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华润武钢总医院呼吸科主任喊话战友:保存实力坚持到底

来源:华润武钢总医院 2020-02-07 10:27:13

|
字体大小 - | +

华润武钢总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李欣,从事呼吸内科专业 20 余年,从 2003 年抗击「非典」到当前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她都是临床最前线的干将。虽然华润武钢总医院不是收治新型肺炎的定点医院,但却是很多疑似病人就诊的「第一站」,李欣就是这「第一站」的「守门人」。

李欣告诉我们,在去年的 12 月 26 日,她就收治了一位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患,后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并转入了定点医院。在针对疑似病患的治疗过程中,李欣发现治疗难点主要是病毒对病人呼吸功能的影响难以纠正,同时病人肺部功能的恢复过程很长。此外,她提醒社会和政府要多多关注家庭传播的问题。

李欣承认,面对当前肆虐的疫情,作为医生会感到一些无奈。但是她认为随着季节更迭,气温升高,疫情将得到缓解。所以,对于在同一战壕里的同行们,她想说,「保存实力坚持到底,这场战役肯定能够打下来。」

华润武钢总医院呼吸科主任喊话战友:保存实力坚持到底

工作中的李欣

2 月 5 日晚间,华润官微联合 8 号楼工作室连线李欣进行了一次简短的对话,对话内容如下:

12 月 26 日就收治了一例新型肺炎病患

  • 问:我们了解到,去年 12 月底您的病人中开始出现疫情,当时是什么情况?您是如何处理?

李欣:那个当时真的是蛮意外的。我记得是大概是 12 月 26 号收了这样一个病人,我看了他的 CT 片子,确实肺上(病症)是很重的,然后这个病人也发烧。当时治疗了好几天,(病人)体温都没有很明显的下降,我们也挺纳闷的,因为他蛮年轻的,才 40 岁多一点。

几天以后,我们接到了青山区卫健局的电话,说这个病人可能患上了与华南海鲜市场有相关性的一种病毒性肺炎,当时告诉我们是不明原因的(疾病)。我们就追问这个病人,他还真的和这个华南海鲜市场有过联系,因为他家开了一个餐馆,他去(华南海鲜市场)进货。

  • 问:后续对这个病患是怎么治疗的?

李欣:开始我们请了同济的呼吸科教授过来会诊,教授也说确实考虑它属病毒性的肺炎,让我们按照病毒性肺炎来治疗。因为当时疫情才刚刚开始,华南海鲜市场在汉口,我们是在青山区,离得还比较远,所以我们接到疫情的消息也就是说相对比较晚。后来知道这个情况以后,我们给病人采取隔离措施,与卫健委联系,后来就转到了我们武汉市的定点医院——金银潭医院去了。然后大概过了十几天,这个病人就痊愈出院了。

  • 问:您有没有统计过,从这第一例病患开始到目前为止,您接手过多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患?

李欣:我们医院不是定点医院,所以说我们首先接诊的都是属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人。我们是这样的,我看到肺部影像学有这种情况,然后病人有发烧的,我们就收进来,然后再进行病原学的检查。如果检查出来是阳性,我们就会把病人转到定点医院去治疗了,转出去的病人,我听说有痊愈出院的,也有现在还在治疗的,但是最终没有去考证,因为我们现在每天也很忙,转出去以后我们就没有时间对他们进行回访了。

社会和政府应该重视家庭传播问题

  • 问:您觉得这个病的治疗难点在哪里?外界应该关注哪些问题?

李欣:说治疗难点的话,因为我们确诊的病例都转出去了,所以治疗有哪些难点我们就不确定了,我只能针对我们(治疗)的这些疑似病例来说,它治疗的难点就在于我们有时候把体温什么的都控制得挺好,但是对病人呼吸功能的影响还是难以纠正。

病毒性肺炎,如果病人肺上的损伤面积比较大的话,病人就会出现低氧血症,就是说有呼吸衰竭的早期症状了;比较严重的,也有上了无创呼吸机的,虽然氧饱和度有一定的保证,但是病人几乎就只能躺在床上不动,动一下就会喘的不行,肺部功能的恢复过程很长,这是一个难题。

