区、潜在污染区,进入病区,这时给我突然感觉特别「闷」,眼镜上也都是雾气,眼前一片模糊。但是,没有给你适应的时间,所有的人都在忙碌,我找到自己的位置,投入到工作当中……在这种状态下,人对时间的概念是相当模糊的。潜意识中,我觉得大概两个小时后,所有的不适感就渐渐忘记了,思路变得愈加清晰,唯一不好的就是操作起来特别困难:手上两层手套,采血和输液时,很难感觉到病人的血管,只能凭直觉和经验完成,还好,非常顺利,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我很欣慰。

下午 2:30,我的工作顺利完成,交接给下一班,按照流程,一步步消毒退出。脱下防护服,里面的衣服完全湿透,头发滴着汗珠,紧贴在头皮上,汗水顺着裤腿流进鞋子,走起路来咔滋咔滋的响个不停。摘下口罩,脸上都是被勒出的红印,特别是鼻梁上面的红印,又疼又痒,以我的经验,时间稍长一些,估计就要破了。来到清洁区,脱下最后一层防护,摘下最后一层口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感觉就像一个溺水的人被救上岸后忽然能喘上气来,太爽了!

回到宾馆,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站都站不住,强忍着疲惫把衣服脱下来消毒,洗漱了一下,把鼻腔和耳道用酒精消毒,终于再也熬不住,瘫倒在床上……中途接了一个电话,但是记忆里真的想不起这段通话的对象和内容了。

晚上,又收到了一批生活物资,搬运完后心里感觉暖暖的,虽然累,但是有人在惦念着我们,在关心着我们,我们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加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