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西充县人民医院隔离病区的 24 小时 | 战「疫」记录

他们与病毒或许只有一衣之隔 但他们并不害怕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使命吧......——记录者:何俊杰走进西充县人民医院多扶新区医院,在这个西充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最...

他们与病毒或许只有一衣之隔

但他们并不害怕

这也许就是

所谓的

使命吧

......

——记录者:何俊杰

ccvideo


走进西充县人民医院多扶新区医院,在这个西充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最前线,第一感觉是安静。与在闹市区的院本部不同,这里住着西充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疑似或者确诊病人。住院楼有两层,门窗紧闭,路上也没人来往走动,院区内几乎听不到人声。这里楼与楼之间隔得很远,有很多树,即使在冬季也是郁郁葱葱,充满生机。

安静之下,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病房里,医生护士不停地忙碌着,他们在与病魔争分夺秒,这里的气氛异常紧张。

但他们并不孤单,从 1 月 27 日至今,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汇聚到这里,支援他们。

下面向您讲述这里的 24 小时,讲述战「疫」一线医护最真实的故事。

(一)

「没关系,头发还会再长的嘛」

西充县人民医院隔离病区的 24 小时 | 战「疫」记录

护士长李兰:

上班的第一天,我就真实感受到了压力。虽然我一直在重症监护室上班,但那也只是单纯的重症,很少接触需要隔离的传染病人。现在的工作跟原来的工作比起来,责任更重一些,不仅要做好这边的管理,还要负责安抚大家的情绪。有的妹妹年纪真的还很小,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其实大家都很害怕,但穿上了这身白衣,我们就是战士,也不想辜负全县人民的希望。为了方便穿脱防护服,减少交叉感染的几率,我只能剪短头发。虽然有点不舍,但没关系,头发没了还会再长的嘛!

(二)

「时间也没有想象中的难熬」

西充县人民医院隔离病区的 24 小时 | 战「疫」记录

医生郑伟:

总算慢慢适应了隔离病房内的工作,但时间一久才发现,我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个疑似患者,还要克服很多的困难,例如工作期间不能去厕所,长时间穿戴防护服后浑身汗湿,呼出的气体模糊了护目镜,可见度不超过一米,全副武装下的机体就像在蒸桑拿,隔离病房内听不见外面任何声音,每次的交流就是一支笔和一张纸,那种孤独与往年的欢乐形成巨大的反差。我们为了避免工作期间去厕所,只好强忍干渴,不敢多喝一点水。时间一长,嘴唇干裂了,皮肤粗糙了,脸上和鼻梁上由于长时间带口罩也有了深深的压痕,每天无数次的洗手导致了手面皮肤的皲裂。但同事们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都能够互帮互助,难得的缘分让我们聚在一起,时间也没有想象中的难熬。

(三)

「因为我哥也在抗疫一线」

护士伍婷:

1 月 28 日,是我在多扶医院的第一天。第一次进到隔离病区的感觉,不是别的,是真没想到,这里这么安静。进到病房前,光穿衣服就要花半个小时——先在更衣室换工作服,进入一个缓冲间,在这里洗手,洗完手戴口罩、戴帽子,再洗手,穿防护服,穿鞋套,经过层层缓冲间才到病房。家里人其实很支持我来一线,不是他们不关心我,而是他们知道这是我的工作职责,总要有人去做这些啊,况且我的哥哥作为一名军人现在也还在武汉一线,我相信在春天来临之前,我们一定可以战胜这次疫情!

(四)

「真正的爱情是和你并肩同行」

护士敬婷:

开完防护培训大会,我们就马不停蹄地进驻了隔离病房。临行前,给爸妈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钟后,妈妈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但最终还是以大局为重,只说了一句:宝贝,勇敢一点!然后挂了电话。之后给男朋友打了个电话说明缘由后就听他说道;特殊时期,正需要你这样的人,你不上去谁上去?没关系我会一直在!真正的爱情就是要和你并肩同行。听到这些,我长长舒了一口气。隔断牵挂,我暗暗为自己打气: 勇敢点,勇敢点。后来我才知道因为男朋友在运管局上班,他们也坚守在高速路口,还专门申请了上夜班,只是为了让同事们少熬夜。

(五)

「我不想让家人为我担心」

护士吴海波:

我是一名来自重症监护室的男护士,医院里的男护士很少,所以我算是科室里的「五大法宝之一」了,呼吸机、监护仪、除颤仪、微量泵、吴海波。在这之前我去了凉山州对口支援了半年,那里的医疗条件比这边要艰苦得多,所以这次疫情发生,想也没想就来一线了。现在心里唯一觉得愧疚的是,还没告诉家里人我来一线了,但我相信他们在知道了以后,也会以我为傲的,可现在原谅我的隐瞒,因为真的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

(六)

「辛苦是可以想象的,但值得」

鞋套医生蒲文良  :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爸爸你每天都要好好吃饭哦」「爸爸你给我布置的作业我每天都按时完成了」听着只有 10 岁的儿子发来的语音,眼睛忍不住就湿了。在他 10 岁生日那天,我来到了多扶隔离医院。孩子,爸爸妈妈不得不忍痛割爱把你送到外婆家,不能陪你一起过生日,要理解一下,爸爸妈妈是永远爱你的。面对从未有过的艰难困苦,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咬牙迎战。我们每一个人在穿上防护服的那一刻,就觉得肩上有了一种使命,觉得自己仿佛有了超能力。累了,我们就会说笑一下,互相鼓励安慰,还一起畅想未来,约定等疫情结束了,我们这些一个战壕走出去的战友们要好好聚一次。辛苦是可以想象的,但值得!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