我觉得现在整个社会和政府需要关注的,就是怎么样能够减少它的传播。像现在政府已经很关注家庭传播,就是家里一人得病一家好几个人都得,有的自己得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得的,他觉得他哪都没去怎么就得了。

你看我们有一个 90 岁的病人,平时基本上都是在医院度过的,由他的女儿照顾他。后来她女儿的老公得了新型肺炎,在一个定点医院治疗,女儿过去探望老公,然后又来探望她爹,结果她爹就得了,但是女儿啥事都没有。她爹 90 岁了,抵抗力差,女儿还是一个健康人,可能就带毒(携带病毒)把他(老人)给感染了。这个确实是很值得关注。

可能你自己的抵抗力很好,你自己可以不发病,但是你旁边那个人的抵抗力如果比较差的话,他/她就可能会被感染,现在就是这个问题。

华润武钢总医院呼吸科主任喊话战友:保存实力坚持到底

正在看片的李欣

抗疫药品的临床疗效需要较长时间观察

  • 问:现在我们也非常关注抗疫药品。目前有新药和一些使用了十几年的老药,都被指可能对新型肺炎有针对性疗效。您作为医生怎么看?

李欣:现在确实有一些药品,比方说那个抗艾滋病的药物,因为艾滋病它本身也是一种病毒,可能跟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有一些同源性,比方都是 RNA 病毒之类的,所以会把这些抗病毒的药物拿出来用。但是现在毕竟这些药物使用(在新型肺炎病患治疗上的)时间还不是很长,至少我们临床用的比较少。所以说这个药物的疗效到底有多么好,还缺少临床观察评价。

再就是用了以后对病人后续的影响,比方说对他/他肝肾功能的影响是多大?这也还要需要观察。我记得当年 SARS 的时候,用激素用的比较多,也是为了救命,结果后续就观察发现有病人出现股骨头坏死,或者一些别的病。所以这个东西它是要一个比较长远的观察,才能够确定它到底有没有疗效,有多少疗效,又有多少副作用。

  • 问:您当前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工作负荷大吗?

李欣:我现在基本上是算正常白班的,所以差不多就是早上 7:30 到医院,然后晚上 7、8 点多全部搞完后回来,差不多每天工作 12 小时吧。他们倒班的人可能就比我更加辛苦。

  • 问:您近来接手的病患数量有没有变化?

李欣:我们医院不是定点医院,刚开始我们的病患很多,只要病人是呼吸科的疾病,都会来看我们呼吸科然后在这边住院。后来随着疫情发展,政府定了一些定点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人都会转去定点医院,这个时候我们的病患数量相比前期就有明显的减少。

问:现在这样的情况,您还会回家吗?是否住在外面的酒店?

李欣:对,我们医护人员都住在酒店,是为了保护好我们的家人。

「确实是有一些无奈的」

  • 问: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您作为医生,是否会有无奈或无力感?

李欣:现在因为疫情还没有得到控制,所以确实是有一些无奈的。病人是源源不断的过来,我们都很心惊,因为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多相同的病症。而且毕竟资源是有限的,这么大的病员量,肯定会出现床位紧张,看病排队时间长的情况。特别是不能够那么及时的去给重症病人看病,这时候医生也无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 问:我们从新闻里看到许多负重前行的武汉医生,您想对您的同行们说什么?

李欣:我最想说的就是首先保存实力,做好自我防护,让我们的医护人员不要减员,然后坚持就是胜利。因为疫情它是有季节性的,最多到春季末,我觉得它就会自然的逐渐减退了。就是随着气温的升高,它怎么样也不会(持续)到夏季,所以我们医护人员如果能够保存实力并且坚持,这场战役肯定是能够打下来的。

  • 问:最后一个问题,很多人说中国的医护人员太辛苦了,工作环境又很差,您会让您的下一代选择医疗行业吗?

李欣:我觉得选择什么职业,完全是看个人对职业的爱好。像我本人,虽然我也觉得整个医疗环境是很差的,对我们医护人员确实是很苛刻,但是我自己喜欢这个行业,所以我虽然是觉得辛苦,但是还是乐在其中。我的小孩现在对医学一点都不感兴趣,所以我不会强求让他学;但是如果他以后感兴趣,我还是会支持他的。

图片来源:华润武钢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