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战疫日记| 杨和平:得知我是抗疫医生,80 后女孩免费为我理发

听元宵,往岁喧晔,歌也千家,舞也千家。听元宵,今岁暛呀,愁也千家,怨也千家。那里有闹红尘香车宝马?祗不过送黄昏古木寒鸦。诗也消乏,酒也消乏冷落了春风,憔悴了...

听元宵,往岁喧晔,

歌也千家,舞也千家。

听元宵,今岁暛呀,

愁也千家,怨也千家。

那里有闹红尘香车宝马?

祗不过送黄昏古木寒鸦。

诗也消乏,酒也消乏

冷落了春风,憔悴了梅花。

明代散曲作家王磐的《元宵节》正应今年的景象。由于「新冠肺炎」的阴霾,今年的元宵节没了往年热闹,再无华灯初上、游人如织的盛况。但有一件小事,却在这个冬天温暖了我的心… …

战疫日记| 杨和平:得知我是抗疫医生,80 后女孩免费为我理发

街头显得格外冷清

大年初二,我受市卫健委指派,来到重庆市新冠肺炎集中救治永川片区定点医院(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和其他 7 位市级专家组成员一起,全力开展救治工作。

战疫日记| 杨和平:得知我是抗疫医生,80 后女孩免费为我理发

杨和平教授 (左三) 和专家们讨论患者病情

回家休整几天后,元宵这天,我再次来到永川,继续与各位医护同道们携手抗击疫情。忙完上午的会诊工作,我走回下榻的宾馆。

忙了一个多月,我的头发长了、乱了,该理发了。心里正想着,猛然间我发现,路边有一家理发店,门开着。我背着背包,欣然走了进去。

战疫日记| 杨和平:得知我是抗疫医生,80 后女孩免费为我理发

80 后理发师小欢与杨和平教授

店面不大,几把擦拭干净的理发椅,整齐地摆放在明亮的玻璃墙边。门口有一个齐胸高的柜台,一个卷发齐肩的大眼睛女孩,戴着口罩坐在后面,正专心地看着手机。

「你好,现在可以理发吗?」突然听到一声询问,女孩吓了一跳。她抬起头来,白白净净的脸上,立马露出微笑:「可以的,您请坐。」

女孩叫小欢,她很健谈,一边熟练地剪着头发,一边聊着天。当得知我是来永川「抗击疫情」的医生后,她说:「您这次理发免费!下次再说。」

我瞬间觉得诧异,明明很多家理发店春节都要加价,有的甚至翻倍,她却免费?我不解地问:「为什么呀?」她仍然微笑着说:「杨伯伯,非常时期,你们医生护士还战斗在一线,辛苦了!」

虽然,这是一件非常小的事,但这位 80 后女孩的举动让我真切地体会到,大家对我们医护人员的肯定和信任,也是一种希望的寄托!

战疫日记| 杨和平:得知我是抗疫医生,80 后女孩免费为我理发

「万众一心,抗击疫情。」此时,我切实感受到这句话的现实意义。我们医护人员有责任、有义务,为老百姓撑起一片健康的蓝天。

今年元宵节,虽然清冷,但我的心却是暖的!

作者:重庆北部宽仁医院呼吸内科主任 杨和平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