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来啦,仪征市人民医院 4 名医护从武汉传回的美丽身影

仪征市人民医院马红霞、王苑、沈雪寅、谢琴 4 名医护人员 1 月 28 日到达武汉后,紧过几天的培训,2 月 1 日开始已陆续正式进入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一线工作。...

仪征市人民医院马红霞、王苑、沈雪寅、谢琴 4 名医护人员 1 月 28 日到达武汉后,紧过几天的培训,2 月 1 日开始已陆续正式进入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一线工作。

马红霞第一批进入病房;王苑、沈雪寅、谢琴 3 名护理人员被分在同一个病区,病区有 59 个病人。他们都分三班上班,每次上班要提前一个小时到穿防护服,下班后也要将近一个小时「卸货」。

马红霞 2020 年 2 月 1 日,晴。

我和江都的同事第一批进入病房,穿上了厚重的防护服。今天病区有一名危重病人在抢救,情绪很紧张。下班从病区出来时,从里到外都湿了。晚上有病人需要上无创呼吸机,因为晚班的同事不认识医院的路,为了节约时间,我又带他们去了一次。紧张忙碌的一天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

来啦,仪征市人民医院 4 名医护从武汉传回的美丽身影

来啦,仪征市人民医院 4 名医护从武汉传回的美丽身影

来啦,仪征市人民医院 4 名医护从武汉传回的美丽身影

第一天下班后,除了深深的压痕,鼻梁上磨出了一个泡。

王苑 2020 年 2 月 3 日,晴。

今天是我进病房的第一天,中午 12 点接班。虽然经过几天培训,心里还是紧张的。到了医院因为环境比较陌生,还走了一些弯路,好在我们还是准时接班了。

来啦,仪征市人民医院 4 名医护从武汉传回的美丽身影

到了科室,来自高邮市中医院的感控专家张文凤主任已经在科室门口等我们,带我们熟悉了入科流程就直接进入工作状态。每个病人都有输液,中班的高潮就是不停换输液,刚交好班还没来得及熟悉床位,呼叫铃不停地响,我们像小马达跑了起来,没一会就感觉汗流浃背,呼吸困难,感觉气透不上来,真想吸个氧。但是没办法,要克服重重困难。

虽然病区是刚刚组建的特殊病区,但与他们本地护理人员搭班一点隔阂没有,互相帮助。还有很多病人特别客气,问我从哪里来?当他们说「你们辛苦了!」时,觉得特别欣慰。忙的时候时间过去特别快,一转眼三个小时过去了,突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衣服全贴在身上。

下班脱下防护服那一刻,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严重脱水状态。脸上都是勒痕,想起了上无创呼吸机的病人,然后同事一起笑哈哈地说:压力性损伤啊!

虽然有苦但也有欢乐,这边的同事也特别热情,她们把我拉进工作群,感谢我们的支援,希望疫情早点过去,我们能早点平安回家。

来啦,仪征市人民医院 4 名医护从武汉传回的美丽身影

我们加油,所有医护一起加油!打败病毒,一起平安回家!

来啦,仪征市人民医院 4 名医护从武汉传回的美丽身影

下班时拍的照片

沈雪寅 2020 年 2 月 3 日,晴。

我今天是「消杀班」,主要是对病房、走廊等环境消毒,还有医务人员的治疗车、心电监护仪、呼吸机、血压计、巡视卡及每班脱下来的护目镜、靴子等防护用品消毒。环境消毒就是对病房把手、面板、地面等地方喷 75% 酒精消毒。消毒时病人都很欢迎,能离床的就离床,不能离床的就用被子蒙着头。消毒时虽然戴着护目镜,但还会刺激眼睛,并且会跑到手套里,捂在里面刺疼。上班前尽量减少进水量,免得上班中途上厕所不方便,也怕浪费防护服。下班后回到住所,洗澡后一瓶牛奶瞬间喝完,从来没有感觉如此渴。

来啦,仪征市人民医院 4 名医护从武汉传回的美丽身影

额头上已经开始「鼓包」,下班洗澡后拍的照片。

谢琴 2020 年 2 月 3 日,晴。

今天是第一天上班,穿上防护服很闷,还没工作就已经浑身湿透了。在病区里跑不起来,因为有靴子,只能快走。戳针也不方便,手套戴着没有感觉,胶布也不好撕,动作都比平常慢了很多。目前病房还不是太熟悉,需要很快适应。

来啦,仪征市人民医院 4 名医护从武汉传回的美丽身影

第一天工作后,脸上开始过敏。这是下班回到住所七个小时后拍的照片。

图片来源:仪征市人民医院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