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在隔离区的 44 个小时

时钟倒回 1 月 20 日,那是农历年前最后一周的周一。和寻常一样的忙碌中,门诊孟伟婕护士接诊一位女患者,低热 4 天,咳嗽两天,体温 37.5 摄氏度。我反复采...

时钟倒回 1 月 20 日,那是农历年前最后一周的周一。和寻常一样的忙碌中,门诊孟伟婕护士接诊一位女患者,低热 4 天,咳嗽两天,体温 37.5 摄氏度。

我反复采集病史,得知患者在回江西老家之前,有一段武汉居住史。脑海中猛然想起,昨天医院党委召开了首次疫情防控专题会议,第一时间成立了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昨天中午,门诊部就马上安排了实战演练,尤其是针对发热患者的分诊、预检训练。这让我隐隐有些预感:也许危险,已经慢慢逼近。

我在隔离区的 44 个小时

我立即通知了门诊俞惠艳护士长,当即开启了隔离模式。从那一刻起,我们开始了 44 小时难以忘怀的隔离区生活,接过了抗击疫情的第一棒,也打响了我院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第一枪。

在俞惠艳护士长的带领指导下,我和孟伟婕护士积极做好隔离消毒的各项措施,同时,医院各个部门也当即联动起来,对外上报杭州市疾控中心前来取样登记,对内做好隔离工作的物质配备、人员配备、工作调整……

很快,拱墅区疾控中心的同志来到隔离区,与我们进行了病情交接,结合患者流行病学史及相关症状,高度怀疑患者疑似新冠状病毒肺炎感染,必须立刻行咽式子、鼻式子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

俞惠艳护士长主动请缨! 

我在隔离区的 44 个小时

为了不增加其他同事感染风险,她多次近距离跟患者接触并成功取得标本。护士长作为党员先锋带头的精神,真的感染了我们。

刚开始,隔离生活的一切都让我们非常不适应。因为隔离严密,防护设备穿脱繁琐,上厕所都非常不方便,我们只能减少饮水量。隔离区域内空间小,通风条件有限,久待就会觉得憋闷不适,再加上多层的防护装备,脸和鼻梁被紧密贴合的口罩勒出了印痕,隔离眼罩里被热气弥漫起雾,严重地影响了视线。

可这些困难,都被我们一点点地适应和克服了。当时,我们不仅承受着巨大的身体压力,还要配合疾控人员采样送检,此外还要对隔离患者做好生理以及心理上的双重护理。

所幸,医院领导十分关心在隔离区工作的我们,每日都询问我们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门诊部的两位部长也各种奔波,既担心着我们,也帮我们做好了一切能做的后援,让我们虽然身处在隔离区,却始终觉得有一股精神力量在支撑。

我在隔离区的 44 个小时

44 个小时过去了,患者经过对症治疗,咳嗽明显好转,体温恢复正常。当得知医院已经安排下一波医务工作者准备进入隔离区替换时,当患者的首次检测结果均是阴性时,「喜极而泣」这四个字虽然有点夸张,但也能想象出口罩后面的我们,此刻胜利的笑容是多么开怀。

在疾病面前毫不畏惧,挺身而出,这是医者的天职和使命。我们是医者,也是战士,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里,我们将众志成城,齐心协力,打赢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攻坚战!

我们相信,我们必胜!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