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极罕见!全球报道仅 100 多例!这个家族遗传的怪病到底是什么?

患者王先生今年年龄并不大,才三十九岁,最近七八年体重逐渐往上长,如今已经到达二百多斤。去年体检发现血糖升高,近日复查,结果显示空腹血糖达到 8.5 mM。现于前海人寿广州总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金文胜处就诊。

病情提要

患者王先生今年年龄并不大,才三十九岁,最近七八年体重逐渐往上长,如今已经到达二百多斤。去年体检发现血糖升高,近日复查,结果显示空腹血糖达到 8.5 mM。现于前海人寿广州总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金文胜处就诊。

01 多饮多尿,怪异「尿崩症」

金主任建议患者住院减肥,并治疗糖尿病。然而,病人住院后,医护团队发现了更多新问题:王先生还患有睡眠呼吸暂停、血压偏高,此外,他自述过去 18 年来喝水多、尿多,夜晚睡觉时段 4-5 次小便,白天 1-2 小时 1 次,每天饮水量在 7000-12000 ml 左右,多次在大医院就诊,无人以为然。

极罕见!全球报道仅 100 多例!这个家族遗传的怪病到底是什么?

金文胜

主任医师

内分泌科

前海人寿广州总医院

但金主任认为,他的多饮多尿不能用体质异常或糖尿病来解释,应该另有其因。检查结果显示这是某种「尿崩症」,是中枢性分泌的抗利尿激素作用缺陷。但是,头颅检查里面并没有发现相应的病变,提示可能是一种特发性的尿崩症。然而情况并不那么简单,王先生陈述,他们家除了他有喝水多,其他喝水多的人也很多,如自己的小女儿、父亲、父亲的三个兄弟、一个姐姐、外婆、表兄妹中的四个等等都有这种症状,妈妈方面则一个也没有。

02 罕见!全球报道仅 100 多例

内分泌科团队敏锐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遗传性的中枢性尿崩症,既往报道极少、在理论上推测成立,但还远没有临床知晓的疾病。经研究分析,王先生得了一种「家族性神经垂体性尿崩症」,简称 FNDI。FNDI 在国内中文文献还没有报道过, 协和医院有一位研究遗传性尿崩症的硕士论文报告了两例 FNDI,后发现这两例报告发表在国外的杂志上,使国内的医生错失了便捷学习的机会。FNDI 目前全球报道仅有 100 多例,涉及 60 多个突变,我们能够发现一个,那是极其幸运的,反映了前海人寿广州总医院拥有高水平的、世界前沿的诊疗技术。拥有高水平的、世界前沿的诊疗技术。

极罕见!全球报道仅 100 多例!这个家族遗传的怪病到底是什么?

经过针对性治疗,王先生的喝水和尿量都控制在正常水平。然而,出院后一周,王先生向前海人寿广州总医院内分泌科团队表示感谢,「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从来没有试过晚上睡得这么踏实」。在主任的提议下,王先生与三个孩子一起参加了基因分析,结果非常精准地证实了医生的判断:王先生、他的小女儿和儿子都携带了编码抗利尿激素的突变基因(G96D),大女儿没有。

极罕见!全球报道仅 100 多例!这个家族遗传的怪病到底是什么?

03FNDI 是什么病

极罕见!全球报道仅 100 多例!这个家族遗传的怪病到底是什么?

水是生命之源,人体经过口渴的感觉刺激饮水,也通过促进肾脏重新摄取游离水而保持水份。当喝水多,肾脏保水少、泌尿就多,尿是清白的,反之,喝水少肾脏保水就增加、泌尿就少,尿是色深的。肾脏的保水能力依靠一种叫做「抗利尿激素」的分子来调节,这个激素由大脑中央底部的垂体后叶分泌。喝水少的时候,这个激素分泌多,以从肾脏获得水份补偿,喝水多时相反。正常情况下,这个激素发挥了重要的保水能力,我们每天从肾脏泌出的原尿达到 180 升,快到体重的 3 倍,而排出的终尿只有 1.5 升,这百分之九十九重吸收之中大部分是肾脏小管重吸收的水,所以抗利尿激素发挥了重要作用。缺了这个激素,肾脏水份不能重吸收到体内,就会排除体外,此谓「尿崩」。很显然,王先生的抗利尿激素坏了,不是头颅有病变破坏了这个激素的合成与分泌,也不是肾脏对这个激素不敏感,而是激素遗传性的「坏了」,是表达激素的基因坏了。来自父母的任一等位基因出现问题都会导致发病,这种显性遗传的结局是单杂合突变会百分之百外显为疾病,子代中有 50% 的机会接受变异基因从而发病。从临床症状看,王先生父亲的兄妹中 100% 发病,5 个人都继承了来自他们母亲的变异基因,很不幸地,都没有得到母亲的正常(野生型)基因。

极罕见!全球报道仅 100 多例!这个家族遗传的怪病到底是什么?

经过医生们耐心的讲解,王先生终于明了这个缠绕他自己和家族多年的病魔。如今,他在医生的指导下,生活越来越正常,减肥和控糖的道路也非常顺畅。接下来,他要动员他们家族的亲属们都来检查和治疗这个疾病,让他们摆脱来自基因深处的阴影。

极罕见!全球报道仅 100 多例!这个家族遗传的怪病到底是什么?

金文胜

主任医师

内分泌科

前海人寿广州总医院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