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支援金银潭医院护士的十二篇疫情日记:儿子,我想你!

普外科护士长黄萍是华润武钢总医院支援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的八人医疗队的队长,她也是该院第一个请战的医护人员。作为队长,在完成医疗工作的同时,黄萍承担着照顾其他队...

普外科护士长黄萍是华润武钢总医院支援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的八人医疗队的队长,她也是该院第一个请战的医护人员。

作为队长,在完成医疗工作的同时,黄萍承担着照顾其他队员的职责,关心队员们的衣食住行,确认所有人的工作安排,和医院后方支援随时联系,确保每一位队员都能得到照顾并能安全地完成医疗任务。

自 1 月 23 日进入金银潭医院后,她没有回过一次家,也没能陪 7 岁的儿子一起过年。抗击疫情一线的医疗工作繁重危急,例如患者缺氧时就会烦躁不安,不配合医护人员,黄萍就曾经在为病人戴呼吸罩时因遇到对方不配合,差点被抓破了防护服。然而这一切并没有让她退却,她将工作中每个难忘的瞬间都记录在了日记里。

支援金银潭医院护士的十二篇疫情日记:儿子,我想你!

支援金银潭医院护士的十二篇疫情日记:儿子,我想你!

支援金银潭医院护士的十二篇疫情日记:儿子,我想你!

支援金银潭医院护士的十二篇疫情日记:儿子,我想你!

支援金银潭医院护士的十二篇疫情日记:儿子,我想你!

2 月 5 日下午,华润官微联合 8 号楼工作室一起连线黄萍。以下是对话内容:

支援金银潭医院护士的十二篇疫情日记:儿子,我想你!

2020 年除夕当天黄萍在隔离病房里写的新春祝福

问:金银潭医院是抗击疫情的一线,您和同事在医院的工作常态是怎样的?

黄萍:我们这边的班次分为白班、中班、夜班,三班倒。每个班次的责任护士是三到五个人,每个班次时长是 8-10 小时。我们病房里的病人一直保持在 30 人左右。每个班次的工作量都很饱和,白天可能会更多一些,我们人员从进去病房到出来都不停歇的。

在病房里面,除了要执行医嘱,完成病人的治疗和护理以外,我们还需要做很多病人的生活护理。因为我们传染病房里面是没有家属的,很多病人都是被限制活动的,所以他们要严格卧床,我们要给病人打水倒水,喂饭,擦洗,倒尿,协助大小便,更换床单等等。此外,我们还要进行病房里面的空气消杀,地面清洁,垃圾清理以及死亡病人的尸体料理、终末消毒等。工作量还是挺大的。

问:您和同事们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吗?

黄萍:安全我们是可以保证的,因为金银潭医院各项物资还比较充足,医院给我们的一级防护措施都很到位。上班的时候我们会做好一级防护,回酒店(医护人员不回家,暂住酒店)路上医院也给我们配发口罩。

我们把酒店做了简单的分区:进门的衣帽间被视作一个潜在的污染区,我们在外面工作穿戴的衣服是放在这个潜在污染区的,我们把衣服脱下来后再去洗头洗澡,之后再换休息的衣服,然后再进房间。我们每天睡前都会监测自己的体温,金银潭医院也组织我们做免费的体检,动态监测我们的健康情况。

每天下班后,我们 8 个人,(华润武钢总医院支援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八人医疗队)会有微信碰头会,回顾总结一天的工作,碰到的困难,烦心事也好,有趣的事情也好,聊一聊,说一说,心情就平复了很多,这也是一种很好的减压的办法。

支援金银潭医院护士的十二篇疫情日记:儿子,我想你!

黄萍日常工作照片

问:有没有让您印象深刻的病患?

黄萍:我们病区有一个患者让我印象比较深,是一位 50 多岁的大叔,他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在我来这个病区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医院住了接近两周。他被限制活动,只能在自己病房里面待着,最多也就是玩玩手机,看看电视,而且有些病房里们的电视效果也不是特别好,能收到的台很少,所以说生活还是很枯燥的。但是他心态特别的好,特别乐观,他和现在的 90 后一样玩抖音,拍小视频来打发时间。

他的抖音号被很多人关注,他拍自己穿着病号服随着音乐跳舞的样子,来鼓励其他的病友。他还给之前相识的病友写字条加油,由我们医务人员转送。我对这位大叔印象特别深,他对疾病不妥协也不沮丧,这种乐观的态度非常值得我们学习,我觉得他也鼓舞了我们医护人员。

每天走进他的病房,他都对我们竖起大拇指感谢我们,觉得他拖累了我们,觉得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们就可以回家过年什么的,也很感染我们。前不久这位大叔出院了,我觉得是他这个乐观的态度帮助了他自己。

问:您在工作中遇到过危急的情况吗?

黄萍:我有一个重症病人,呼吸困难,已经上了呼吸机。有一次巡房的时候,突然发现病人的血氧饱和度掉下来了,只有四十几。原因是他把呼吸机面罩摘下来了。为什么要摘下来?因为呼吸机面罩有压迫性,必须密闭效果非常好,绑在病人脸上,压迫在病人脸上,不漏气,才能达到高压吸氧的目的。他可能觉得有压迫感,所以会抗拒面罩。我第一时间发现后,立刻用面罩罩住他,死死压在他脸上,人处于缺氧状态时,会导致其比较烦躁,他对我又抓又推。

当时还是有点紧张的,我怕我防护服都可能要被他抓破了。当时我还大声呼救其他同事过来一块帮忙,最终帮他把呼吸机面罩重新调整好。不过面罩重新压上去后,血氧饱和度升到了八十多。他不再缺氧后,便逐渐平静下来了。

问:您的工作安排有时间表吗?例如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黄萍:没有人敢给我们具体的时间,疾病有很多的不能预见性的、不可控的因素。但是我们能看到有好的转变,有人出院,有人在好转。现在我们病区的病人病情比之前的病人要轻一些。

问:您平时怎么与家人联系?

黄萍:我们主要是打电话和发微信。因为我上班时间点和家人作息不一样,有时候他们给我发的消息,第二天我才回。

问:您现在最想对您的家人说什么?

黄萍:儿子,我想你!

图片来源:华润武钢总医院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